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虽然开挂我还是要稳 第137章 打仗为了求胜不是求死

作者:凌云轩66字数:2122更新时间:2020-04-25 03:10:48

乔万坤求见,江柳当然不会不见。

交代月凌雪早些睡,他在刘婆子陪同下,走向前院。

江柳离开后,月凌雪还觉得心跳的厉害。

她还没有从叫了那声“夫君”回过神。

心中有些懊恼,同时又有种说不上来的滋味。

江柳也太会给人挖坑。

怎么不明不白,就真的掉进了他的坑里

月凌雪坐在屋里发呆,江柳却已经来到前院。

雪越下越大,比当初他被秋雨棠抓丁去四兴坊的那天还要大。

大兴朝的气候,要比他曾经生活过的时代冷的多。

皇城永安,位置靠在偏北,比南方又冷不少。

一年四季,夏季非常短。

清凉的衣服,在皇城永安,几乎没几天可穿。

雪,倒是落的很频繁。

地面已经聚起厚厚的一层,脚踩在雪地上,松松软软。

乔万坤和武秀琪等在前院。

俩人没有进屋,只是站在庭院里等候江柳。

不过短短片刻,他们身上已经落了厚厚一层白雪,就连头顶,也是白白的一片。

“傻不傻”江柳来到,没等俩人见礼就问了句“大冷的天站在外面做什么怎么不先进屋”

“都督没来,不敢进屋。”乔万坤恭恭敬敬的回道。

“自家兄弟,没有外人的时候,别来这些虚的。”江柳招呼他和武秀琪“快跟我进屋。”

俩人跟着江柳,走进前堂。

前堂里生着火盆,室内外温度相差巨大。

乔万坤和武秀琪进门之前,已经把身上的雪抖落。

江柳吩咐刘婆子,拉了三把小椅子围在火盆旁。

又让她安排仆人弄一壶热茶来煮。

“你俩来的挺巧。”刘婆子离开后,江柳笑着对乔万坤和武秀琪说“就在昨儿,我才弄到一些安茶。与我们平日饮的茶不同,安茶可以养神,晚上饮一些,反倒睡的踏实。”

江柳说他弄了些安茶,乔万坤首先想到的就是,都督不知又坑了谁。

没一会,仆从送来一壶泡好的安茶,架在火堆上。

仆人又在仨人身旁摆上一张小桌,放上茶碗和两碟糕点。

看着仆人做好这些,跟回来的刘婆子问“都督还有什么吩咐”

“小鱼干。”江柳说道“就是银鱼制成的干脯,乔把总和他内弟应该没吃过。”

刘婆子又吩咐仆人去取些小鱼干。

“银鱼制成的鱼干,可以干嚼。”江柳问乔万坤和武秀琪“你俩有没有吃过”

“从没听说过这种吃法。”乔万坤回道“银鱼昂贵,也少见的很。一般得到后,都会烹煮成羹汤,用来滋补。做成鱼干,真是没有见过。”

“昂贵是因为少见,市面上要的多了,哪有这么贵”江柳撇嘴“住在湖边的渔夫,每年不知得吃多少银鱼。”

“都督说的是。”乔万坤应道。

江柳用木勺舀起茶汤看了看“恰到好处,我家的仆人,都被刘婆子调教的手艺精巧。”

“都督待老奴好,老奴办事当然用心。”刘婆子欠身问道“敢问都督,还有没有别的吩咐”

“送上鱼干,你们都先下去吧。”江柳说道“乔把总找我,肯定是有话说。”

刘婆子离开后,仆人送上鱼干。

江柳招呼乔万坤和武秀琪吃。

俩人各自拿了一条干银鱼放在口中。

入口后,他们都瞪圆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

“银鱼竟这么好吃”武秀琪诧异“要是姐姐也在,肯定喜欢。”

“那就包一些,给乔夫人带回去。”江柳大度的说道。

“我俩来见都督,是有要紧的话要说。”乔万坤瞪了武秀琪一眼“你怎么没个羞臊,竟讨起好处”

“不值什么。”江柳笑着打断他“你俩深夜冒雪见我,有什么话说”

武秀琪站了起来,向江柳屈膝跪下“听闻都督将要领兵出征,我愿追随左右。不求功名,只求留在都督身边,拼死保都督周全”

头一回见武秀琪,江柳已经查看过他的属性。

格斗技能68级,比自己低不了多少。

谋略技能却达到了86级,应该是个可用的人才。

他却没有一口答应,而是问武秀琪“跟着我,不求功名,那你为什么要出征”

“我这条命是都督救的。”武秀琪回道“都督要我生,我则生。都督要我死,我则死沙场之上,刀剑无眼。为报都督大恩,我愿留在都督身边,即便挡刀挡剑,也在所不惜”

“混蛋玩意”江柳撇嘴一笑。

乔万坤和武秀琪被他突然冒出的一句给说愣了。

狠狠瞪了武秀琪一眼,乔万坤对江柳说“都督,我家内弟确实有点本事。他为人虽是孟浪了些,忠义却是记得。恳请都督,念在他报恩心切,把他带在身边。”

乔万坤说着,站了起来,向江柳深深一礼。

“说他混蛋玩意,并非不信他。”江柳舀起茶汤,倒进桌上的茶碗里“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从嗷嗷待哺到chéngrén成才,岂是一蹴而就动不动就以死报恩,可有把父母双亲放在眼里可有把关心你的人放在眼里”

江柳一番话,把武秀琪说的垂下脑袋。

“我们去战场,不是求死,而是求胜。”江柳接着说“只为一死,蠢货才会跑去打仗。死,谁不会人有一万种法子把自己弄死。轻于鸿毛固然可悲,死后落个英雄又能如何胜利从来都属于活着的人,我要的是活着的英雄,而不是死了的英雄。想跟我去,先打消挡刀挡剑的念头,敌人来了,拿起武器和他们干有人肯定要死,也应该是敌人,而不是我们”

江柳一番话,把乔万坤说的愣住了。

武秀琪也从没听说过这样的理论。

大兴朝,向来弘扬忠君爱国,弘扬忠于主子。

为主子死,是很多低位者自以为荣耀的事情。

江柳说的却与这些完全背道而驰。

虽不是很明白他究竟怎么想,武秀琪却已经懂了他的意思。

他跪在地上,向江柳深深一叩“都督之言,我铭记于心。只要能上战场,必将追随都督,杀敌立功”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