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虽然开挂我还是要稳 第56章 江柳有点意思

作者:凌云轩66字数:2186更新时间:2020-04-21 03:04:51

江柳进屋。

坐在床上的月凌雪扯起被子掩住胸口,警觉的问:“天色不早,江总旗不回房歇着?”

“姑娘受惊,我担心你睡不踏实。”江柳贱拽过椅子坐下,兮兮的笑着:“别管我,你先睡。”

月凌雪满头黑线:你在这里,我哪敢睡的踏实?

“江总旗放心,我没事。”她微微欠身:“总旗品行高洁,小女万分钦服。”

“赶我走就是。”江柳倒也识趣。

他站起身抻个懒腰:“姑娘好生睡吧,别再让人点了穴。幸亏是送到我房里,只有我这么正派的人,才会只摸一把,觉得不对劲立刻收手。换个没品的,即便不做什么,也会趁机多摸几把。”

他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想到被江柳摸过不该摸的地方,月凌雪心乱如麻。

她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

那个部位被江柳摸过,而且还摸了两次!

虽然没有发生进一步的事情,她的身子却是污了。

怎么办?

他已有未婚妻子,堂堂左都御史家的小姐、六扇门照磨,难道真要给人做小?

月凌雪不甘心!

她打算装着什么都没发生。

江柳嘴上却不饶人,偏偏大咧咧的说了出来!

真传扬出去,以后她可怎么活?

“江总旗……”月凌雪脸红到脖子根,嗫喏着恳求:“能否把那件事忘了?”

“不能!”江柳一本正经的捻着手指:“触手绵软,感觉可好了!怎么能忘!”

月凌雪大窘,江柳却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天色不早,姑娘歇着吧。”

没等月凌雪开口,他已经转身跑出去。

坐在床上,月凌雪越想越觉得憋屈。

干干净净的女儿家,怎么就被人摸了那里?

偏偏摸她的那位,还是个已经与别人订过婚约的!

她凌乱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尤其是想到江柳那张经常带着坏笑的脸,她芳心跳的更快!

脑子里怎么总是有那个人?

挥也挥不去!

真的好讨厌!

飞快的躺下,她把被子蒙在头上,闭起眼睛,努力让自己不去想刚发生没多久的一切。

往往越努力想忘记一件事,那件事就越清晰。

月凌雪此时就是这样的状态!

她越想把江柳贱兮兮的笑容从脑海里抹掉,那张脸就越生动!

月凌雪几乎整夜没睡。

江柳回到房间,却睡的很踏实。

醒着的时候发生任何事情,也不会影响到他睡觉!

保证充足的睡眠,大脑才能足够清醒,犯错的可能也会更小。

江柳带着一群青衣卫回家,鬼影圣刀与他的同伴此时正在一座富丽堂皇的大宅子里。

书房里,坐着个十七岁的少年。

少年穿着杏黄袍服,容貌俊美,举止间流露出无须雕饰的贵气。

鬼影圣刀与同伴站在他的面前。

俩人都低着头。

少年仰靠在椅子上,微微闭着双目,幽幽问了句:“安季荣被干掉了?”

“魏长安已经知道是他在背后搞鬼。”鬼影圣刀回道:“他应该已经在南堂水牢。”

“还以为他是个能办事的,原来也是个废物!”少年嘴角牵起一抹冷笑:“你去把他解决掉,别给他机会乱咬。”

“安季荣早先要属下干掉江柳。”鬼影圣刀问:“是不是继续?”

“他都被抓进去了,还继续什么?”少年问道:“江柳是个什么样的人?有没有查清楚?”

“查清楚了。”鬼影圣刀回道:“他是个孤儿,自幼吃百家饭长大。前年青衣卫招备身,把他招进东营。没听说以往有什么本事,最近突然蹿了出来,给我们添了不少乱。”

“青衣备身?”少年睁开眼睛:“你说他以前只是个青衣备身?”

“是的。”鬼影圣刀回道:“属下调查过,以往的江柳,无论武功、智虑,都属末流。最近的表现,倒像是突然换了个人。”

“身怀旷世之才,却能隐忍到如今。”少年笑了:“有趣!江柳这个人真的很有趣!”

鬼影圣刀低着头,没敢再多说。

少年吩咐他:“不许碰江柳,本王要先会会他。”

鬼影圣刀告退。

少年也起身走出书房。

贴身仆从迎上来。

少年吩咐:“备些礼品,明儿随本王给人送礼。”

王爷亲自给人送礼,随从当然知道不能备的薄了。

他问少年:“今儿晚上,王爷在哪位王妃那里歇着?”

“王妃?”少年嘴角浮起一抹笑意:“正愁找不到法子,你倒是给我想了个好主意!”

随从满脸茫然,不明白究竟替他想到了什么好主意。

当天晚上,江柳美美的睡了一觉。

早起洗漱后,他来到月凌雪门外。

轻轻叩了叩门,江柳问:“月姑娘起了没?”

月凌雪几乎整夜没睡。

天蒙蒙亮,才迷迷糊糊有了些睡意。

进入梦乡没多久,江柳就来敲门。

她轻叹一声,有气无力的回道:“还没。”

“天不早了。”江柳说道:“早些起来,我们还有事情要办。”

月凌雪只得起床。

房间里有洗漱用具和头天晚上打好的水。

梳洗后,她打开门,见到江柳还在外面站着。

“江总旗怎么还在?”她满脸诧异。

江柳打量着她,满脸都是疑惑。

不明白他在看什么,月凌雪问道:“江总旗这么看着我,是我身上有什么东西?”

“姑娘眼圈黑的可以。”江柳撇嘴:“不会整夜都在琢磨被摸过胸,要我怎样负责吧?”

大清早,俩人刚见面,江柳就冒出这么一句。

要命的是,几名青衣卫就在不远。

他说的话,也不知道那几个人有没有听去。

万一被听去,月凌雪这辈子的清白可就毁了!

“江总旗!”她脸颊通红,轻声问道:“为何不能把这件事忘掉?”

“手感太好,难以忘怀。”江柳贱兮兮的回道:“这辈子都不可能忘!”

月凌雪只觉着一口气憋在心口,憋的胸疼。

江柳一副无赖模样,让她恨不能上去狠狠抽几巴掌。

有把柄在他手里握着,而且江柳武艺高强,十个她也不是对手。

胸口一股怨恼气,只能强忍着给憋回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