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虽然开挂我还是要稳 第81章 又被他利用了

作者:凌云轩66字数:2180更新时间:2020-04-21 03:05:06

林语堂本打算再劝,把这件事给压下去。

司房却不知死活的顶撞江柳一句。

江柳话也说的明白,谁敢拦着,就是不给他面子。

为了区区司房,还不值当和江柳翻脸。

林语堂憋着满肚子火,又不能发作。

偏偏亲信挨揍,他还不好拦着。

两名番役为难的看看江柳,又看看林语堂。

江柳已经露出怒色,林语堂却毫无表示。

番役是宦官出身。

常年行走于宫廷,哪个不是精明到头发丝也是空的?

看出林语堂不肯得罪江柳,俩人胆子大了不少,上前扭住司房,拖着就往外走。

被番役拖出去,司房还在骂江柳:“江柳,你好大的胆子,什么人都敢打!”

林语堂皱皱眉头,心里嘀咕:好个没脑子的东西,什么话都敢往外蹦,揍你也是不亏!

司房被拖了出去,不一会,外面传来“啪啪”的耳光声。

领班本来也打算表露出不满,司房被打,他干脆选择闭嘴。

司房是正七品,领班也不过正六品。

江柳拿捏他个不是,也叫人拖出去掌嘴。

要是那样,丢人可就丢大了。

丢了他的人还不算什么,连累林语堂折了面子,以后日子肯定不会好过。

司房在前堂外挨嘴巴,江柳向林语堂露出笑容:“林公公先请回,等我入宫领职后,再去办王宏建的案子。”

林语堂皱眉:“你可知道,多拖一天,案件就会更加复杂难办?”

“当然知道。”江柳撇嘴:“我都不在意,林公公担心什么?”

江柳说的还真是没毛病。

多拖一天,案件会更难办。

负责办案的人都不在意,他在意个什么?

气哼哼的站了起来,林语堂说道:“事情交代在这里,江掌班看着办吧!”

江柳向他拱手:“林公公慢走!”

林语堂来到门外,向几个正在掌司房嘴的番役吼道:“够了!”

几个番役赶紧停手。

林语堂瞪了脸被掌肿的司房一眼:“丢人现眼,还不快跟我走?”

捂着火辣辣疼的脸颊,司房灰溜溜的跟在林语堂身后,离开江柳的宅子。

月凌涛陪着江柳来见林语堂。

司房被拖出去掌嘴的时候,他心都提到嗓子眼。

傻子也能看得出,司房是林语堂的人。

当着他的主子,江柳竟敢令人掌他的嘴,胆子也忒大了些。

自从见到林语堂,月凌涛从他和江柳的对话已经听出些什么。

此时的江柳,不仅是青衣卫百总,还是南堂掌班、金刀侍卫把总。

三个职务加于一身,真不知道江柳是怎么办到的。

他小心翼翼的提醒江柳:“江百总,挨打的司房应该是林公公的人。”

江柳装出一脸诧异:“怎么可能?”

“不是林公公的人,他怎么会带来这里?”月凌涛说道:“那个司房对林公公也是十分顺从,绝对不会错了。”

“坏了!”江柳一拍脑门,好像十分懊恼:“我是不是得罪了人?”

月凌涛低着头,没再言语。

他心里嘀咕:得罪没得罪人,你自己还不清楚?落了人脸面,这个梁子可是结大了!

月凌涛正犯着嘀咕,江柳露出毫不在意的笑容:“得罪就得罪吧,反正我得罪的人已经不少。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就这么着吧。”

江柳的反应,让月凌涛满头黑线。

还以为他会担忧,没想到根本不放在心上。

那你装出一副懊恼的模样给谁看呢?

敢不敢再假一点?

林语堂气哼哼的离开江柳住处,带着司房和领班去见魏长安。

听完林语堂等人的讲述,魏长安朝司房和领班摆手:“你俩先退下吧。”

俩人退了出去,林语堂脸上带着愤然:“九千岁,江柳如此张狂,是不是应该管管?”

“管?”魏长安笑着问:“怎么管?为什么管?他做错了什么?”

“当着我的面,打我的手下。”林语堂问道:“难道就当没发生过?”

“发生了又怎样?”魏长安摇头:“你的人以下犯上在先,江柳这么做合情合理,无论说到哪里,他捏着半张嘴,你也不是对手。”

“可他不去查案,总说不过去。”林语堂脸色还是很不好看:“多拖一日,证据就会消磨一些,查案难度也会更高。”

“他都不担心,你担心什么?”魏长安笑着说:“由着他,今儿晚上,你再去找他,带着我的手令。”

“有九千岁的手令,我看他还能说什么!”林语堂冷哼。

“江柳办事向来求稳。”魏长安说道:“他是不想弄丢金刀侍卫把总的官职,才要尽快领职。至于打你的手下,一则是立威,二则是捆绑。”

“立威?捆绑?”林语堂不解:“九千岁何意?”

“江柳在青衣卫有着很高的人望。”魏长安给他分析:“也是因为他之前刻意得罪了一些人,后来又毫发无伤唤来的。分拨给他的二十四名番役,对他不熟,敬畏之心不强。他要让番役们看到,连你的人都敢打,还有什么不敢做?番役只要动手,就是得罪了你,以后不靠着江柳,他们还能靠谁?”

林语堂恍然。

他去催促江柳办案,没想到竟成了江柳御下的媒介。

“怎样?”魏长安笑着问他:“是不是觉得江柳很可怕?”

“是。”林语堂脸色非常不好:“九千岁用这样的人,难道没有丁点担心?”

“当然有。”魏长安回道:“不过还可驾驭。像江柳这样的人物,只要能驾驭,他就是一把锋利的宝刀。要是驾驭不了,他就是割破自己咽喉的凶器。”

“为保安稳,不如把他除掉。”林语堂提醒:“像这样的人物,还是早些解决为妙。”

“不!”魏长安摇头:“大兴朝的朝堂,远没你们看到的那样平静。陛下把政务交给我,很多人心存不满。山雨欲来风满楼,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我手上,缺的就是江柳这样的人物!”

魏长安认定江柳可用,林语堂也就不好多说。

于此同时,江柳正在往皇宫去的路上。

他要先把金刀侍卫把总的职务握在手里,才能安心做别的事情。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