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虽然开挂我还是要稳 第63章 奴仆交易骡马市

作者:凌云轩66字数:2205更新时间:2020-04-21 03:04:54

江柳的清单上,列了一大堆家具。

其中有些是红木制品,也有少量崖柏和檀木。

更多的家具,他选择了枣木。

枣木材质重硬,耐腐耐磨还能防虫蛀,是极好的家具材料。

清单上的家具,价值不菲。

掌柜夫妇看到清单,脸都绿了。

这么多家具,按照市场价,他们会狠狠赚一票。

偏偏江柳知道家具成本,又给铺子扣上个勾结贼人的嫌疑。

惹恼了他,鬼都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

赚钱?

还是别想了!

能不亏本就不错!

掌柜苦着脸对江柳说:“官长要的家具太多,打造需要时日。”

“多久?”江柳问他。

“至少半个月。”掌柜回道:“不如留个住处,打造完成,就给官长送过去。”

“成!”江柳爽快的点头:“价钱先报给我,我把订钱给你留下。”

掌柜核算出价钱。

江柳粗略算了一下,还真没敢赚他差价。

所有家具算在一起,即使照着成本价,也需十万两白银。

江柳留了万两银票做定钱,与秋雨棠等人离开铺子。

掌柜夫妇送他们出门。

目送江柳等人走远,铺子里的人都松了口气。

“这么多家具,一两银子也没赚着。”妇人怨恼的嘀咕:“我们是招谁惹谁了?怎么摊上这样的事?”

掌柜瞪她一眼:“头发长见识短!撞见这种事,你还想赚钱?要命不要?”

离开家具铺子,秋雨棠问江柳:“买家具就买家具,折腾那么多做什么?”

“不折腾,他们能给这个价钱?”江柳坏笑着问。

“借着青衣卫身份,干这样的事情,你就不怕上面追查?”秋雨棠皱眉。

江柳撇嘴:“追查什么?我是强抢还是没给钱?买卖买卖,愿买愿卖。我愿意买,他们愿意卖。上面查我什么?”

秋雨棠被他问的不知该怎么回应。

她轻叹摇头,心里在想:嫁个不怕事大的夫君,以后不得提心吊胆操心死?

江柳什么事都敢惹。

偏偏他又稳的很。

惹任何麻烦,都是事先做了充足的准备,事后又把屁股擦的干干净净,让人想找他的岔子都找不到。

譬如家具铺子的掌柜夫妇。

江柳从始至终没有说过半句逼迫他们以成本价出售的话。

他们自己愿意,告到什么地方都是白搭!

“你哪来那么多银子?”秋雨棠想起很重要的问题。

“我的银子可多了。”江柳倒没有撒谎。

挂机升级,金银无数。

他已经不清楚自己在钱庄究竟有多少存银。

钱,对江柳来说,根本没什么概念。

钱庄里存着他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

即使不够用,打开外挂,马上就会财源滚滚。

开挂的人生,就是爽!

秋雨棠很疑惑:“你还没说哪来这么多钱?”

“我的办法多着。”江柳嘿嘿一笑,给了个更让秋雨棠满头雾水的回答。

江柳的钱来路不明,秋雨棠非常担心。

他别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大兴禁止人口贩卖,却允许买卖奴仆。

对于达官贵人和富贵人家来说,奴仆只是财产,并不是自由的平民。

主人对他们可以予取予夺,甚至剥夺生命。

公开贩卖奴仆的地方,名为骡马市。

虽然取了这么个名字,卖的却不是骡马,而是活生生的人。

市集布局规整,等着买主的奴仆沿街站着。

卖家会坐在他们身后,观察着往来的人。

江柳等人走进市集,好些双眼睛朝他们看过来。

“总旗,那边有几个小娘儿,生的挺好。”有个青衣卫朝不远的地方指过去:“买回去做使女,没事还能……”

青衣卫说话声很小,只有江柳能听见,然而秋雨棠在旁边,他还是没敢太直白。

江柳瞪他一眼,一本正经的问:“买丫鬟回去不干好事,和禽兽有什么区别?”

青衣卫被他说的低着头退后两步。

秋雨棠看向江柳,眼神有些迷茫:从没见他正经过,居然胸中还有一丝正气。

嘴角浮起一抹坏笑,江柳接着说:“丫鬟好看,买回去养眼也是可以的。”

刚在心底夸他有丝正气,他就来了这么一句,秋雨棠顿时气结。

什么人啊?

快要被他气死的时候,他能柔情似水,把人的心都给融了。

刚对他有点好印象,立刻又会颠覆形象,让人怀疑人生!

“你先过去问问。”江柳吩咐一名青衣卫。

青衣卫走了过去。

几个等待买家的少女,大约十四五岁年纪,穿着粗布裙钗,仍然掩饰不住俊俏容貌。

到了她们面前,青衣卫扯着嗓门问:“摊主呢?死了没?活着的话,出来喘个气。”

他到跟前的时候,少女身后一个坐着的中年男人已经站了起来。

陪着笑脸来到青衣卫面前,中年男人问:“爷,有什么吩咐?”

“都是你家的?”青衣卫问。

“是,都是我家的。”男人脸上带着谄媚的笑:“才买回来刚两天,没调教好,急着用钱,只能送来卖了。”

“有没有被拐带的?”青衣卫阴阳怪气的问。

“没有。”中年男人掏出一沓纸:“这里是她们的卖身契。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都是被家人卖了的。”

接过卖身契看了看,青衣卫没看出毛病。

把卖身契递还给中年男人,他嘴角浮起坏笑:“你们没对她们做过什么吧?”

“可以找婆子验。”男人回道:“都是没被染指过的黄花闺女。”

“什么价钱?”青衣卫问他。

“十五两银子一个。”中年男人媚笑着回道。

“十五两?”青衣卫眼睛一瞪:“你不如去抢!”

“爷,您可看好了。”中年男人捏着一个姑娘的下巴:“像她们这样水灵俊俏,要不是这个价钱,早被人买走了。”

“把你的脏手拿开!”江柳走了过来。

问价的青衣卫退后,把问来的话如实说了。

“卖身契给我看看。”江柳伸手。

来了个当官的,中年男人不敢不从,赶紧掏出卖身契,递了上来。

“都带回去。”江柳吩咐:“派人领着他,一家一家查,问问这些姑娘,是不是真被家人卖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