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虽然开挂我还是要稳 第99章 信王担待不起

作者:凌云轩66字数:2195更新时间:2020-04-21 03:05:19

林语堂最终还是没弄过江柳。

给了一千两银票,又答应以后为他办九件事情,才灰溜溜的走了。

江柳请秋风城把千两银票换成百两一张。

拿出六张银票,他分别给六位把总分了一张。

接过银票,把总们满脸诧异。

徐文耀问道:“都督这是何意?”

“跟我混,好处肯定会有。”江柳笑着说:“这些是给哥几个头一天的红利。”

他又把剩下的四百两银票塞给徐文耀:“明儿兄弟们到齐,把这些银票给他们都分了。”

大内侍卫福利不差,俸禄却不是很好。

百两白银,对把总们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拿着银票,六位把总很茫然。

江都督还真是个大气的人。

才从林语堂那里捞来银子,就给兄弟们分了。

更让他们在意的,是江柳不仅分了银子,自己还一两也没留。

徐文耀问道:“都督不留一些?”

“我不差钱。”江柳笑着说:“兄弟们日子过的清苦,我很清楚。以后我会想办法给你们弄些银子贴补。”

江柳把林语堂带进青楼,还从他身上捞来这么多银票,六位把总都是亲眼看着。

他们毫不怀疑,都督有这样的本事。

就是不知道,将来在都督手上吃亏的,会是什么人!

当天晚上,六位把总留宿花杏楼。

月凌涛等人陪着江柳,前往青衣卫东营。

江柳送来的靳公子,由华明珏亲自审问。

到了青衣卫东营,靳公子还在嘴硬,搬出他的父亲。

京兆府通判,区区六品小官。

华明珏当然不会看在眼里。

靳公子越是搬出他父亲,挨的揍就越多。

江柳来到,华明珏迎上前:“天色不早,兄弟怎么来了?”

“刚把手下几位把总安顿好。”江柳笑着回道:“想起这里还关着我送来的人,过来看看。”

“据说是公然污辱良家女子。”华明珏问:“有这样的事?”

“这样的事还少?”江柳问他:“永安是天子脚下,纨绔子弟、富家恶少尚且欺男霸女。地方上,类似的事情应该更多。”

华明珏点头:“这样的事情,都是交给京兆府审问,青衣卫插手,虽说不是越权,至少也是小题大做。”

“那小子是京兆府通判的儿子,把他交给京兆府,还能判得了?”江柳笑着问:“兄长是不是要助长邪风?”

华明珏被他问的一愣,随后点头。

他问江柳:“兄弟打算怎么判?”

“留他在永安,少不了还要祸害店家。”江柳说道:“充军,发配到南蛮,让他到那边养大象去。”

华明珏笑了:“青衣卫只管抓人,审讯后,多半都是死罪。充军,这种事情,我们管不来。”

“那就杀了吧。”江柳轻描淡写的说道:“像这样的祸害,留着也没什么用。”

“京兆府通判,官职不高,人脉却不容小觑。”华明珏问他:“兄弟真打算得罪他?”

“区区六品小官,得罪他,还不像得罪一条狗?”江柳毫不在意的说道:“敢跳出来狂吠,就把他剁了炖汤!”

江柳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华明珏深信不疑。

“今晚就给解决掉。”华明珏说道:“明儿有人来求情,就把尸体还回去。”

江柳根本没想过要让靳公子好好离开青衣卫东营。

既然青衣卫没有发配的先例,擒获的人犯要么放掉要么杀掉。

那就杀掉好了。

离开青衣卫东营,华明珏把江柳送到大门外。

江柳看着熟悉的营地:“以后我就不在这里当差了。”

“兄弟不是青衣卫的百总?”华明珏诧异:“怎么说出这样的话?”

江柳把他做了大内侍卫都督的消息说了。

还没得到消息的华明珏错愕的瞪圆眼睛。

他真不敢相信,江柳去了一趟皇宫,居然被皇帝钦点为大内侍卫都督。

正三品高官!

放眼古今,也没哪个人比江柳升官还快!

“兄弟又高升了。”华明珏拱手:“我先恭贺,晚两天再把贺礼送上门。”

“算了,自家兄弟,升个官而已。”江柳毫不在意的说:“不值当送什么贺礼。”

华明珏心里暗暗骂娘:哥哥做了二十年青衣卫,才爬到现今的位置。升青衣卫副指挥使,还是托了你小子的福。你一个多月就从青衣备身爬到大内侍卫都督,居然还说出这样的话来呕我!

心里骂着江柳,华明珏又由衷高兴。

兄弟升官,留在皇帝身边办事,他以后还能少了好处?

江柳去青衣卫东营的同时,信王府。

徐公公坐在前堂,不紧不慢的品着茶。

信王府典膳在他身旁陪着。

“信王入房多久了?”徐公公放下茶碗,慢条斯理的问了一句。

“三位美人陪着,入房已经一个时辰。”典膳回道。

“陛下交代的事情,信王可得用信去办。”徐公公说道:“是药七分毒,万一陛下用了药,有个好歹,信王可担待不起。”

典膳心里骂娘。

信王在家好端端的,没招谁惹谁,凭空送来一些药给他吃。

吃了药,还得宠幸几位王妃,如实回报效用。

皇帝床上的本事不成,就来坑我们家信王。

药又不是信王献给皇帝,吃坏了凭什么由咱家信王担待?

心里嘀咕着,典膳嘴上却不敢说。

他问徐公公:“公公要不要再来碗红茶?府上有上好的金骏眉,全是芽尖儿,叶片泛金,绝对是茶中极品。”

“看来信王还得有会工夫。”徐公公回道:“沏一壶也好。”

典膳正要吩咐人沏茶,信王府教授走了进来。

“信王完事了。”教授说道:“三位王妃累到脱力,据说浑身都在哆嗦。”

“这么有劲?”徐公公来了精神:“信王有了几回?”

“只有一回。”教授回道:“信王还在夸赞,药是极好,说有空闲得入宫一趟,向陛下讨来方子,以后有用。”

徐公公嘿嘿一笑站了起来:“辛苦信王,杂家也该回去向陛下复命。”

“茶不沏了?”典膳问他。

“不沏了。”徐公公说道:“上好的茶叶,给杂家包两斤带回去。杂家也品品,信王府的茶有多好!”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