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虽然开挂我还是要稳 第113章 只不过是个借口

作者:凌云轩66字数:2200更新时间:2020-04-21 03:05:28

刑部大堂。

两侧点着两排油灯,大堂内铺满了昏蒙的光芒。

两排差役手持水火棍,站在两边。

月凌涛押着更夫走进大堂。

江柳和马静远坐在旁边听审,高堂上,坐着的赫然是月凌雪。

见月凌雪坐在高堂上,月凌涛也愣了愣。

他没想到,自家妹子居然会是这桩案子的主审。

“都督,人押来了。”月凌涛来到江柳面前,躬身一礼。

他只是随意的向马静远拱拱手。

马静远丝毫没有上官的架势,反倒微笑着点头回礼。

“审吧。”江柳背靠着椅子,端起茶碗饮了一口,看似非常慵懒。

深夜来到刑部,竟然是一场堂审,更夫顿时慌了。

他神色慌乱的喊道:“小人只是认证,怎么要过堂审问?”

江柳面无表情的饮着茶。

月凌雪喝道:“大胆贼人,还不快把你是如何杀人,如何处置尸体,又因何这么做,老老实实招供?”

“小人没有!”更夫两腿一软,跪了下去,哭喊道:“小人真是发现了尸体,即刻报官,凶案怎会与我有关?”

“解开衣服,让我看看胸前。”月凌雪冷冷的说。

江柳已经分析过案情,也说了更夫胸前一定会有伤痕。

四兴坊的流莺虽然低贱,她们却也是人。

出卖色相赚取一些银钱,有些流莺也是实在没有法子,才会选择这么做。

全家人张着嘴等吃饭。

她们不这么做,全家就得饿肚子。

大兴朝的流莺,并没有几个是心甘情愿,追求生活的奢靡而把自己卖了。

每个流莺的背后,都会有一段令人扼腕的往事。

更夫竟然把杀人的目标选定为她们,实在是可恨、可恶!

月凌雪要更夫解开衣服。

更夫脸上现出慌乱,不仅没有解开,反倒还揪住衣领护着。

他的举动,让在场的众人立刻明白。

更夫胸前一定有伤!

人,就是他杀的!

几名差役上前,把更夫撂倒在地上,七手八脚的给他衣服剥了。

有个差役对月凌雪说:“照磨大人,更夫胸前确实有伤。”

月凌雪冷笑,向更夫问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被差役按着,躺在地上的更夫还在嘴硬:“我没有杀人!胸前伤口,是我不小心碰到!”

“被什么碰到?”月凌雪问他。

“只是被铁钉划破了些皮。”更夫狡辩:“没什么要紧。”

月凌雪审案的时候,江柳端着茶碗,坐在那里只顾着饮茶。

他好像根本没有留意堂审情况。

马静远小声问:“都督,此人狡辩,要不要大刑伺候?”

“用什么刑?”江柳微微一笑:“审案哪有用刑的道理?传出去,还不说是我们屈打成招?”

马静远没再言语。

他心里却在嘀咕:往往审讯凶案,多半是要用刑,江都督却不肯用,说什么屈打成招。这些凶嫌,哪一个不得打到半死,才能让他们认罪伏法?

心中腹诽,嘴上又不敢说。

江柳又端着茶碗,像是根本没把这件事往心里放。

负责审讯的月凌雪冷笑:“既是钉子割破,必定会有铁锈。即便是新钉子,没有铁锈,也一定不会存有人的指甲碎屑。”

月凌雪这番话出口,更夫神色顿时一乱。

他显然清楚胸前的伤是怎么回事。

更夫还没来及说话,江柳问马静远:“马郎中,六扇门有多少好玩的刑具?”

好玩的刑具?

马静远满脸懵逼。

哪一样刑具不是沾满了鲜血?

世上哪有什么好玩的刑具?

马静远回道:“好玩的刑具,六扇门还真没有。要说抽筋扒皮,这些刑具应有尽用。”

“有种钩子,钩在人鼻孔里,把人悬吊起来。”江柳问道:“这里有没有?”

马静远回道:“那是青衣卫的刑具,六扇门并没有。”

“向青衣卫借。”江柳站了起来:“此人犯下滔天罪行,把他折磨致死,只会令百姓拍手称快。我其实并不想他太快招供,他要是招供了,后面还怎么玩?”

当即明白江柳的意思,马静远回道:“下官这就派人去借。”

“我曾在青衣卫做事,报我的名号,无论什么刑具,他们都会借来。”江柳微微笑着,看向还被差役按着的更夫:“闲着无事,折磨凶嫌,我最喜欢。”

他吩咐月凌雪:“案子不用审了,直接送去刑房。玩够了,再给放出来。”

江柳说的这些,让月凌雪有点懵。

马静远却瞬间明白。

他向月凌雪使个眼色:“月照磨,还不把人押去刑房?”

上司下令,月凌雪只能照办。

她吩咐差役:“把人送去刑房。”

“天色不早,我得回去了。”江柳对马静远说:“后面的审讯,就交给马中郎。”

“都督只管回去,审讯出结果,下官会上门告知。”马静远谦恭的回道。

离开刑部,江柳回家的路上。

月凌雪问他:“不是说好案子给我审,怎么又换成马中郎?”

“走个过场罢了,你还当真?”江柳嘿嘿一笑:“找个理由给你俩升官而已。”

身为都察院左都御史的儿子,月凌涛却要在刑部做个照磨。

他早就对这个位置有所不满。

听说要升官,他赶紧向江柳道谢:“多谢都督提携!”

月凌雪翻他个白眼。

跟了江柳没多少天,哥哥拍马屁的功夫倒是渐长。

“回家后,我去你房里。”江柳贱兮兮的对月凌雪说:“大夫人今儿不在家。”

月凌雪气结。

他这么说,要是不清楚目前关系的,还不知道他俩已经怎么了。

果然,月凌涛表情非常古怪。

他看着月凌雪,一副“原来你在骗我”的神色。

“天色不早,都督早些歇着。”月凌雪没好气的说道:“女儿家的房间,哪是男人半夜随意可以进的?”

江柳撇嘴:“又不是别人的房间,我家二夫人的房,难不成也进不了?”

月凌涛在旁帮腔:“都督说的极是,我家妹子就是太过矫情,这样可不太好。”

俩人一唱一和,亲哥哥都不帮着自己,月凌雪恼的恨不能把他俩按倒,狠狠咬上几口。

:今天不在状态,先两更,后续补上。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