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虽然开挂我还是要稳 第51章 晚上一起吃花酒

作者:凌云轩66字数:2185更新时间:2020-04-21 03:04:49

青衣卫还没审出个所以。

江柳往椅子上一坐。

秋风城赶紧吩咐:“快给江总旗沏茶,用最好的茶叶。”

有青衣卫为江柳沏茶去了。

江柳绕着手指,漫不经心的说:“有人已经招供,是安季荣指使他们,还有什么好审的?”

秋风城一愣:“兄弟审出来了?”

被绑缚在柱子上的几个人,也都吃惊的抬起头。

挨揍到血肉模糊,他们浑身没有几两力气,抬头的动作非常缓慢。

“该知道的和不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江柳嘴角带着怪异的笑容:“他们要是肯招,我还打算给留条路走。既然不肯招,虐杀了吧。”

他朝秋风城眨巴两下眼睛:“虐杀人犯,秋副指挥使肯定有的是办法。”

“那是。”秋风城嘿嘿一笑,向青衣卫吩咐:“把男人都给割了,那玩意烧成灰,让他们下辈子也做个天阉。至于女人,木驴就好。下手留意着些,别给弄死了,回头还要一片一片的切肉下来。”

秋风城的主意,不可谓不毒。

先虐个过瘾,再凌迟处死。

每个嫌犯心头都是一紧。

江柳又报出安季荣的名号,嫌犯心理防线被打开,有人喊道:“我招,我什么都招,求你们给条活路!”

江柳低着头,继续摆弄手指。

秋风城问那个嫌犯:“你有什么可招的?”

“是安季荣。”嫌犯喊道:“就是他让我们做的!”

几名嫌犯招供,下一批被带上来。

用同样的方法,青衣卫几乎没有鞭笞,他们就纷纷招供。

江柳始终低头玩着手指。

嫌犯招供的时候,他脸上表现的漫不经心,其实是支棱起耳朵,唯恐听岔了任何一句。

审讯完所有嫌犯,秋风城满脸堆笑:“还是兄弟有办法,要是我继续审,不知得蘑菇到什么时候。”

“我得恭贺兄长升迁副指挥使。”江柳笑着朝他拱拱手。

秋风城赶紧回礼:“不是兄弟提携,我怕是要做一辈子千总。”

他问江柳:“晚上想去哪里耍?哥哥和华副指挥使请你!”

“我打算回家住。”江柳说道:“又担心会有贼人暗中下手……”

“放心。”秋风城爽快的说道:“哥哥派人给你看门护院!”

“也成!”江柳回应的非常平静。

还以为他会欣喜莫名,没想到竟得了这么个回应,秋风城有点懵。

青衣卫高手看门护院,竟然只落个“也成”?

那些朝中大员要是听他这么说,不想掐死他才怪!

心里腹诽,秋风城又不敢说。

他谄媚的笑着:“兄弟,嫌犯已经招供,如何给他们活路?”

“活路?”江柳满脸懵逼:“为什么要给他们活路?”

“兄弟不是说,只要他们招供……”轮到秋风城懵了。

“我说的是,只要他们招供,就给留条路走。可没说一定是活路,死路难道不是路?”江柳很正经的说:“把他们放出去,继续和我们捣乱?多放一个这样的人离开,弟兄们就多一分被害的风险。”

秋风城细细想了想,江柳好像确实没说活路还是死路。

死路,可不也是一条路?

把那些人都给杀了,也不能算江柳食言。

青衣卫给江柳沏了茶。

江柳品了一口:“什么鬼东西?”

秋风城瞪了那个青衣卫一眼:“给江总旗沏的什么茶?”

“上好的祁门红。”青衣卫战战兢兢的回道。

“红茶是这么喝的吗?”江柳把杯子往桌上一放:“暴殄天物!”

他起身对秋风城说:“兄长忙着,我先走了。”

“这里的事情已经办完,我陪兄弟一道走。”秋风城赶紧跟上他。

临走的时候,他还不忘朝沏茶的青衣卫瞪上一眼。

那个青衣卫缩缩脖子,心里嘀咕:茶肯定是好茶,江总旗怎么还不满意?

不仅青衣卫心里犯嘀咕,秋风城也在琢磨,江柳为什么说红茶不是这么喝的。

走出监牢,他问江柳:“兄弟觉得刚才的茶不行?”

“好好的茶叶,被糟践了。”江柳笑道:“红茶不是直接放在杯子里泡的。”

“我明白了。”秋风城点头:“难怪到外面饮茶,都有个桌子。”

“红茶用紫砂,黑茶用铜壶,绿茶随便泡。”江柳对秋风城说:“兄长做了副指挥使,以后饮茶,可不敢那么随意了。”

“兄弟说的是。”秋风城不住的点着头。

江柳问他:“华副指挥使在什么地方?”

“擒人还没回来。”秋风城说道:“他去擒的,都是当朝官员,有些人还有不小的背景,比较麻烦。”

“有件事得麻烦兄长。”江柳突然冒出一句。

秋风城拍着胸脯:“兄弟的事就是我的事,你说要我朝东,绝不往西走。”

“鸣翠楼等地方被我拿了来。”江柳说道:“我需要找些人手打理……”

“好办!”秋风城一口答应:“那些我熟!”

江柳有点尴尬。

身为青衣卫副指挥使,秋风城对市井上的东西居然这么熟悉。

哪有半点副指挥使的模样?

不过像他这样的人,江柳觉得还真是有用。

不仅可以调动青衣卫,市井也混的风生水起,把事情交给他,反倒比纯粹的青衣卫办起来更便捷。

陪着江柳走向营房,秋风城很有诚意的提出邀请:“晚上我做东,把华明珏叫着,哥仨出去吃顿花酒。”

“花酒就算了。”江柳撇嘴:“像我这养玉树临风,哪需要花钱找女人?”

秋风城一愣,立刻拍起马屁:“那是!我家兄弟一表人才,庸脂俗粉肯定看不上。花酒不吃,摆桌像样的酒菜,找几个唱曲的小娘儿。听听小曲,饮饮酒,岂不快活?”

江柳点头:“这个倒是可以。”

提起小娘儿,他突然想到秋雨棠:“兄长,有件事我想问你。”

“兄弟请说。”秋风城摆出很仗义的架势:“我肯定知无不言!”

“雨棠怎么知道我要娶小?”江柳问他:“我好似没有在其他人面前提起。”

秋风城满脸尴尬,讪讪的说:“兄弟,今晚唱曲的小娘儿……”

“别打岔。”江柳打断他:“说说雨棠的事。”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