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虽然开挂我还是要稳 第39章 纵容恶犬行凶

作者:凌云轩66字数:2198更新时间:2020-04-21 03:04:39

青衣卫封了鸣翠楼,秋风城把江柳拉到一旁。

他小声问:“兄弟,怎么回事?让人给我送信,说要把这里封了。”

“有眉目了。”江柳压低声音:“等下把所有房客全都清出来,一间房都不要遗漏。”

“那可不好办。”秋风城说道:“这里可有不少达官贵人,据说太傅也在。”

“太傅?”江柳眼睛顿时放光:“哪个太傅?”

“还能有哪个?”秋风城回道:“马文俊,他在这里有个相好的粉头。”

正愁找不到机会落马文俊的面子,听说他在这里,江柳怎能轻易放过。

“兄长,你这样可就不对了。”他拍了拍秋风城的肩膀:“无论是谁,只要搅合进与朝廷作对的事情里,我们青衣卫都不能放过。”

“可是太傅没有……”秋风城满脸错愕。

“还想不想跟着九千岁?”江柳小声问他。

秋风城瞬间恍然,原来江柳有心要落马文俊的脸面。

“怎么做?”他顿时改了主意,小声问江柳。

“凡是来这里的客人,一个个的查问。”江柳说道:“问清来这里做什么?找哪个人?是不是常客?”

他的这波操作,青衣卫都没看明白。

来到青楼,还能做什么?

问这些问题,不等于是脱掉裤子放屁?

秋风城一摆手:“照江总旗吩咐的办!”

千总下令,青衣卫再不迟疑。

常年在皇城办差,他们认得不少官员。

本打算这些人随便问两句就搪塞过去。

哪想到秋风城补了一句:“凡是在楼子里的,有一个算一个,无论官职大小,都给我好好盘问!”

听见这句话,青衣卫都有点懵。

千总这么做,可是会得罪一大片。

再看秋风城和江柳,一个神情肃穆,像是在办很大的事情,另一个漫不经心,好似发生的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

青衣卫只能依照命令行事。

每间房都搜了一遍,青衣卫把所有客人全都押到大堂。

江柳眼尖,看见月凌涛和月凌雪兄妹站在人群后面。

他没有立刻辨认俩人,而是吩咐手下搬了张椅子坐下,漫不经心的玩起手指头。

“秋风城,你什么意思?”人群中传来一声厉喝。

秋风城循声看去,只见一位须发花白的老者怒目瞪着他。

大兴朝的太傅,他怎么能不认识。

脸上堆满笑,秋风城欠欠身:“太傅,您老真在。”

“废话!”马文俊狠狠瞪他一眼:“知道我在,还让青衣卫胡来?”

秋风城满脸尴尬,正不知该怎么回应,江柳抬起眼皮:“这是谁啊?好大派头!”

“江总旗,这位可是当朝太傅。”秋风城介绍道:“你才做总旗没多久,不认得也合情合理。”

“拿了!”江柳阴阳怪气的冒出一句。

他这句话出口,不仅在场的所有官员都倒抽一口凉气,秋风城也惊出一身冷汗。

“太傅可是陛下的老师……”秋风城劝道:“可不敢乱来!”

“陛下的老师?”江柳冷哼,站了起来:“陛下的老师,理应恭顺知礼,怎么可能跑到青楼寻花问柳?”

“可他确确实实是陛下的老师。”秋风城急了。

巴结九千岁,也不至于把太傅得罪的彻底。

这下可好,九千岁那边还不清楚怎样,太傅这里却是得罪到透透的。

“为人师者,教人言、正人行。”江柳蔑视的嘴角撇了撇:“幸亏陛下天资聪慧、礼数自带,生来就是当世明君。否则岂不被这逛青楼的老货带的偏了?”

“放肆!”马文俊身后两名卫士拔刀向前。

江柳查了一下他们的属性,不过四十级左右,

这么低的等级,他左右开弓,一巴掌能拍倒一个。

没把那两个卫士看在眼里,他对秋风城说:“给太傅在记一条罪过,出门遛狗不牵狗绳。纵容恶犬肆意咬人!”

马文俊被他说的有点懵。

他朝左右看了看,心里嘀咕:我出门没有牵狗,哪来纵容恶犬肆意咬人的罪过?

秋风城同样满头雾水:“太傅好似没有带狗。”

“谁说没有?”江柳朝那两个卫士一指:“这不就有两条!”

两名卫士大怒,提刀上前。

几个青衣卫随即把他们拦住。

江柳并没有和他们动手,而是吩咐青衣卫:“把这俩人拿了!”

秋风城满脸为难,青衣卫也不敢轻举妄动。

江柳手下的几位却不管那些,扑上去把那俩人撩翻,七手脚的捆了起来。

“明知老夫是谁,还敢拿我的人。”马文俊冷笑:“你叫什么名字?”

“青衣卫总旗,江柳!”江柳报出名号,马文俊一愣。

早听说江柳不一般,没想到胆子竟然也这么大。

公然抓捕太傅随从,他就没想过留条后路?

“区区青衣卫总旗,也敢拿我的人。”马文俊冷冷的问:“你没想过后果?”

“太傅亲自下场威胁办案人员。”江柳问众青衣卫:“你们都听见了?”

青衣卫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不该应他。

他手下的几个青衣卫却很爽快的应道:“我们都听见了。”

“这两个人押回青衣卫东营,太傅纵奴行凶,等到查清了办他。”江柳吩咐:“还有,太傅逛青楼,公然阻挠青衣卫办事,这一条也要加上。”

江柳丝毫不给脸面,马文俊一张老脸憋的通红:“你究竟想怎样?”

“不想怎样。”江柳撇嘴:“不过是把太傅逛青楼,还纵容恶奴行凶的事情说道出去,让天下人评评理!”

大兴朝,对官员逛青楼并不会加以约束。

不过到了烟花柳巷,官员多半会低调行事。

要不是江柳闹这么一出,马文俊也不会出面。

可他出面,不仅没解决问题,反倒掉进江柳挖好的坑里。

“江总旗,你要怎样,才肯忘记今天的事情?”马文俊问他。

“好办。”江柳坏笑着回道:“太傅去见陛下,当着陛下的面承认不该来到青楼,不该纵容恶奴行凶,我就把这件事给忘了。”

“你……”马文俊怎肯把事情捅到皇帝那去,他指着江柳,老脸憋的通红。

“在场的有一个是一个,全都带回去!”江柳摆手,吆喝了一嗓子。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