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虽然开挂我还是要稳 第37章 公费逛鸣翠楼

作者:凌云轩66字数:2190更新时间:2020-04-21 03:04:39

王琰仇被杀,兄妹俩就在一旁。

他们根本没想到,自己人会对自己人动手。

好在那些人没有对他俩下手,只是把他们送来鸣翠楼。

呆在房间里,外面有人守着,俩人知道是被软禁了。

月凌雪提起王琰仇被杀的事情。

月凌涛脸色很不好看:“我虽然没看懂,都督这么做,却一定有他的道理。”

“我们是不是做错了?”月凌雪问:“连自己人都能杀,他们还有什么干不出来?”

“阉党专权,难道坐视不理?”月凌涛问她。

“可是……”月凌雪轻轻叹了一声,不再说话。

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困惑。

亲眼看着相识许久的同伴,把另一位同伴杀死。

理由竟然是江柳能够认出他!

说起被江柳认出,兄妹俩留下的印象远比王琰仇更深。

没有动他们,或许只是因为父亲。

“被困在这里,我一定会疯。”沉默良久,月凌雪站起来:“我要离开这里。”

她转身走向门口。

月林涛想要阻拦,却晚了一步。

房门刚打开,一把利刃就顶在月凌雪的脖子上。

持刀人冷冷的说了句:“回去!”

月凌涛赶紧上前,一把给她拽回去,好向持刀人笑着点点头。

关上房门,他压低声音问月凌雪:“你不要命了?”

“看见没有?”月凌雪问:“这就是我们追随都督的下场。”

“瞎说什么?”月凌涛赶紧捂上她的嘴。

月凌雪看着兄长,俏丽的脸庞显现出愤怒。

月凌涛向她摇了摇头,示意不要再多说。

兄妹俩被软禁的时候,江柳押着俩个被他擒获的人回到青衣卫东营。

东营监牢。

俩人分别被绑在两根柱子上。

江柳坐在他们对面,端着一杯热腾腾的茶:“说吧,你们幕后的人是谁?”

两个人都把脸偏向一旁,没有回应。

“审!”江柳吩咐一旁的青衣卫。

青衣卫上前放下一人,把他带到一张铁板床前。

按着那人躺在床上,青衣卫把他的手脚绑的结结实实。

随后,那个人的鞋子被青衣卫脱下。

从始至终,青衣卫都没拿出皮鞭、烙铁等刑具,反倒只是找了十多根狗尾草。

有个青衣卫三捋两捋,把狗尾草一端弄成绒须,一根逗蟋蟀的草成了。

拿着草棒,他看向江柳。

江柳点点头。

青衣卫蹲在躺铁床上的那位脚边,用草须逗着他的脚心。

痒痒很多时候比疼更难受。

尤其是痒到钻心,又无法抓挠,简直让人生不如死。

躺在铁窗上的那位狂笑不止,挣扎着想要挣脱。

可他的双手双脚被捆的结结实实,根本挣脱不了,只能承受被蟋蟀草逗脚心的奇痒。

捆在那里的那位,看着同伴被弄的生不如死,脸上的表情极其丰富。

他闭起眼睛不看去看,却又忍不住想偷看两眼。

“闭眼做什么?”江柳走到他面前,挑起他的下巴:“要看就大大方方的看,又没人说你。”

“你……你要怎样?”那人战战兢兢的问道。

“我想知道,你们背后的人是谁?”江柳问道:“他有什么目的?”

“不知道!”那人回道:“我俩身份卑微,根本没机会接触到上面。”

“你俩上面是谁?”江柳又问。

“楚啸天!”那人回道:“再多,我也不清楚。”

被捆在铁窗上的那位,听到同伴出卖了上线,一边哈哈狂笑,一边断断续续的喊:“你……你不要命……了?出卖……出卖上家,我们……会死……哈哈哈哈!”

“看你的同伴。”江柳微微笑着,对捆在木桩上的那位说道:“他很开心的告诉你,出卖上家你俩会死。”

开心?

捆在木桩上的那位脸上的表情古怪到极致。

知道会死,谁还能开心的出来?

这位怕不是个饿鬼转世,竟然连这样的话都能说出口!

“你已经出卖了上家,除了我,没人能保全你俩。”江柳问道:“月凌涛和月凌雪在哪?”

“鸣翠楼!”已经招供了上家,那人干脆把心一横,知道的全都说了:“我俩也是偶然得知,并不清楚是不是实情。”

月凌涛、月凌雪,是这桩案子的关键。

江柳认定,找到他们,就可以顺藤摸瓜,把案件查的水落石出。

他示意青衣卫停手。

用蟋蟀草逗脚心的青衣卫停下。

江柳吩咐:“给他俩换上青衣卫的衣服,送去南堂牢房。”

“送去南堂?”有个青衣卫提醒:“恐怕不合规矩,他们是我们抓到的。”

“正因为是我们抓到,才不可以留在这里。”江柳回道:“立刻送走。”

他又对那两个人说:“你俩要是不想死,就别出幺蛾子,乖乖去南堂,我会向九千岁替你们求情。”

俩人地位卑微,本来也不想死。

知道能有活路,他们怎会不肯。

换上青衣卫的衣服,他俩在几名青衣卫的押送下,前往南堂。

江柳招呼另两个青衣卫:“跟我逛窑子去!”

两个青衣卫满脸懵逼。

虽然大兴朝的官吏逛青楼不是什么新鲜事,却也不会有哪个像江总旗这样清新脱俗的大声喊出来。

俩人还在尴尬,江柳瞪他们一眼:“公费逛青楼,不肯去?”

“肯,只要是江总旗安排的活,我们都肯!”得过江柳不少好处,两个青衣卫哪会不愿意。

走出监牢,江柳吩咐一名青衣卫去账房领钱。

青衣卫问:“以什么名目?”

“就说江总旗要去逛青楼,让他们看着给。”江柳回道。

奉命领钱的青衣卫一愣:“这么说不太好吧?要不要另找个由头?”

“要你这么说,你就这么说,哪来这些废话?”江柳往他屁股上踹了一脚:“赶紧滚!”

青衣卫满头雾水,飞快的跑了。

一边跑,他还一边琢磨:江总旗真是不一般的牛,逛青楼都敢向账房领钱!

没过多会,那个青衣卫跑了回来,脸上还带着诧异。

江柳问:“弄了多少银子?”

“足足一百两!”青衣卫满脸懵逼:“管账的还说,要是不够,派个人知会一声,他亲自带钱付账。”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