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空间种田录 第二百五十三章 堵车

作者:又涨价了字数:3295更新时间:2020-05-25 14:50:31

到了丰州地界的时候正是雨季,隔上两日便会有一场大雨降临,空气也无比的潮湿。

最让人恼火便是前一刻还是艳阳高照,后一刻便是瓢泼大雨降临。

毛翠翠等人初到此地的时候没有经验,便趁着阳光好将被褥什么的拿了出来晾晒。

众人便到了大树的下面歇凉,谁知还没有坐在天空便想起了滚滚惊雷,接着雨水就哗啦啦的倾盆而下,将被褥什么的灌了一个饱。

牛儿等人看见这一幕赶忙去抢救被褥,谁知刚刚走到马车的旁边雨水戛然而止,天空的乌云也紧接着四散而开,太阳再次露出了火辣的光芒。

被褥也不用收了,继续在阳光下晾晒着,反正已经湿了个透,也不用担心再来一场大雨什么的了。

至此被褥就没有彻彻底底的晾晒干,再加上丰州雨水多,连带着车厢里也总是有种湿润的感觉。

总之,毛翠翠感觉若是她继续在车厢里待下去恐怕就要发霉了。

好在她新做的一件视若珍宝,紫色打底的蜡染衣裳没有遭遇雨水的袭击,否则她定会心疼死的。

这件衣裳的价值很高,她自己是舍不得花银子去做。

这是她离开郡公府的时候,郡公夫人为了感谢她抓到了凶手,因此吩咐府上的绣娘用上好的布料为她做的一件衣裳。

同时郡公夫人还赏赐了她五十两的感谢费用,至此她的私房再次多了一笔了。

李氏也有些眼馋紫色打底的蜡染衣服,话里话外的让毛翠翠给接着她穿穿。

毛翠翠对此当然是舍不得了,至今她都还只穿过一次,即使是要借给李氏穿也得等着她有了更好的衣裳再说。

“师傅,前面就是丰州城了。”清风在外面赶马车。

“大概还需要多久能够到。”毛翠翠掀开车帘看着外面,已经陆陆续续的能够看见挑着货物的小贩了。

“估摸着再有个一刻钟就能够到了。”

毛翠翠点了点头,想起了她的宝贝衣服,既然要进城了那得打扮的漂亮一点。

于是吩咐明月将挂在车厢上的紫色打底的蜡染衣裳拿了下来,然后换上了。

虽然距离丰州城只有一刻钟的行程,约一里的路程,但是却并不顺利,遇上堵车了!

丰州城昔日只是个小城,后来因为此地发现了银矿,当地人渐渐的富裕起来了,并且来此地的商贾也愈来愈多。

进城的道路便不够用了,总是会很拥挤。

因此官府便想了个法子,将城外的两条小道合并在了一起,这就成为了一条大道了。

再加上两条小道的中间位置也请人整平了,整条道路宽敞了不少,进城的道路也就没有那般的拥挤了。

毛翠翠初来乍到,选着了走东边的那一条道路。

选着东边道路的原因则是在她的前面还有大队车马,据说是丰州城新上任的郡守队伍四品官职。

她也是想着郡守的车马在前方开路,定然不会有宵小们上前捣乱,这才减缓了马车的速度跟在了后面。

如今被堵在道路上无法前进也是因为太守,烈日下很是急人。

清风去前面打听了一下,了解了事情的缘由。

原来是西边的道路上也有大队人马,这对人马的速度要慢一些,被郡守的人马赶上了,眼看着就要超过这对人马了,西边道路上的人马将郡守的人马挡在了后面,并且丝毫不让。。

既然敢挡郡守的路来头自然不小,西边道路上带队的人是和巴国长公主成亲才半年的玉驸马,这次回来看望家人,已经是衣锦还乡了。

具体什么原因就没有打听到了,总之是驸马和郡守有过节,两对人马杠上了,谁都不肯委屈自己走在后面。

牛儿汗流浃背的从后方走到到守在车厢外边的清风旁边,“怎么回事?”

清风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渍,“我听郡守的手下说玉家是大商贾,左家做官斩了玉家好些人,所以两家结下了梁子,巴王给长公主选夫选上了玉家人,现在玉驸马在和左郡守争道。”

李氏跟跟着走了过来,她感觉衣裳都会汗湿了,已经没有了耐心,“要不然我们先过去?反正距离城门也没有多远了”

“你试试”毛翠翠开始怂恿李氏。

这既然是两家为了面子在争锋,定然不会让第三者来渔翁得利。

等着李氏想要闯过去的时候,或许两家人便会一致对外的针对李氏。

李氏是直肠子向来不会想太多,用这件事吓吓她也好。

至于郡守李氏也见过,并且还有幸和郡守说上了几句话,则是因为共同认识郡公夫人的原因。

聊的也是近日里郡公府发生的事情,因此李氏也自诩和郡守的关系不错,不过是想要先行一步罢了,不会是什么问题。

于是她便让牛儿赶着马车走到了打头的马车旁边,敲了敲车厢。

郡守掀开车帘露出头来,烈日下的他也好不到哪儿去,头发已经能够挤出水水来了。

垂眼看了一眼李氏,“有什么事情?”

