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虽然开挂我还是要稳 第80章 不懂规矩的手下

作者:凌云轩66字数:2162更新时间:2020-04-21 03:05:05

江柳家的家仆送上米粥和馒头,林语堂等人并没有吃。

等了好半天不见江柳,他们不免心焦。

陪林语堂来的一位司房略显恼怒的说道:“仗着受九千岁宠幸,江柳也太不像话,竟要林公公等上许久。”

林语堂脸色也不好看。

想到魏长安吩咐的那些,他决定还是忍着。

“我看江柳就是个扯皮的主。”另一位官职为南堂领班的宦官说道:“他根本不肯接这桩棘手的案子。”

“你们不了解江柳。”林语堂摇头:“他拿了钱,一定会把事办妥。”

“既然会办事,为什么还不来?”那位领班很是懊恼:“让人送来些稀粥、馒头,就想把我们打发了。”

“为人狂傲不羁,从来不按套路走。”林语堂冷笑:“我倒想看看,他的官能做到多大!”

“依他这个性子,我看是做到头了。”司房皱眉:“除了九千岁,哪个上官喜欢他这种货色?”

“九千岁肯用,难道还不够?”林语堂瞥他一眼。

发觉说错了话,司房赶紧闭嘴。

江柳领着月凌涛走向前堂。

来到门外,早就等候着的二十四名番役纷纷向他见礼。

江柳点了点头,带着月凌涛走向大门。

见到番役,月凌涛有些疑惑。

江柳才被提拔为青衣卫百总,家里怎么来了这些南北堂的番役?

难道是他惹了麻烦,番役上门查处?

月凌涛瞬间推翻这个假想。

查处江柳,南北堂的番役哪会对他如此客气?

还不得见到他就给扭起来?

满心疑惑,月凌涛跟着他走进前堂。

江柳来到,司房和领班起身见礼。

俩人官职比他低,当着他的面,还不敢托大。

林语堂却端起茶杯,假装没看见他,品了口茶。

“上好的蝙蝠洞瓜片。”江柳笑嘻嘻的问:“可还入得林公公的口?”

“江掌班是欺我没饮过瓜片?”林语堂放下茶杯:“蝙蝠洞每年只产数十斤新茶,皇宫内院顶多也只能得十斤贡品。其他都被达官贵人分走,九千岁至多只有五斤,你这里哪来的?”

“难不成是卖茶叶的骗了我?”江柳装出一脸茫然。

家里的瓜片,哪会是买来的?

当初解决徐文仰,秋风城从那人家里搜出几十斤瓜片,都给江柳送了来。

虽知道蝙蝠洞的瓜片最好,江柳其实也没见过真货。

物依稀为贵,毕竟那玩意,实在是太稀少!

“茶叶的品质不错。”林语堂看着茶盏里的泡开的叶片:“色泽嫩绿、叶宽而不燥,虽不是蝙蝠洞的,也是周边茶山采来。差是差了点,意思倒是有几分。”

“林公公果真是个极懂茶的。”江柳笑着问:“不知有没有正宗蝙蝠洞瓜片?若是有,可否分一两斤给我尝尝?”

林语堂顿时满头黑线。

正经事没说,倒被他带着节奏,聊起了茶经。

瞥了江柳一眼,林语堂没好气的问:“江掌班打算什么时候去查案子?”

“再等等。”江柳回道:“今儿我还要入宫,领了金刀侍卫把总的职务。”

“把总一职可以等等。”林语堂说道:“九千岁要我来,是催促你尽快把王宏建的案子给办了。”

“有没有九千岁的手令?”江柳问道。

林语堂一愣:“口令还不够?非要九千岁给你手令?”

“那是当然。”江柳一本正经的回道:“金刀侍卫把总一职关系着大内安危,林公公说九千岁要我先查案,后领职务。万一这几日,职务被别人领去,我岂不是亏的大了?”

林语堂懵逼:“难道你认为我假传九千岁口令?”

“应该不会。”江柳回道。

林语堂脸色稍稍好些,江柳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瞬间又黑了脸。

“案子不是我从九千岁那里接来,也保不准林公公把自己的事情栽在我的头上。”江柳似有所想的捏着下巴:“所以,没有九千岁的手令,我只能先去宫中领职,回头谢了九千岁,才能决定什么时候办案。”

“像江掌班这样拖延下去,到时可是什么证据都找不见了。”司房插话道:“耽误了大事,你可担待的起?”

江柳扭头看向他,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你是司房?”

“正是。”心底隐隐的感觉到不妙,司房还是硬着头皮回应。

“司房是几品官?”江柳问道。

“正七品。”司房回道。

“掌班是几品官?”江柳又问。

“正五品。”司房明白了,江柳是要用官职压他,可他又不能不回应。

林语堂微微皱起眉头,看了司房一眼。

他已经感觉到,司房今儿要倒霉!

“正七品与正五品说话,敢如此无礼?”江柳冷下脸:“你当官职高低,是用七减五等于二来算的吗?”

指着司房的鼻子,江柳骂道:“大胆狗贼,以下犯上,你肯定不是林公公的手下!”

感觉到司房要倒霉,林语堂却没想到江柳翻脸会这么快。

而且还是当着他的面翻脸。

林语堂还没反应过来,江柳向门外喊道:“来人,把这个司房拖下去,掌嘴!”

两名守在门外的番役跑了进来。

江柳要他们把司房拖出去,俩人顿时面露为难。

司房是林语堂的亲信。

打他,可不就是在打林语堂的脸?

“怎么?”江柳眉头微微一皱:“没听见我说什么?”

两名番役低着头,还是没敢上前。

林语堂嘿嘿一笑:“江掌班,这件事……”

“我知道和林公公无关。”江柳打断了他:“林公公绝对不可能调教出这种不懂礼数的手下。带着这样的手下出门,还不把林公公的,脸面都给丢尽了?”

江柳把林语堂和司房的关系摘了个干干净净。

林语堂愣了愣,一时半会没转过弯。

狠狠瞪了两名番役一眼,江柳语气冷冷的问:“怎么?我用不动你们?”

他真要动手,司房顿时即刻。

司房指着江柳喝道:“江柳,你敢打我?”

“你敢威胁我?”江柳冷笑:“刚才顶撞,此刻威胁,要是不教训你,我的脸面往哪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