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虽然开挂我还是要稳 第60章 以后哪里看不着

作者:凌云轩66字数:2221更新时间:2020-04-21 03:04:53

离开左都御史府,江柳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调戏月凌雪好几回,居然要挟她老子……

江柳寻思:是不是有点不厚道?

算了!

不厚道就不厚道吧。

只做个青衣备身就不说了,如今大小是个官。

混在官场,随时有人明着暗着捅几刀。

为了以后更安稳,偶尔不厚道一次,也不算什么。

反正月凌雪又没有真的做他的二夫人!

等到真有那层关系,再考虑要不要换个态度对月鸿宇不迟!

带着一群青衣卫,江柳沿着大街招摇过市。

他前往的地方,正是青衣卫东营。

搬去自己的宅子住,怎么也得给预定的正牌夫人打个招呼。

家里需要丫鬟、仆妇、小厮,带这些人回家,总得让秋雨棠也长长眼。

江柳走进青衣卫东营。

路上遇见的青衣卫,纷纷主动向他招呼。

江柳倒也不摆谱,谁招呼他,他就给谁回礼。

来到秋雨棠的营房外,他吩咐跟在身后的青衣卫:“你们在这候着。”

将近二十个青衣卫老老实实排成两列,站在秋雨棠营房外。

华明珏拨来的四名小旗站在前面。

十多个江柳手下的青衣卫立于他们身后。

人数不多,队列齐整,像是在等待秋雨棠检阅一样。

江柳推开门,走进屋里。

秋雨棠正在换衣服。

刚脱下的青衣卫官服搭在椅背上。

床上平平整整摆着一套宝蓝色女儿罗裙。

她背朝房门站着。

听见门响,吃了一惊,下意识的捂住胸口转过身。

惊愕的瞪着江柳,秋雨棠喊道:“你怎么不敲门?”

脱下青衣卫官服,秋雨棠上身只穿着一件粉色的小肚兜。

似藕的双臂晶莹滑润,腰部两侧肌肤若隐若现。

双手抱住胸口,又多几分娇羞的俏丽。

江柳贱兮兮的打量着她:“自家夫人的房间,我还不能说进就进?”

“谁是你家夫人?”秋雨棠急的直跺脚:“快给我出去!”

“不就换个衣服?”江柳无所谓的撇嘴:“成亲以后,从里到外从上到下,哪里我不能看?何况以前又不是没看过。”

想到和这个无赖成亲,会被欺负成什么样子,秋雨棠就满头黑线。

他又提起之前的事情,秋雨棠红着脸嗔道:“再不走,我不嫁给你!”

“好,我走。”江柳很不情愿的转身。

见他要走,秋雨棠松了口气。

精神刚松懈下来,江柳突然一拧身,蹿到她面前。

没等她反应过来,已被江柳拦腰一个公主抱!

“自家夫人换衣服不给看,还有没有天理?”抱着秋雨棠,江柳贱兮兮的问:“夫人不想让为夫看哪里?”

秋雨棠挣扎了几下,试图挣脱。

江柳抱的紧,她没能挣开。

杏眼圆睁,她有些慌乱的问:“你要做什么?”

江柳惋惜的撇嘴:“门外那么多人等着,什么也做不了。”

放开秋雨棠,江柳转身走向门口:“换衣服吧,我在外面等着。”

看着他走出去,秋雨棠满脸懵逼。

她没闹明白,江柳这是怎么了?

突然变的正经,没了无赖模样。

秋雨棠还真有点不太适应。

退出的江柳不仅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反倒挺得意。

上回抱住秋雨棠,她身上还穿着青衣卫官服。

今儿抱她,居然只穿了件小肚兜。

柔胰细腻,摸起来别提手感多棒!

江柳突然放手,根本不是顾虑到门外有那么多青衣卫等着。

秋雨棠已经是焖在锅里煮烂的鸭子。

别说锅盖盖着,就算揭开盖,她也飞不出去。

早吃晚吃都是一样,干嘛急吼吼的现在就把她给正法?

放在那里,等到时机成熟再慢慢品。

江柳独自走出门口,等待着的青衣卫都有点懵。

有个小旗问道:“秋总旗怎么还没出来?”

“换衣服呢。”江柳轻描淡写的回道:“我们在外面等一会。”

在场的青衣卫个个表情古怪。

秋雨棠在屋里换衣服,江柳推门走进去,又耽误了这么一会,该看的和不该看的,还不被他看的一点不剩?

房间里,秋雨棠先是拿起那套罗裙。

想了一想,她又把罗裙放下,穿起青衣卫的官服。

身穿总旗官服,秋雨棠英气飒爽,秀美中透着几分英武。

走出营房,她看到江柳和十几个青衣卫正在等着。

青衣卫个个表情古怪,队列却很齐整。

江柳则贱兮兮的咧嘴一笑:“夫人出来了,怎么不换上那身女儿装?”

“穿着不方便。”秋雨棠瞪他一眼,没什么好气的问:“干嘛?”

“我搬去宅子住了。”江柳说道:“没有丫鬟,也没有老妈子,更没有小厮,很不方便。”

“去东街找。”秋雨棠告诉他:“那里应该可以选到。”

“我一个人去?”江柳问她。

“不是还有这些人陪你?”秋雨棠看向他身后的青衣卫。

“兄弟们只是保护我,又不是我老婆。”江柳撇嘴:“我是请夫人一道去东街。人由你选,免得以后见哪个不顺眼,又给赶出去,无端的白花银子。”

大兴朝,富贵人家的仆役,来源有三个。

其一、父母做仆役,儿女继承了身份。

其二、街市上被当做货物交易。

其三、雇主去市场雇佣。

来源不同的仆役,在主人家的地位也不同。

第一种,世代为奴,与主家的关系一般都比较近。

主人家卖出仆役,轻易不会选择他们。

至于第二种,就是像货物一样从街市上买回去。

与主家没有长远的关系,而且又签了卖身契没有任何人身自由。

对于主人家来说,他们只是可以用来交易、买卖的货物。

这一类仆役,即使被主人家打死,官府也不会多看一眼。

最后一种,通过雇佣聘请的仆役。

他们没有签订卖身契,与主家仅仅只是雇佣关系。

相比于前两种,这一类仆役更自由。

他们可以自主选择主家,决定为谁做事,不为谁做事。

交易仆役的地方,东市有好几家。

江柳要带秋雨棠去选仆役。

当着十几名青衣卫,秋雨棠脸羞的通红。

她翻了江柳个白眼,语气略带嗔怒:“谁要和你一同去选仆役?”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