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虽然开挂我还是要稳 第150章 门外来了口棺材

作者:凌云轩66字数:2132更新时间:2020-05-01 12:58:48

雪还在下着。

江柳与徐文耀面对面坐在书房里。

俩人中间有一只火盆。

火盆里的火苗蹿腾着,房间被烘烤到暖融融的。

徐文耀起身走到窗口。

推开窗子,一股冷风卷了进来。

望着窗外,他说了句“这场雪也不知道得下到什么时候。”

“下两天了”江柳明知故问。

“是啊。”徐文耀说道“最近这几年,天气反常的很。到了冬天,有时会连天大雪,闹的路都没法子走。”

“到了冬天,不在家里烤火,还往外跑什么”江柳笑着说“老百姓和我们不一样。我们一年四季都要往外出,他们可以在冬季,选择不用出门。”

徐文耀点头“大兴的百姓,到了冬季确实没什么事情可做。田不用耕,地不用种。家里有作坊的,只要在房里就可以把事情做了,等到来年春天,再给卖出去。至于那些开门营业的店铺,有没有生意,好似冬天也不打紧。”

他问江柳“裘子康若是果真愿意投效,都督打算要他做什么”

“带兵打仗,还能要他做什么”江柳笑着问“难不成要他去走关系,疏通路子”

徐文耀也笑了“让他去疏通路子只怕路会越走越窄。”

“最近你多跟我走动。”江柳吩咐“以后有些路子,需要你去疏通。”

“我”徐文耀一愣“我也不成,要是懂得疏通路子,不至于到现在还留在皇宫,做个侍卫把总。”

“那是以前没人给你路子疏通。”江柳笑着说“虽然跟我的日子不长,你的能耐,我却看的到。”

徐文耀没再吭声。

他确实可以做得来这些事情。

江柳说的也没错。

以前还真没人给过他路子。

祖辈是开国功臣,到了他这一代,家道已经没落。

他若再不做点什么,再过两代人,必将彻底离开大梁官场,成为普通百姓。

“虽不知道能否做得来,我会竭尽所能。”徐文耀回道“希望不会让都督失望。”

江柳微微笑着,没有应声。

他提起火盆上悬挂的铜壶“来尝尝安茶,我觉得煮着,比泡着更香甜。”

“安茶”徐文耀诧异“怎么没有听过”

“又叫六保茶,也叫老六安,茶名取自一个安字。”江柳笑着说“我们平日饮的茶,都是提神,它则不然。他的作用是安神,可以让人心境安宁。”

“还有这种功效。”徐文耀地位不高,品过的茶当然不多,回到江柳对面坐下“我真得尝尝。”

江柳为他斟了一杯“我淘换来的,只有十年的老茶。要是能有二十年的,那才叫好。”

茶叶,大多只能存放几个月。最多两三年。

过了那么久的日子,茶味会逐渐变淡。

徐文耀倒是听说过,世上有越陈越香的茶,却从来没有品尝过。

端起茶杯,他饮了一口,不住的点头“都督的茶,果真很香。”

“我这人,不好酒。”江柳饮了口茶,对徐文耀说“偶尔饮一些,却不喜欢醉了的滋味。醉酒后,不仅难受,还会无法思考。茶却是个好东西。它可以让人更加清醒,有助于思考。”

徐文耀笑着说“大兴朝廷,肯定有不少人希望都督饮酒。”

“哦”江柳问他“为什么”

“都督醉酒,无力思考,那些人日子可不就过的安稳了”徐文耀回了一句。

江柳哈哈大笑“你的意思,我经常给旁人挖坑。人生何处不是坑,不是挖坑就是跳。你愿意挖坑给别人跳,还是别人挖坑给你跳”

徐文耀笑而不语。

他当然不希望跳进别人挖的坑里,更想要别人跳大他挖的坑中。

官场昏暗,每个人都在暗中算计。

江柳要是太厚道,早晚会被人坑死

俩人在书房里正聊着,刘婆子推门走进来“都督,门外来了辆驴车,车上还拉着口棺材。”

驴车棺材

江柳和徐文耀对视一眼,俩人起身走了出去。

鹅毛大雪漫天飞舞,地上积了厚厚的白雪,已经没过人的小腿,每走一步都不是那么顺畅。

喜欢雪的人,到了大梁,经历两个冬天,对皑皑白雪应该也会没了兴致。

来到门外,江柳和徐文耀果然看见一队南堂番子押着一辆驴车等在那里。

驴车上,还有一口棺材。

棺材的板儿扣在上面,侧边却开了个窗口。

从窗口,能看到里面趟这个人。

“混账东西”徐文耀骂道“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们竟敢把棺材放在门口”

“棺材”躺在里面的那个人听见喝问,当即拍着棺材板喊道“快给老子放出去”

江柳和徐文耀彼此看了对方一眼,都已经明白棺材里躺的是谁。

“骂谁混账东西”停在驴车后面的马车上,走下一个人。

走下马车的,正是林语堂。

见到林语堂,徐文耀不言语了。

江柳却笑着问“林公公家里有事情怎么出门连棺材都带着”

用驴车驮棺材,把裘子康送来给江柳,林语堂是有他的想法。

一则是给裘子康个下马威,要他知道,将死之人能苟延残喘已经不错,就不要奢望还有马车。

另一方面,也是给江柳寻点晦气。

棺材送到家门口,还不得把江柳给呕死

偏偏江柳一句话,就把棺材扣回到林语堂头上。

家里有事情

拉着棺材出门,不是丧事还能是什么

脸都绿了,林语堂又不能不忍。

和江柳在口舌上争个高低

他才没有想过。

要是那么做,他和找死有什么区别

半点好处讨不到,还能碰满鼻子的灰。

满心懊恼,林语堂冷着脸回道“用驴车驮棺材,只是为了掩人耳目,江都督不用多想。”

“林公公果真思虑奇特。”江柳笑着说“掩人耳目,连棺材都能用上。”

他吩咐徐文耀“去和刘婆子招呼一声,要她在账房支取五两银子给林公公。”

会意过来的徐文耀哭笑不得。

林语堂已经解释过为什么拉着棺材过来。

江柳还要取五两银子给他,不是奔丧还能是什么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