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虽然开挂我还是要稳 第167章 书读到狗肚子里

作者:凌云轩66字数:2145更新时间:2020-05-08 21:51:12

江柳当面说会杀了刘秀河。

站在一旁的刘秀河,脸色非常不好看。

要不是在,他早已拔刀而起,把江柳给杀了。

离开望春楼,问他:“刚才是不是差点没有按捺住?”

“王爷没有发话,否则江柳已经死了。”刘秀河回道:“我也很想看看,他凭什么杀我。”

“你认为江柳杀不了你?”朱秀轩问他。

“他手下那几条货,我还真没看在眼里。”刘秀河回道:“他要是想杀,只管来杀好了。”

“从今儿起,三天之内留在王府。”朱秀轩吩咐:“可不要小瞧了江柳。他手下人才不少,难保找不出两个有办法对付你的。”

信王提醒,刘秀河当然不敢不答应。

骑着骏马,沿街道前行,朱秀轩微微仰脸,望着正在飘落雪花的铅灰色天空:“今年这场雪,还真是和往年不太一样。”

跟在他身后,典膳听出他是话外有音。

刘秀河却没听出来。

不过俩人都没吭声,只是骑着马,领着一队卫士,簇拥朱秀轩返回王府。

送走朱秀轩,江柳返回秋风城等人所在的暖阁。

他刚进门,秋风城等人就迎了上来。

秋风城问:“信王走了?”

“已经走了。”江柳笑着说:“他留在这里,我也不会请他吃饭,不走做什么?”

“你倒是说的轻巧。”秋风城提醒:“信王到这里,肯定有他的目的。”

“目的很明确。”江柳说道:“他是为了招揽我。”

“兄弟怎么回应?”秋风城说道:“信王可不是个好得罪的主。”

“当然是一口回绝。”江柳笑着说道:“我还和他说了,不仅没可能被他招揽,早晚与他必有一战!”

秋风城吃了一惊。

他瞪圆眼珠子问江柳:“你真的这么和信王说?”

“难道还能有假?”江柳嘿嘿一笑。

旁边的王青龄,听着俩人说话,隐隐感觉到,自己搅合进了一场了不得的争斗中。

明确站位江柳,而且得到不少好处,想退出去已经没可能。

江柳与信王早晚会有一战,作为他身边的人,当然没可能独善其身。

对手要是别人,王青龄还没那么担忧。

信王可是个心狠手辣的。

最近几年,他做过的一些事情,不说大兴朝的朝堂人人皆知,就连市井之中也有一些传言。

可他不仅完全没有被朝廷降罪,势力反倒越发大了。

最近一年,依附信王的势力,甚至有超越魏长安的势头。

望春楼换了门头,江柳选了个最近的黄道吉日。

他名下的产业,必须在出征之前开门迎客。

当初剿灭安季荣,从他那里得到八处产业。

青楼只有鸣翠楼,另外还有两家赌坊和四家酒楼、一家书院。

市井之上,江柳人脉不多。

王青龄又是个声望不好的纨绔公子,很多事情也指望不上他。

赌坊、酒楼,只能请秋风城帮忙。

至于那家书院,江柳打算过去看一看。

王青龄离开望春楼,忙他的事情去了。

秋风城也回了青衣卫西营,另外还要帮着江柳物色赌坊和酒楼的人选。

前往书院,江柳想了一想,最终决定,让人去把武秀琪找来。

武秀琪虽说对许多事情全然不放在心上,却是个文武双全的人物。

由他陪同去书院,给的建议或许更有用。

得知江柳找他,武秀琪哪会耽搁,匆匆赶了过来。

自从与姐夫一同拜访江柳,正式投效他,他还没被招呼过。

江都督头一回找他,当然得尽快赶去。

大街上,皑皑白雪没过小腿。

骑着乔万坤的马,武秀琪来到望春楼。

江柳正在暖阁里等他。

见到江柳,武秀琪深深一礼:“江都督找我?”

“骑马还是乘车?”江柳问他。

“骑马。”武秀琪回道:“路上积雪太深,沿途我看到不少马车陷入雪中,难以脱困。”

江柳点头,站了起来:“跟我走。”

武秀琪跟着他走出望春楼。

老鸨和大茶壶把他们送到门外。

大茶壶往江柳的马匹旁边一跪,低着头说道:“都督请上马。”

他的意思,是要江柳把他当成上马石。

“我是个即将领军出征的人。”江柳笑着说:“出行则用上马石,战场上哪里弄去?你站起来,本都督不需要。”

“都督对小人有再造之恩,小人不过是尽点孝心。”大茶壶没有起来,很执着的说道:“都督,请上马!”

江柳知道,要是再拒绝他,反倒会让大茶壶心里不安。

踩着大茶壶的背上马,一定程度上,是认同了他。

想明白这些,江柳也不再让他起身。

来到大茶壶身旁,江柳抬脚踩在他的背上【零零看书00ks】,纵身一跃,上了马背。

武秀琪也上了马。

江柳离开后,大茶壶还跪在雪地中没有起来。

走出一段,武秀琪回头看了一眼:“那人年岁不小,跪在雪地里,给江都督做上马石,会不会出什么岔子?”

“他是因为年纪大了,被老东家赶出来,”江柳说道:“到了望春楼,生怕我不用他,所以处处小心。刚才要是我不肯以他为上马石,以后的日子,他肯定不会安心。”

“年岁老了,只在家里享清福就是。”武秀琪说道:“跑出来做什么事?尤其还是在青楼里做大茶壶。”

“每个人际遇不同。”江柳说道:“有些人可以享清福,而有些人却是一生的劳碌命。”

武秀琪点头。

他问江柳:“下着大雪,都督这是要去哪里?”

“书院。”江柳回道:“曾经聚集了一些南山书院残余的地方,如今成了我的产业。”

提起南山书院,武秀琪撇嘴一笑。

他的笑容带着蔑视。

江柳问道:“你看不上读书人?”

“并不是。”武秀琪回道:“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句话并不是没有道理。只不过读书要看什么人读,有些人读书,可以造福天下,也有些人读书,最终只是读到了狗肚子里。南山书院那些人,就是后者。”

“我听说他们可是叫嚷着挽救朝廷。”江柳笑着问:“怎么到你口中,反倒成了读书读到了狗肚子里?”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