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振夫纲 第一百三十九章 二郎爱情故事

作者:芝士有营养吗字数:2186更新时间:2020-06-13 16:15:12

赵无垢被封勇冠侯,这在场来宾无不是恭喜。

水月夫人自然是笑得有几分合不拢嘴,至于太夫人苍老的脸上是比较平淡。

而先前把方戟消息转达给太夫人的穆襄,自然是明白太夫人的心情。

方戟说的陛下要封侯来了,那么接下来陛下要亲自驾临赵家看样子也是十有八九了。

而陛下此番来赵家,肯定目的不单纯。

那么太夫人现在的心情可想而知。

她赵家三代忠心耿耿,男丁只剩家里的小柴苗一人,换来的却是皇帝对赵家的清算?

穆襄对此有些无奈,此时是闪身去后边找婉儿。

当然穆襄虽然很想说方戟说的事,但是考虑到方戟的嘱咐,便是决定暂时对玩婉儿保密。

此时的婉儿倒是在赵雯和赵舞的捣拾下,端的是美艳绝伦。这婉儿持枪杀敌的模样与如今这般,简直是判若两人。

“二嫂,事情怎么样了?”

“自是没问题的,就等你亲自去接方戟过门了。”穆襄说到这里竟是笑了声。

这方戟一介大男人,竟是说“过门”,这点倒是非常新鲜。

“你说这祖母让他入赘,他竟也能同意了。”赵婉知道都是方戟在帮她,也因为这婚事是假的,方戟才不在意这事情吧。

赵婉是这么想,也只能这么想,要是想其他的,不仅是不尊重方戟的付出,也知道其他的想法有几分徒劳。

“所以小妹。你要是真的喜欢,就不要藏着掖着了。人既然到了赵家,只要你一句话,二嫂让他出不了赵家的门。”

“二嫂,你还能把他腿打断不成。”赵婉听了是抿嘴一笑,这番话说的,也颇像二嫂的作风。

“对了二嫂,你与二哥当时是怎么一个情况?”赵婉此时自然是“八卦”起自家二嫂与二哥的故事。

“都是以前的事儿了,不提也罢。”

赵婉竟是感觉到二嫂有几分不好意思。

“说嘛,就当是给小妹一个参考不是。”赵婉此时是摇着穆襄的手,颇有几分“撒娇”的意味。

穆襄算是无奈。

“你这样子,哪里像是提枪撵着鞑子跑的那个赵无垢呀。”穆襄拗不过,最终还是决定说了往事。“只是说了你不许笑便是。”

“那是自然。”

嘴上这么说,但赵婉心里自然是补充了一句“看情况”。

“我与你二哥相识于穆家庄这事你应该知道的。”

“嗯嗯。”赵婉点了下头。

那个时候二哥最喜欢的便是周游各地,那日里偶然经过穆家庄,那时穆家庄出了事,死了人,而刚巧留宿的二哥竟是被当成了凶手。

这便是二哥与二嫂的相遇。

婉儿这么多哥哥里,就属她这二哥有急智、当然也是这么多哥哥里武艺最差的。

说来也是缘分,二哥的武艺最差,偏偏娶到的二嫂武功却是厉害的不行。

而那日里,也正是她二哥自证清白,用巧智抓出穆家庄内鬼,这也是他二哥与二嫂故事的开始。

“实际上,你二哥就像是榆木脑袋,需要敲打才能开窍。”穆襄想起了往事,罕见的嘴角都是洋溢着笑容。“所以那个时候,说话都支支吾吾,那你二嫂我是拿着剑一把架在他脖子上。就说现在给他两个选择,要么娶我,要么我现在就把你杀了,然后我一起自刎。”

赵婉听到这里先是一愣,随即是捂着肚子笑。

而看到她二嫂此时颇有几分难为情,这才使劲憋住。

敢情自家二哥那时候也是被二嫂逼的呀。

赵婉想起了自家的哥哥们,大哥为人憨厚老实,二哥的话刚才说了,那是有些急智,行事也是让人有几分哭笑不得的意思。至于三哥,以往与三嫂的故事里婉儿也想起,三哥是最为的温柔。

至于四哥……那是婉儿心目中的光。

事实上婉儿也清楚,很多人都说四哥第一次出征就死了,是赵家这么多将军里面最差的。

但是婉儿知道她四哥的本事。她的四哥无论什么都在她之上,但是这么一个人就这样死在了一次名不见经传的战役里。

赵婉自然知道四哥的死有蹊跷,这么多年与鞑子交战,婉儿也无时无刻不在调查。

无论是她赵家娘子军未进入军中时的各个将领,还是一些抓捕的女真将领,婉儿都想知道那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如若是根据以往的情报,那是说她四哥是受伏身亡。但是以她对四哥的了解,根本不可能。

赵婉想到这里那拳头是握得有些紧,而这些旁边的穆襄都是看在眼里,是主动握住婉儿的手。

“小妹呀,今儿个办喜事,以往的事就先不想。”

“嗯。二嫂,时辰差不多了吧,该去接方戟进门了。”

而就在赵婉准备起身的时候,这荆三娘竟是从窗里跳了进来。

“三嫂,这是怎么了?”

“我刚刚去了趟方戟那里,发现人没了踪影。”荆三娘是淡淡地说道。

“方戟不在?”穆襄此时是一惊。“他逃婚了?不对……难不成出了什么事?”

而婉儿听到这里虽然心里紧张,但是也是保持着冷静“三嫂应该有打听周围情况吧。”

此时荆三娘点了下头,便是接着说道“我问了宅子附近的人,说是来了一队迎亲的队伍。”

“迎亲的队伍?!难不成有人假扮我们赵家……”这时候穆襄是觉得情况不对。

因为方戟的所在的住所是她们赵家的秘密所在。

但是显然,他们没有意识到,这宅子已经有了一段时间了,免不了被人知道这宅子的存在……

“二嫂,三嫂,别慌。如若是方戟,我相信他不可能看不出迎亲队伍有问题的。”赵婉虽然心里慌乱,但更多的,是对于方戟的信任。

她相信以方戟的智慧,不可能上了这个当。

“方戟的武功比我高,我不该担心。不过就怕万一。”荆三娘也是面露难色,毕竟这时辰也快到了,要是出了变故,最差赵家也是得沦为笑柄。

“现在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一切照旧。”赵婉便是目光一凝。“我想方戟也是想看看是谁干的,这才上了轿子,那么我依旧照时间出发,只是麻烦两位嫂子多多打听一番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