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虽然开挂我还是要稳 第25章 两个选择

作者:凌云轩66字数:2159更新时间:2020-04-21 03:04:32

被江柳逼着沐浴,徐文仰向秋风城投来求救的目光。

秋风城眉头皱起,把脸偏到一旁。

“徐百总,自己进去,还是我帮忙?”江柳拉下脸。

“我是百总,你只是区区总旗。”徐文仰急了:“你敢逼我?”

“可以不逼你。”江柳冷笑:“水摆在这里,今晚不给个交代,我会请九千岁和指挥使做主。”

江柳搬出魏长安和孟远舟。

秋风城也不敢讲情,表情十分古怪。

“来人!”秋风城喊道:“把徐文仰给我拿了!”

两名青衣卫走了进来,扭住徐文仰。

“看来还真是下毒了。”江柳笑了:“我只是和徐百总闹着玩儿,没想到竟然真有此事。”

秋风城满头黑线:你刚才的模样,可不像是闹着玩儿。

被青衣卫扭住,徐文仰什么话也没说。

落在秋风城手里,顶多被关几天又给放出来。

照样做他的百总,照样在青衣卫东营耀武扬威。

秋风城摆手:“押下去。”

青衣卫押着徐文仰正要走,江柳吩咐他的手下:“去一趟千岁府,把这件事禀报给九千岁。”

徐文仰大吃一惊。

秋风城把这件事压下,他根本不可能受到多少损伤。

闹到魏长安那里。

试图毒害同僚,罪过可就大了!

“江总旗,这就没必要了吧。”秋风城开口求情:“都是同僚,放过徐百总一马,他以后必定不敢!”

他向徐文仰使了个眼色。

徐文仰当即认怂:“江总旗饶我这回,以后要我做什么都成!”

“两位想多了。”江柳嘿嘿一笑:“有句话说的好,除恶务尽。我今儿饶了他,以后他可能会再给我一刀。为了安稳,只能对不住了!”

他把脸一冷,向那个手下问道:“怎么还不去?”

江柳根本不给千总和百总脸面,得到吩咐的青衣卫不敢耽搁,赶紧跑了。

秋风城铁青着脸问他:“江总旗,你真要把事情做绝?”

“做绝怎了?”江柳笑着问:“难道秋千总也要害我?”

秋风城被他问的顿时不知该说什么。

先前,他确实和徐文仰联合,想要置江柳于死地。

随着江柳地位攀高,还有他承接的案件重要,秋风城放弃了念头。

徐文仰却睚眦必报,顾不得那么多,向江柳下了手。

“姓江的!”已经没了活路,徐文仰叫骂道:“你如此对我,早晚有一天,也会有人这么对你!”

“不用早晚,刚才不就有?”江柳笑着问:“我要是没看出水有问题,你会不会给我留条活路?”

徐文仰被他问的无话可说。

江柳要是不知情,已经下了浴桶,哪还有留活路一说?

面带微笑,江柳走到徐文仰面前:“埋怨别人不给你活路之前,先想清楚自己做过什么。你没打算给我活路,我凭什么给你?毕竟我不是你父亲,没有道理惯着你!”

“带走!”徐文仰留在这里,只会继续被江柳羞辱,秋风城怒容满面摆手。

“慢着。”江柳叫住两名青衣卫,对秋风城说:“人是秋千总带走的,回头九千岁要他,可千万不要找不到。”

秋风城问他:“你威胁我?”

“对啊。”江柳坦然承认:“我不仅是威胁,也在告诫。弄丢徐文仰,秋千总替他顶罪!”

“江柳,你不过是个区区总旗,青衣卫东营还轮不到你发号施令!”最后一条活路也被江柳堵死,徐文仰骂道:“你不过是一条狗,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狗可不会发号施令。”江柳笑着对他说:“狗只会乱吠,像徐百总这样。”

秋风城确实寻思着,既然事情被魏长安知道,要给徐文仰留条活路,只能让他舍弃百总身份,把他偷偷放走。

江柳却把他想到的这条路提前堵死。

徐文仰死定了!

两名青衣卫押着叫骂不止的徐文仰离开。

秋风城问江柳:“要他打水沐浴,是不是早就想到他会这么做?”

“秋千总应该比我更清楚。”江柳微微一笑。

他的笑容让秋风城感到浑身发冷。

为了不被黑衣人偷袭,他能把对方四肢都给废掉。

为了不再被徐文仰暗害,他连一点活路也不给人留下。

江柳恐怕是个天生的恶人。

“江总旗,做事丝毫不留后路,就不怕惹上仇家?”秋风城问他。

“仇家?”江柳笑着问:“我和徐文仰算不算仇家?”

“不算!”秋风城回道。

“既然不算,他为什么要害我?”江柳又问。

秋风城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江柳和徐文仰,确实算不上仇家。

可徐文仰要害死他,也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事情。

“仇家不可怕,至少我知道他们是谁,干掉就好。”江柳笑着说:“真正可怕的是像徐文仰这样的人。你永远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他们,他们却不遗余力的想要把你弄死。”

秋风城皱眉,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江柳接着说道:“还有,就是像我擒住的贼人。与他们也算不上仇人,可我只要稍不留神,就可能被他们干掉。”

他向秋风城撇撇嘴:“世人千千万,总有一些人为了各种理由,想要把我们干掉。对付这样的人,没必要理会他们是不是仇家,唯一的办法,就是先把他们解决掉。”

“江总旗是在提醒我,要把你也解决掉?”秋风城冷冷的问。

“秋千总要是这么想,只管一试。”江柳毫不在意的说:“至于谁干掉谁,拭目以待。”

面对江柳,秋风城头一回感到浑身发冷。

他眉头皱起,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秋千总用官靴砸过我。”江柳笑的很灿烂:“等我去了南堂,是不是要还回去?”

“你要怎样?”秋风城警觉的问。

“两个选择。”江柳竖起两根手指:“其一,继续和我作对,我保证有一天你会像徐文仰一样。其二,成为我的盟友,我要什么你给什么。”

他话锋一转:“当然,不会再要你自家掏钱置办的东西。”

“做你的盟友,我有什么好处?”秋风城内心在动摇。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