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虽然开挂我还是要稳 第12章 还是小旗有本事

作者:凌云轩66字数:2173更新时间:2020-04-21 03:04:24

秋雨棠深夜造访,秋风城很不高兴。

虽然不爽,他又不敢有所表露。

谁要秋雨棠的姑父是秉笔太监魏长安。

朝廷的密探机构南堂、北堂可都掌握在他手中。

青衣卫再牛,有时候也得看南北两堂的脸色。

得罪秋雨棠,他的千总可就做到头了。

听完秋雨棠的禀报,秋风城满脸诧异:“江柳以一己之力,杀了六名黑贼匪?”

“是。”秋雨棠回道:“瞬间解决,属下甚至没看清楚如何出手。”

“难怪接靴子那么准。”秋风城皱眉。

江柳武艺高强,徐文仰的计策只怕要落空。

“你打算怎么办?”他问秋雨棠。

“为江柳请功。”秋雨棠回道:“擒获贼匪是他,诛杀贼匪还是他,没道理不向上峰表功。”

“确实应该。”秋风城点头:“你先回去,明儿我再禀报指挥使。”

秋雨棠退下。

秋风城向门外喊道:“来人。”

走进来一名青衣卫。

他吩咐道:“把徐文仰叫来!”

青衣卫离开的时候,心里在嘀咕:千总这时候找徐文仰,估计不会有什么好事。

离开千总府,秋雨棠返回青衣卫东营。

她回住处,需要经过校场。

离的很远,她听见一阵树枝抽打皮肉的声音。

“用点力,没吃饭还是怎么着?”伴着抽打声,她还听见江柳在嚷嚷。

搞什么东西?

秋雨棠疑惑,快步走过去。

到了跟前,她看见江柳在练石锁,有个青衣卫正挥舞树枝朝他没头没脸的抽。

“住手!”秋雨棠大喝。

抽打江柳的青衣卫赶紧停手。

江柳也把石锁放下。

“胆子不小!”秋雨棠狠狠瞪了几个青衣卫一眼:“连上官都敢打,你们是不是想尝尝刑堂的厉害!”

几个青衣卫苦着脸,向江柳投来求救的目光。

江柳嘿嘿一笑,向秋雨棠问道:“夫人心疼我,舍不得他们动手?”

有人在场,江柳还敢称她为“夫人”,秋雨棠羞的不知往哪钻才好。

几个青衣卫先是满脸懵逼,随后又露出恍然的表情。

他们赶紧见礼:“恭喜秋总旗!恭喜江小旗!祝两位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青衣卫不恭贺还好,他们这么一闹,秋雨棠更是羞恼万分。

她杏眼圆睁瞪着江柳:“调笑上官,当心拔了你的舌头!”

刚觉得明白了什么,几个青衣卫听她这么一喊,顿时又不确定。

他们忐忑的低着头,半句话也不敢再说。

“是我让他们打的。”江柳毫不在意她的威胁,腆着脸一笑:“我发现锻炼的时候挨树枝抽,可以提升抗击打能力。夫人不用担心,打不坏的。”

秋雨棠已经恼了,他还敢嬉皮笑脸的称呼“夫人”。

气怒交加,秋雨棠抬手就要抽他。

江柳一把捉住她粉白的手腕,嘿嘿坏笑:“还没成亲就动手打夫君,以后还得了?”

嘴唇凑到秋雨棠耳边,他小声说:“夫人要是不乖,当心我回家打屁股。”

秋雨棠羞的满脸通红,往他脚上狠狠踩了一下。

江柳被踩个结实,怪叫着说:“夫人别闹,疼!”

“还敢胡说?”秋雨棠杏眼睁圆瞪着他。

“夫人放心,我怎么舍得打你屁股。”江柳贱兮兮的朝她眨两下眼,小声说道:“不过找个借口摸一摸,看看手感像不像当日那样好。”

秋雨棠气结。

幸亏他声音小,否则还不被几个青衣卫听去?

知道在这里纠缠,他会越来越无赖,秋雨棠用力抽回手,又狠狠往他脚上踩了下去。

江柳这回学乖了,往后跳了一步,脚面没被踩着。

他得意洋洋的冲着秋雨棠挑挑眉毛。

秋雨棠冷哼一声,扭头就走。

江柳和她嬉闹,几个青衣卫目瞪口呆,一个个嘴巴都张成“o”形。

谁不知道秋雨棠是青衣卫出了名的冷美人!

曾有不少王公贵胄和世家子弟看上她,多半被强硬拒绝,少数几个死缠烂打的,则被她整的不人不鬼,如今见到,只敢溜着墙根走。

江柳不过区区小旗,竟能把冰山美人逗的满脸通红。

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

有个青衣卫贼兮兮问:“小旗和秋总旗真有那么回事?”

“不像?”江柳笑着问他们。

“像,像,当然像!”那个青衣卫赶紧陪笑应道。

“既然像,还说什么废话?”江柳瞪他一眼:“赶紧的,继续。”

几个青衣卫满头黑线。

他们心里嘀咕:小旗一定是挨揍上瘾,要不怎么会如此急躁的催着继续抽他?

逃回营房,秋雨棠感到脸颊发烫。

拿起铜镜看了看,脸竟然红到了脖子根。

她羞恼的把铜镜往桌上一放,跺着小脚说道:“讨厌的江柳,你给我等着!”

正在举石锁的江柳打了个喷嚏。

挥舞树枝的青衣卫一枝条抽下来,把他抽的生疼。

“打喷嚏你还抽?”江柳瞪他一眼。

青衣卫缩缩脖子:“小旗见谅,属下一时手快,没能收住。”

另一个青衣卫问:“是不是整晚没睡,着了风寒?”

“不是。”江柳肯定的回道:“天寒地冻,往外面跑这么多回,要冻肯定早就冻着,一定有什么人说我坏话。”

他的目光在几个青衣卫脸上扫过。

刚在嘀咕他是挨揍有瘾,几个青衣卫顿时心虚,连连摆手:“属下可不敢说小旗的坏话。”

“那就怪了,除了你们,还能有谁?”江柳疑惑的嘀咕。

几个青衣卫都缩着脖子,哪敢吭声。

练了整夜,天色渐明。

有个青衣卫问江柳:“小旗才从外面回来,打算练多久?”

“能练多久就多久。”挂机的时候,江柳并不需要睡觉,也没有倦怠的概念。

几个青衣卫可受不了。

彼此对个眼神,有个青衣卫苦兮兮的求道:“小旗天赋异禀不知倦怠,我们可受不住!”

就在此时,随着一通鼓响,各营房纷纷有青衣卫跑出来。

早间操练的时辰到了。

江柳顿时有了主意。

他对手下几个青衣卫说:“你们去问问,有没有人肯和我打赌。”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