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虽然开挂我还是要稳 第98章 给的钱不够

作者:凌云轩66字数:2206更新时间:2020-04-21 03:05:18

江柳说的话,林语堂听着,非常不爽。

但凡是个男人,都会对美人有兴趣。

偏偏他是个宦官,早就没了男人该有的东西。

美人躺在他面前,也不过是个人罢了。

至于其他想法,他不会有。

就算有,也没有工具把美人拿下!

走进花杏楼,林语堂始终铁青着脸。

江柳问他:“林公公,要不要安排两个美人作陪?”

“江柳!”林语堂眼睛一瞪:“你大爷!”

装着满脸懵逼,江柳问道:“林公公怎么骂人?”

“给杂家美人做什么?”林语堂问他:“要美人作陪,杂家能对他们干嘛?”

“没看出来,林公公内心竟会春潮澎湃。”江柳撇嘴:“我要安排美人作陪,只是为公公端茶倒水,公公想哪去了?”

林语堂被他问的顿时噎住。

江柳说的没错。

有两个美人端茶倒水,他在家中也会如此。

“男人和女人,那么点事确实挺重要,可也不是全部。”江柳摇头:“林公公这样的念头,可使不得!”

被江柳噎的说不上话,林语堂脸都憋成猪肝色。

他恨恨的说道:“江都督,今儿要是不能给个说法,我们就去九千岁那里说理去!”

“去九千岁面前说理,我也不怕。”江柳满脸无所谓:“林公公请随我来。”

领着林语堂走上二层。

来到包房门外,江柳提醒:“万一发下你了线索,林公公可别忘记先前的赌约。”

“放心。”林语堂冷着脸回道:“我都记着。”

推门进屋,六位把总正在屋里等候。

见江柳果然把林语堂领了来,他们脸上的表情别说有多奇怪。

六人纷纷向林语堂拱拱手。

他们都是大内侍卫把总,林语堂也不会公然托大,也给回了礼。

江柳上楼前,把总们已经把窗子关上。

领着林语堂来到窗边,江柳把窗子推开。

“江都督就要我看这个?”林语堂问他。

“林公公看了再说。”江柳指向远处:“那里是什么地方?”

林语堂来到窗口,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

看到远处的建筑,林语堂吃了一惊:“那里是……”

“王宏建的宅子。”江柳说道:“凶手杀人于无形,王宏建家中仆从竟无一人发觉,会是什么原因?”

“要么是出了内贼,要么是踩点许久。”林语堂皱眉。

“内贼不可能。”江柳当即否定他的一项揣测:“区区吏部侍郎,还不值当在他身边安插内贼。”

林语堂点头。

他好似忘记这里是什么地方,脑子里只剩下凶手如何杀死王宏建,又悄无声息的退走。

“只是这些?”林语堂问江柳:“江都督提供的讯息,好像也没什么用处。”

“荣安坊只有这么大,从哪里观望王宏建家,最合适?”江柳提醒。

林语堂瞬间反映过来。

只要找到杀手踩点的地方,完全没有头绪的案件,也就有了眉目。

他点了点头:“我会依照江都督指示,调查这桩案子。”

江柳嘿嘿一笑:“林公公,先前的约定,可还算数?”

林语堂嘴角牵起一抹笑意:“当然。”

他从怀里摸出张银票:“江都督请过目。”

接过银票,江柳只看一眼,就觉得哪里不对。

林语堂对江柳向来不怎么大气。

上回找他支取一千两白银,他还意意思思不肯给。

这会掏出来的,居然是一张万两银票。

江柳满肚子疑惑:“林公公什么时候这么爽快了?”

林语堂笑着回道:“与江都督接触久了,做人也会变得爽快。毕竟江都督是个爽快人。”

“那倒是。”江柳点头。

林语堂掏出的这张银票,正是魏长安要他转交给江柳,给秋雨棠做嫁妆的。

江柳捞到好处,往往会分给手下。

等他把万两白银分了,再说出是秋雨棠的嫁妆。

林语堂心里得意,很想看看江柳脸色到时候有多难看。

撒出去的钱,难不成他还能讨回去?

“取纸笔来。”他正得意着,江柳吩咐月凌涛:“我给林公公开个收条。”

“收条?”林语堂诧异:“开那玩意做什么?”

“林公公输了钱给我,不开收条怎么可以?”江柳嘿嘿一笑:“公公爽快,输一千给一万,我还是头一回遇见如此大气的人。”

“收条可以开。”林语堂满头黑线:“这些钱,可是九千岁给江都督,作为秋千总嫁妆的。”

“林公公这么说可就不对了。”江柳贱兮兮的笑着:“愿赌服输,输的钱,怎么能和嫁妆混为一谈?难道你是要说,九千岁的钱也可以随意乱用?”

被江柳戴了顶高帽子,林语堂顿时不知该怎么回应。

九千岁的钱,他当然不敢乱用。

可是真的拿出一千两白银给江柳,他又不甘心。

“林公公。”江柳坏笑着问他:“难不成是要我去找九千岁评理?”

林语堂很清楚,到了九千岁那里,即便他有一百张嘴,也一定说不过江柳。

闹到最后,不仅要给钱,脸面也会丢的半点不剩。

还不如干脆把输的银子给江柳!

盘算了利弊,林语堂决定,还是把钱给他。

林语堂很不情愿的又掏出一张银票:“愿赌服输,我也不是个赖账的人,这些钱,江都督拿去。”

接过银票,江柳瞥了一眼:“不够!”

“千两银票,怎能不够?”林语堂诧异的问。

“先前是千两,这会是万两。”江柳撇嘴:“林公公许诺熟我万两白银,这么多人作旁证,难不成还要耍赖?”

“我什么时候说给万两银票?”林语堂诧异的问道。

“不给万两,刚掏出那么大一张做什么?”江柳问他。

“那是九千岁给的嫁妆钱。”

“我要的是赌约钱,可没提嫁妆钱。”江柳蛮不讲理的把银票往怀里一揣:“还差九千两,要是不给,我们到九千岁那里说理去!”

林语堂懵了,绕来绕去,他好像又被江柳带沟里去了。

满脸尴尬,他对江柳说道:“杂家哪有那么多银子?”

“没有那么多银子也成。”江柳大度的说道:“一千两一件事,林公公答应帮我办九件事情,这笔账就算清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