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虽然开挂我还是要稳 第122章 有人会找他麻烦

作者:凌云轩66字数:2169更新时间:2020-04-21 03:05:33

江柳吃了饭,直奔乾清宫。

六位把总还在敬武房。

苟啸天问徐文耀:“孙善勋不认得都督,没事说他坏话做什么?”

“眼红呗。”陈焕桥撇嘴:“做了那么久内务府总管,还不如都督在皇上身边两天,心里不得劲。”

“没那么简单。”徐文耀微微一笑。

几个人都把目光投向他。

“你们都知道,都督回绝了信王的邀请。”徐文耀说道:“孙善勋可是信王的人,他不认得都督,没来由说这些话,难道不值得揣摩?”

包括陈焕桥在内,几位把总眉头都皱了起来。

孙善勋虽是内务总管,也不敢克扣送给侍卫的东西。

想搭理他,他还算个人物。

不想搭理他,他连个屁都不是。

然而牵涉到信王,就不是他们能招惹起的了。

蒲文轩略显担忧的问:“徐把总的意思,这件事是牵涉到信王?”

“肯定。”徐文耀点头。

“都督待我们可不薄。”苟啸天提醒:“哥几个,我说句不该说的,要是都督倒了,我们以后的日子不一定好过。”

徐文耀笑了:“谁还不懂这个道理?”

他问几位把总:“你们有没有发现都督做事,虽然看似疯癫,往往把人往死里得罪,却从来都很稳。”

几位把总仔细想想,好似还真是这样。

都督得罪了不少人,甚至还把林语堂带去花杏楼。

还不是没人能把他怎样?

“都督办事很稳,明知信王手眼通天,为什么还回绝他的邀请?”徐文耀问道:“哥几个难道没好好想想?”

“别卖关子了,直接说就是。”苟啸天没什么好气的说:“又没外人,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

另几位把总也都不太耐烦他卖关子,纷纷跟着催促。

徐文耀说道:“所以回绝信王,一定是都督认为和他关系走的太近,没有好处。与信王太近,还不如干脆得罪他。”

几位把总满脸茫然。

钱文昊问道:“虽不打算亲近,应该也没必要得罪。都督这么做,岂不是树敌?”

“很多时候,希望拥有更强大的靠山,就得树几个强大的敌人。”徐文耀说道:“别的我不清楚,我只知道,都督升官这么快,眼光肯定独到,跟着他,绝对不会有错。”

“说的就是!”对江柳感恩戴德的乔万坤接过话茬:“都督还把我们都当自家兄弟,不跟着他,还能跟谁?”

六位把总告了个假。

徐心海送他到门外:“江都督好似情绪不太好?”

宦官眼光毒辣,最擅长察言观色。

江柳来的时候,脸色就不是太好。

认定他前途无量必须结交,徐心海当然要关切两句。

“别提了。”江柳摆手:“自从入宫,尽是我心事。”

“江都督这是怎么了?”徐心海笑了:“在皇上身边办事,还能有人给你气受?”

“给我气受?”江柳苦笑:“那还真不算什么。被人说成巴结圣上,说是要给锦绣公主做面首。还说我入宫前跟着九千岁,就是他门前一条狗。”

徐心海大惊:“谁敢这么说都督?”

江柳朝四处看了看。

旁边有几个小宦官,还有几个宫女。

他叹了声:“罢了,内务府孙总管只是顺嘴说说,应该也没起什么坏心。”

“都督可不能这么说。”徐心海义愤填膺的回道:“敢说这样的话,他就是大逆不道!回头我和皇上提一嘴,问问圣意如何。”

“可千万别惊扰圣上。”江柳赶紧阻止:“屁大点事,顶多我受点委屈。惹圣上窝心,才是罪过。”

“得。”徐心海回道:“既然江都督不肯告知圣上,我去内务府走一趟,问问孙善勋想搞什么?”

“徐公公还是不要了吧?”江柳说道:“你要是去了,说不准他还会告诉旁人,我现在仰仗公公,在后宫横行无忌。”

“去他姥姥!”徐心海啐了一口:“回头我就去找他。”

徐心海是继魏长安之后,伴在皇帝身边的秉笔太监。

区区内务府总管,见着他,还不得跟孙子似得?

江柳说这些话,就知道徐心海肯定会替他出头。

从徐心海这两天的表现,江柳也看出,他有心结交。

徐心海为人不算诡诈,在宦官中,反倒是个厚道的。

与他结交,也不会吃亏。

故意送个人情欠着他,以后在皇帝身边办事,说不准还更顺畅。

揣着这样的打算,江柳把孙善勋说的话学给徐心海听。

刻意在有旁人的地方说这件事,他还有个目的。

宫内的宦官、宫女,哪个不想通过讨好主子得些好处?

提起锦绣公主,他刻意把声调提了八度,生怕别人听不见。

旁边的几个宦官和宫女,难保哪个会把话传到锦绣公主那里。

内务府总管骂大内侍卫都督,算不上什么事。

连带着公主一并胡扯八道,孙善勋那张嘴,可落不到好去。

果然,徐心海走进乾清宫,还没来及去找孙善勋,锦绣公主那边已经得到消息。

被江柳调戏了两次,锦绣公主想到他,都会羞恼的满脸通红。

有人公然说江柳会做她的面首,女儿家的羞愤之心,也容不得不去问问孙善勋。

得到消息,没有压住火气的锦绣公主,吩咐齐公公把孙善勋带到锦绣宫。

大兴朝唯一尚未出阁,而且骄横跋扈的锦绣公主召见,孙善勋哪敢耽搁。

匆匆去了锦绣宫,等着他的,当然不会是什么好事。

以为公主有什么差使吩咐,正好可以趁机巴结,孙善勋去的时候满心欢喜。

等他离开锦绣宫,两边脸颊却通红一片,就连脸也“胖”了不少。

捂着脸颊,低头匆匆的走着,快到内务府,孙善勋听见一个人说话:“呦,这位不是孙大总管吗?今儿见着,怎么觉得比昨日胖了不少?”

孙善勋听出是徐心海,赶紧抬头。

他满脸堆笑,谄媚的问道:“徐公公,我这是昨儿晚上睡觉,有蚊子趴在脸上,被自己给拍肿的。”

“放你娘个臭狗屁!”徐心海扬起巴掌就是一下:“这一巴掌,是为你骗我打的。”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