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虽然开挂我还是要稳 第158章 楼子的名号也得改

作者:凌云轩66字数:2139更新时间:2020-05-05 12:47:43

鸣翠楼,曾经有一两百号姑娘。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其中头牌就有三位,至于红牌,少说也有一二十位。

正因为姑娘的品质很高,所以在永安城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

秋风城为江柳找来的老鸨和大茶壶,都是在烟柳行业做过多年的。

大茶壶年岁有些偏老,已经五十多岁。

正因为年纪大了,才被过去从事的青楼赶了出来。

来到江柳面前,他低着头,神色带着些忐忑。

他很清楚,江柳要是不肯把他留下,后半辈子的日子,可不会好过。

以往虽然也攒了些积蓄,却都被三姑六婆给借用走了。

说是借,还不就是明抢?

他也没个后人,那些钱撒了出去,谁会还他?

留着养老的钱,被那些人给弄走。

自从积蓄没了,曾经把他家门槛都给踩平的亲戚,也就没一个人上门。

尝遍了世态炎凉,大茶壶很清楚,这一回是他重新崛起的机会。

要是不能留下,等着他的,只会是人生的无尽凄凉。

打量着大茶壶,江柳问他:“你在这个行当多少年了?”

“小人今年五十有一,十四岁就在这个行当。”大茶壶回道:“算起来,有三十七年了。”

“三十七年,怎么不在以前的青楼做?”江柳又问:“你在鸣翠楼,能做多久?”

“做到小人做不动。”大茶壶回道:“以前的青楼,嫌弃小人年纪大了,所以给赶了出来。其实还是可以做,至少可以再做二十年。”

“七八十的老翁,在鸣翠楼做大茶壶,倒是有趣的很。”江柳笑着看向秋风城:“兄长,你觉得呢?”

秋风城说道:“兄弟要是认为他太老,那就换一个。不过我打听了,他做大茶壶,可是做的不错。用个三五年,再换人也不迟。”

“哪有用个三五年,把人赶走的道理。”江柳问大茶壶:“你肯不肯带徒弟?”

“肯!”大茶壶心里正在忐忑,听他这么一说,知道有可能被留下,连忙回道:“都督要小人做什么,小人就做什么。别说带徒弟,就算带十个八个,小人也是肯的。”

江柳点头:“那你就留下吧,等到做不动了,就去专门带徒弟。只要你用心做事,后半辈子不用考虑在哪养老。”

与江柳素昧平生,正担忧后半生无依无靠,他的这些话,让大茶壶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滋味。

遇见如此仁义的都督,哪有不用心做事的道理?

大茶壶噗嗵跪了下去,痛哭流涕的对江柳说:“都督肯收留小人,从今往后,必将用尽心思,把楼子里的事做好!”

“起来吧!”江柳抬了抬手,目光落在老鸨脸上。

老鸨看起来大概三十七八岁,脸上抹着厚厚的脂粉,虽是低着头,却始终带着专业的笑容。

“把头抬起来。”江柳吩咐。

老鸨抬起头。

江柳见她虽然年岁大了些,倒还看得出年轻时必定容貌不俗。

“听没听说过鸣翠楼?”江柳问她。

“鸣翠楼是皇城最大的青楼,小妇人肯定听说过。”老鸨回道:“只是这里以前还有些毛病,以后都督做的时候,最好可以改一改。”

“有些毛病?”江柳诧异:“他们做的这么大,你居然说还有毛病?”

“不仅有毛病,而且不小。”老鸨说道:“不知都督有没有了解过,鸣翠楼向来做的,都是官宦的生意。往来的商人和文人、武人,他们都不怎么待见。所以做的大,不过是在吃官场上的关系罢了。”

江柳看向秋风城。

虽在青衣卫有着很高的地位,秋风城却混迹皇城市井多年。

他对这些,肯定有不少了解。

秋风城点头:“还真是她说的那样,鸣翠楼以往做的,多半都是官宦生意。但凡不是官宦,进了鸣翠楼,也不会怎么受待见。”

江柳点头,对老鸨说:“你认为该怎么改,就怎么改好了。”

老鸨又说:“除了楼子里的一些东西要改,最好连名字也给改了。”

“改名?”江柳诧异:“为什么要改名?”

“鸣翠楼是被青衣卫查封的,要是不改名,外人不知道换了主家。”老鸨回道:“凡是到楼子里玩的,哪个不担心再被青衣卫查了?当初的鸣翠楼确实名号响亮,如今却臭不可闻。”

江柳被她说的笑了:“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你觉得改个什么名比较好?”

老鸨年轻的时候,也是楼子里的红牌。

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懂的也不少。

略微想了下,老鸨说道:“花不知名香自永,依风临水为谁容。楼子里的姑娘,都巴望着多几个客人,不如就叫春望楼。”

“春望楼!”江柳重复了一遍楼子的名号,哈哈大笑对秋风城说道:“兄长,这个春望楼,可比你的花杏楼好听些?”

“何止好听,意境也好的很。”秋风城笑着摇头:“论场面,春望楼比花杏楼大得多。论主家,兄弟比我官职高一些。论姑娘,春望楼里,天南海北,有白有黑。花杏楼则只是一些本土姐儿。就连名号,也要比花杏楼响亮。看来过不多久,皇城第一青楼,非春望楼莫属。”

“春望楼开业,难保不会抢了兄长的客人。”江柳笑着问:“兄长介意不介意?”

秋风城心里嘀咕:介意是肯定介意,问题是再大的楼子,也没有一个好靠山来的稳妥。比起咱俩的关系,一个花杏楼算得了什么?被春望楼并了,我也不敢多说废话。

“同是做生意,生意场上无父子。”秋风城还没回话,老鸨已经开口:“小妇人要做的,就是把皇城这些青楼最好的客人都给引到春望楼来。至于别家青楼,日子好过不好过,小妇人是不操心的。”

秋风城撇嘴,对江柳说道:“兄弟看见没,我介绍她来,她还没办事,就已经想着要把我的花杏楼给吃掉。”

“要的就是这样。”江柳笑着对老鸨说:“最好能把秋副指挥使花杏楼里的姑娘挤兑到连裤衩都得穿个三四年才舍得换。”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