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虽然开挂我还是要稳 第94章 嫩牛肉不能给你们吃

作者:凌云轩66字数:2162更新时间:2020-04-21 03:05:16

月凌涛丝毫没有留手。

靳公子哀嚎不觉,到后来,嚎声渐渐小了。

“别给打死了。”江柳笑着阻止:“死在这里,店家难免染上晦气,带回青衣卫东营,随你们怎么玩。”

月凌涛应了,揪起靳公子的衣领,像提溜死狗一样把他拽起来。

刚还不可一世的靳公子,这会连叫妈的力气也没了。

他被月凌涛这通老拳狠揍,打的鼻青脸肿,脑袋比猪头也小不到哪里。

四名青衣卫,早就把几个泼皮捆成一串。

几人押着靳公子和泼皮,正要离开,江柳又发了话:“别忘记先前交代的事情。”

提起先前江柳交代的事情,月凌涛就满头黑线。

请宦官去青楼

只能看看,啥事也做不成。

林语堂还不得问候江柳八辈先人?

江柳办事,从来都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结果却往往超出意料。

月凌涛虽然腹诽,却没提出异议。

他和四名青衣卫离开后,江柳笑着对掌柜说:“把店里弄的有点乱,还得你们自己收拾。”

“不妨事,不妨事。”掌柜忐忑的回道:“官爷擒了那位靳公子,万一他通判大人来找晦气,小店也只能关张。”

“京兆府通判?”江柳笑的很灿烂:“他可没闲心找你的晦气,出了这档子事,救人还来不及,哪能轮得着找你?”

掌柜闻言,先是千恩万谢,随后吩咐女儿:“先给几位官爷上菜,稍后把店里收拾一下。”

少女答应了,又走进后堂。

江柳看向摆在另一张桌上的砂锅:“那个锅子还没人动,其实不用换。”

“怎能不换。”掌柜诚惶诚恐的回道:“闹腾这场,不仅冷了,肯定也不干净。”

掌柜执意要换,江柳清楚,他是心存感激,于是不再多说。

片刻后,少女又送上来一只砂锅,接着去旁边收拾凌乱的桌椅。

徐文耀问江柳:“都督真打算请林公公去花杏楼?”

“怎么?”江柳问他:“哪里不妥?”

“林公公可是宦官。”徐文耀提醒:“请他去青楼,难保他不会光火。”

“光火什么?”江柳笑着问:“难道是因为去了没法逍遥?”

苟啸天嘿嘿一笑:“都督果真是个有才的,请太监逛青楼,任何人都不敢这么胡来!”

另几位把总也是有些尴尬。

和江柳接触不多,他们还闹不清这位都督做事什么风格。

见识过江柳做事的苟啸天,也很怀疑,清林语堂去花杏楼,会不会惹来没必要的麻烦。

锅底送上,江柳端起一盘连筋牛肉倒了进去。

“上回我在这里吃的,牛肉连着筋,特别爽口。”他给几位把总介绍:“不是招待外人的场合,来这样的小饭馆,氛围会更融洽些。”

几位把总纷纷附和。

都督发了话,他们哪敢反驳?

“这里的牛肉就是有一点不好。”江柳给每个把总分别夹了块牛筋:“肉太老,瘦肉吃着像是在啃柴火。”

掌柜在旁边伺候着。

江柳说肉太老,他满脸都是尴尬:“其实嫩牛肉也有,比老牛肉还便宜些,就是招待几位官爷,怕是过于无礼。”

“有嫩牛肉?”江柳笑着问:“怎么不送上来?”

“大梁禁止屠宰,所有嫩牛肉都是死了的小牛。”掌柜为难的说道:“哪有给官爷吃死牛肉的道理?”

“猪牛羊等家畜,死了后再放血,肉质肯定不是太好。”江柳说道:“算了,就吃这个吧。”

说起砂锅牛肉,他好像把刚才发生的不快全都给忘了。

几位把总都是在宫中办事的。

宫外的事情,他们听说的不多,对江柳也没有太多了解。

他们却隐隐感觉到,江柳这个人,手腕确实太狠。

送人去了青衣卫东营。

凡是走进那里的,不死也会脱层皮。

其中有一位,还是京兆府通判的儿子。

通判官职不高,儿子敢在皇城横行为祸,背后肯定有人。

难不成,江都督压根没把朝堂中的那些势力看在眼里?

少女收拾妥了桌椅,掌柜小声对她说句什么。

她红着脸转身进了内堂。

片刻后捧着一坛酒走了出来。

江柳等人面前,摆着两坛老酒。

少女捧上来的这坛却不一样。

坛口还存着些许新鲜的泥土,应该是才从地下挖出来。

江柳疑惑的看向掌柜:“这是做什么?”

掌柜陪着笑,对江柳等人说道:“要不是官爷没仗义相助,小女今儿肯定会遭了歹人的祸害。小人祖籍在南方,那里有个规矩,凡是生了闺女,会在她出生那边酿些美酒埋入地下。等到女儿出嫁,再取出来宴请宾客。为感谢官爷,今儿特意刨出一坛,聊表心意。”

江柳笑了:“这么说,哥几个是提前饮了你家闺女的喜酒?”

掌柜很是尴尬的应着。

少女却羞红了脸,低着头不敢吭声。

“来!”拿过酒坛:“掌柜心意,哥几个可不能不饮。”

埋藏在地下十四五年的美酒,当然比桌上那几坛滋味好了许多。

饮了一口酒,苟啸天咂巴着嘴:“甘甜爽口,果然是好酒!”

“都督没来之前,我们还不知道市井也有这么好的去处。”徐文耀附和道:“兄弟们跟着都督,以后眼界也会开阔许多。”

江柳等人饮酒吃牛肉,月凌涛与四名青衣卫回来,他们也快吃好了。

“百总。”月凌涛来到江柳身旁:“都安排妥了,今儿晚上,又那几个家伙好受!”

“什么百总?”苟啸天冲他一瞪眼:“将都督可是大内侍卫都督,正三品高官,皇上身边的红人。区区百总,算个什么玩意?”

苟啸天这些话,让江柳哭笑不得。

区区百总算个什么玩意?

不就是说他,做百总的时候根本不能算个玩意?

话说的有问题,苟啸天却出于好心。

江柳也没办法埋怨他。

只能硬生生的把这句话消受了。

掌柜只知道江柳是个当官的,根本没想到他是正三品大员,顿时吓的两腿发软。

他拽着闺女“噗嗵”跪了下去:“快给官老爷磕头!”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