“左郡守,我们就先走了。”

不等郡守说完,李氏便跳上了马车。

牛儿便拉着鞭子打了一下马屁股,马刚刚走了几步,两拨针锋相对的人马齐刷刷的拔出剑对准了李氏和牛儿。

李氏的汗大颗大颗的往外冒着,牛儿也意识如此,他的汗珠已经跌落在了黄土之上,溅起了滚滚尘埃。

“牛儿啊,我的钱袋子不在了,是不是方才掉在了那里啊。”

牛儿顿时明了,“是呀寄娘,方才我好想看见有个什么掉在地上,我们要快点回去找找,免得被别人捡走了。”

李氏挤出一个笑容,“各位也听见了,我还要回去找钱袋子,不走了。”

两拨人马这才收回了剑。

牛儿惊魂未定的赶着马车回到了马翠翠的马车旁边。

这时候在玉家队伍中传来了一句女声,“左郡守能否给我这个面子,让我们先过。”

这是长公主的声音,左郡守四十岁左右,丝毫未给长公主面子,“我是奉命来丰州城上任的,丰州城还有着事情需要由我去处理。”

毛翠翠方才听人聊着起了长公主,便竖着耳朵听了听。

长公主是上一任王最宠爱的女儿,曾经被上任巴王盛宠,不过现任巴王是前任巴王过继的同姓子嗣,现任巴王对上任巴王留下的五个女儿都是冷眼旁观的态度,这便是左郡守敢不给长公主面子的原因了,郡守可是有实权的!

长公主也不说话了,同时也没有要让道的打算。

两方再次陷入了僵持之中,在烈日的照射之下气温正在逐渐的升高,车厢里仿若是一个火笼。

毛翠翠等着是彻底无法在车厢里待了,将重要的物什拿在身上便下了马车,回头望去后方已经堵塞了很长一串的车马。

红方或许是有当官的亦或是富甲一方的商贾,但是能够与郡守或者长公主抗衡的却没有,只能老老实实的在后面等等。

毛翠翠等人则到了道路旁边的大树下等着,此时是深刻的体会到了大树底下好乘凉这句话的道理。

过了一阵,便有许多人也加入了他们的阵营,开始找寻着四周的大树开始乘凉。

周遭的大树就那么几颗,很快便站满人了。

毛翠翠所在的这颗大树也不列外,人少还比较的凉快,偶尔能够吹吹微风什么的,这人一多热气就蹭蹭蹭的往上涨。

就这么的过去了半个时辰,被堵在后方的人越来越多了,而郡守和长公主依然没有要让路的打算。

而在城内等候着左郡守上任的官吏感觉不对劲了,担忧郡守在城外发生什么意外,便派了人马出来查看。

左郡守上任之前,丰州的一切事物则是由丰州郡尉代劳,今日迎接郡守一事,郡尉便让丰州司马前来,丰州司马也是丰州的实权人物,在了解情况之后便在心里盘算,左郡守日后是他的上司不能得罪,长公主不过是偶尔回来一次,得罪就得罪了。

轻易的便做出了决定,于是请玉驸马先让路,切莫耽误了左郡守处理公务。

玉驸马微微一笑,便将长公主请了出来,事态继续陷入了焦作之中。

丰州司马当下就心里不喜,玉驸马和左郡守争道也是这样,先不说公主在其中,直接就要抢道,而后公主才发声。

若是一开始就让公主来说此事,或许左郡守还会让道,可玉驸马偏生要搞些小聪明弄这样一出。

左郡守若是今日退步了,以后在丰州他们官府的威严何在?丰州司马天生就是站在左郡守这边的,当即就朗声道

“还请长公主和玉驸马给我一个面子,来日我张某定当报答。”

玉驸马还是不愿让路,他也要面子,长公主也要面子。

眼看着事态又要陷入僵局了,从城内走出了一个老人和一个而立之年的男子。

老人是玉家家主,和老人并肩而立的是庞大人。

庞大人一声常服,身上没有任何的装饰。

老人走到丰州司马身旁停下。

丰州司马赶紧对老人施展了一礼,“玉家主。”

车厢中的玉驸马听见玉家主二字赶紧探出头来,看见果真是玉家主赶紧下马车迎接,长公主也紧随其后。

“爷爷,我带着九儿回来看你。”

长公主也不拿架子和普通人家的女儿没有区别,跟着玉驸马甜甜的叫道“爷爷。”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