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虽然开挂我还是要稳 第10章 过于谨慎

作者:凌云轩66字数:2181更新时间:2020-04-21 03:04:23

秋雨棠和江柳没带其他青衣卫。

御林军已经抬走陈宣桥的尸体。

发生血案的巷子里,残留着淡淡的血腥,地上有片没来及清理的血迹。

“乱的一塌糊涂,要我们来查什么?”江柳随意瞥了眼案发现场:“到处是凌乱的脚印,尸体也已抬走,有用的线索多半被破坏。留在这里瞎忙,我俩不如回去睡觉。”

秋雨棠并不认同他的说法:“虽然凌乱,肯定残留着其他痕迹。”

她蹲在那片血迹前,仔细的查看。

江柳在她身旁蹲下。

换做十几天前,他才没兴致看什么现场。

那时的他,探查等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也不可能查出什么名堂。

经过十几天挂机升级,江柳的探查突破30级。

太复杂的案子还是查不明白,寻找蛛丝马迹应该不难。

“没有打斗。”他对秋雨棠说:“陈宣桥应该认识凶手。”

秋雨棠蹙眉:“怎能确定他认识凶手?”

“很简单,看血迹喷溅的轨迹。”江柳指着半干的血污:“前散后紧,喷溅距离远,致命伤不是倒地后形成。现场脚印凌乱,不可能找到凶手足迹,可墙壁和地面都没有锐器击中的印痕,应该也没发生过打斗。”

秋雨棠仔细查验,现场果然像江柳说的那样。

“当初你们被伏击,对方有几个人?”江柳问她。

“一个。”秋雨棠回道:“身法极快,我们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他撂倒。”

“凶手为同一个人,兵器是剑。”江柳分析:“如果用刀,血迹会更散些。”

“怎能确定是同一个人?”秋雨棠下意识的握紧拳头。

六名青衣卫葬身四兴坊,无论凶手多强,一定要把他绳之於法!

“他的手法干净利落,绝不拖泥带水。”江柳说道:“此人剑法已经登峰造极,每逢出手,一招致命。他的缺点是过于自信,所以你才能活下来。”

“你怎么能看出这么多?”秋雨棠非常疑惑。

上回来到四兴坊,江柳根本没有可圈可点的表现。

他甚至一直躲在后面,拽都没办法拽到前面去。

这一次,他像是换了个人似得。

不仅敢来,而且还分析的头头是道。

秋雨棠很懵,她感觉自己完全看不懂江柳。

“你和上次不一样。”秋雨棠试探着问:“为什么?”

“上次你还不是我夫人。”江柳贱兮兮的冲她一笑:“保护我的女人,当然义不容辞!”

秋雨棠脸颊顿时一红:“莫要乱说,谁是你夫人?”

“早就约定的事,想耍赖不成?”江柳一本正经:“我俩就差拜天地和洞房花烛好不好?”

秋雨棠被他说的脸更红了。

她翻了个白眼,埋怨道:“在外面,不许乱说。”

“好!”江柳嘿嘿一笑:“那我回去说。”

秋雨棠顿时气结。

认为身子被看到,没了女儿家清白,她不得不要求江柳负责。

哪想到,这家伙竟是个没正经的。

在外面查案,也能把这件事拿出来说。

幸亏没旁人,要是有别人在场,还不得把她羞死?

“能拿到的线索都拿到了。”江柳站起:“最好亲眼看一看尸体。”

秋雨棠对此非常认同。

现场被破坏的严重,或许从尸体可以查到更多有用的讯息。

俩人打算离开小巷。

快到巷子口,江柳一把给她拉住。

“怎么了?”秋雨棠诧异的问。

江柳没吭声,拔出佩刀。

秋雨棠见状,也赶紧抽刀。

“青衣卫果然厉害。”六个黑衣人出现在巷口,带头的说道:“哥几个藏的那么严实,还能被发现。”

“只能说你们藏身的本事不到家。”江柳撇嘴。

那人冷冷的问:“你们查到了什么?”

“查到凶手使剑。”江柳如实回道:“他自恃武艺高强,从来都是一招致命。皇城内,有这样高手的地方,绝对不出三家。”

他把实话对黑衣人说了,秋雨棠急的直使眼色。

江柳装着没看见,继续掰扯:“我们要去检查尸体,看见伤口,就可以确认凶手是谁!”

“你怎么和他们说这些?”秋雨棠忍不住埋怨:“青衣卫查案,岂是什么人都能告诉?”

“说都说了,把他们灭口不就行了。”江柳满脸坏笑。

“喜欢你的狂妄。”领头的黑衣人哈哈大笑:“到了阴曹地府,可不要埋怨哥几个下手太黑。”

对方挑明动手,秋雨棠正要上前,被江柳拦住。

“你有伤未愈,这几颗葱交给我。”他昂首阔步,迎着黑衣人走过去。

秋雨棠彻底懵了。

贼人就在眼前,江柳居然挺身保护她。

他还是不是上回的那个青衣备身?

难不成做了青衣卫小旗,连胆子都大了?

江柳在她眼里的形象,瞬间高大许多。

她哪知道,江柳挺身上前,并不是全无理由。

最近十多天,每天利用系统挂机,他的格斗技能达到62级。

利用系统,他查看了黑衣人属性。

几个人都是10级左右的小角色。

实力悬殊巨大,不用这几个小贼立威,在美人面前讨个好形象,还能是江柳?

秋雨棠还在发懵,江柳已经冲向黑衣人。

刀光闪过,六人纷纷倒下。

秋雨棠惊的嘴巴张成“o”形。

江柳的动作太快。

快到她甚至没看清如何出招。

青石地砖溅上鲜血,六个黑衣人受的都是致命伤,肯定不可能活了。

接下来,江柳做出个让秋雨棠无法理解的举动。

他把六个人的脑袋都砍了下来。

“他们受的是致命伤。”秋雨棠诧异的问:“为什么还要砍下头颅?”

“你当初受的也是致命伤。”江柳回道:“万一哪个没死透,从背后给我们一剑,不是麻烦大了。”

秋雨棠秀丽的脸庞微微抽搐。

江柳也太小心。

担心死的不彻底,每人心口补两剑就成,哪至于把头砍下来?

她还在腹诽,江柳又把六具尸体的双臂也给砍了。

“你做什么?”秋雨棠惊愕的瞪圆杏眼。

“没了胳膊,他们才没办法拿兵器。”江柳回道:“这下我可以放心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