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虽然开挂我还是要稳 第168章 办书院得找皇上要钱

作者:凌云轩66字数:2148更新时间:2020-05-10 13:46:47

武秀琪对南山书院很没好感。

江柳问他:“南山书院以及朝中不少大臣,认为大兴朝的江山,会亡在宦党专权,你以为怎样?”

“确实会。”武秀琪回道:“宦党专权最大的弊端,是敛财。各地为了敛财孝敬他们,无所不用其极。宦官没有人根,对女人没什么兴趣。他们最喜欢的就是钱财。至于夺取皇权,这些却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没可能?”江柳倒是想听听他的见解。

“连人根都没有,也没可能对女人做什么,如何有后?”武秀琪嘿嘿一笑:“后人尚且不可能造出来,宦官夺了江山,又要交给谁?”

江柳点头:“说的倒也没错。”

他问武秀琪:“你难道没听说过,我是依附九千岁,才一步一步爬上来的?”

“听说过,可我不信。”武秀琪摇头。

江柳疑惑的看着他。

他没有问,眼神却流露出好奇。

武秀琪是从哪里判断出,他并不是魏长安的人?

“都督在皇上身边,所行之事,有些对九千岁也没太多好处。”武秀琪回道:“倘若都督是九千岁的人,我还真不敢投效。”

“为什么?”江柳问他:“我是九千岁的人,哪里不好?你不是说了,宦官不可能夺取皇权?”

“皇权,他们是没什么兴趣,可他们对权力和金银却有着极高的兴致。”武秀琪说道:“为了稳固权力,宦官可以做的事情更为极端。为了获取金银,他们可以把天下搅的一片混沌。无论宦官专权,还是南山书院得了权势,对天下和百姓来说,都不是好事。”

“说了宦党专权的坏处,南山书院可都是一帮饱读诗书的大臣。”江柳问他:“他们应该也没有颠覆皇权的念头,你为什么连带着他们也讨厌?”

“难山书院的祸患,远远高于宦党。”武秀琪说道:“宦党会做的事情,他们家都会去做,甚至会逼迫、要挟皇帝,做出对天下并没什么好处的决断。文人误国,并非天下文人都会,只是有一些自以为是的文人,会把天下闹的一团糟。南山书院,论贪,比宦党更贪。论对权势的渴望,他们比宦党更胜。他们甚至还屡次逼迫皇帝,依照他们的意思选用人才、治理大兴。当今皇上不再临朝,和他们也有一定的关系。”

听了武秀琪的话,江柳不住的点头。

他对此非常认同。

虽然没有真正接触过南山书院,也没机会见到他们当初对大兴朝做过什么,通过许多蛛丝马迹,以及人们对他们的评价,江柳也知道,那是一帮祸国乱政的文臣。

魏长安不把他们除掉,大兴朝或许早就完了。

冒着大雪,来到书院。

一个多月没有打理,这里显得非常萧瑟。

走进大门,武秀琪环顾四周。

江柳00k问他:“你在看什么?”

“好地方,都督打算用来做什么?”武秀琪问他。

“我打算在这里开办学府,从贫寒子弟中挑选一些有潜质的。”江柳说道:“把他们培养成为大兴需要的人才。”

“贫寒子弟?”武秀琪眼睛一亮:“都督是打算……”

“人有高低贵贱之分,却与出身无关。”江柳说道:“出身固然可以让人们衣食无忧,守不住家业,早晚也会沦落。出身贫寒,只要肯用心,难说会不会有一天飞上枝头做凤凰。”

“都督说的是。”武秀琪应道:“同样的话,别人口中说出来,或许没几个人会信。从都督口中说出,就由不得不信。”

“为什么?”江柳笑着问他:“怎么从我口中说出,就由不得别人不信?”

“都督的经历,已经说明一切。”武秀琪回道。

“提起我过往的落魄,你就不怕被我杀了?”江柳嘿嘿一笑。

“不会,都督并不是目光短浅的。”武秀琪回道:“真正让人瞧不上的,是那些掩盖出身的。一个人,连出身都不敢正视,他还能做成什么?”

江柳点头:“你说的没错,一个人,连出身都不敢正视,只能说内心是恐惧和自卑的。连自己都认不清的人,能有什么前途?”

他仰脸望着落雪纷飞的天空,嘴角浮起一抹笑容:“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让所有人知道。我只是农户出身,曾经做过青衣备身。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就是这么没皮没臊,丝毫不忌讳以往,看不惯我的人,能把我怎样?”

武秀琪在他身旁,没有应声。

和江柳接触的不多,每次江柳说的话,都会让他思忖良久。

他一直认为自己的想法,和大兴朝的很多人格格不入。

没想到,追随了一位都督,想法竟然比他更奇特。

在书院里走了一圈,把每个房间都看了一遍。

江柳吩咐武秀琪:“你去置办一些书,给这里的书库填满。”

武秀琪答应了。

江柳又对他说:“买书耗费的银子,我会找皇上要。”

“找皇上要?”武秀琪诧异的看着他:“都督办书院,怎么倒要皇上出银子?”

“书院培养出来人才是谁的?”江柳问他。

“当然是都督的。”武秀琪回道:“贫寒子弟,读书原本就是奢望。都督给了他们晋身功名的机会,他们还敢背弃主子?”

“人才是我的,也是皇上的。”江柳嘿嘿一笑:“我为朝廷培养人才,皇上凭什么不出钱?”

武秀琪懵了。

培养人才这种事,原本就是江柳自己的打算。

书院利用起来,可以培养不少有潜质的寒门子弟。

好些晋身无门的寒门子弟,有了这次机会,对江柳必定是感恩戴德。

其中当然不会缺少过河拆桥的,那种人毕竟不多。

江柳其实是在培植属于他的势力。

这种事不去暗中做,反倒招摇过市,让整个大兴朝都知道,甚至还从皇上那里要钱办学府。

除了江柳,恐怕没几个人的脑回路会是这样。

虽然不明白江柳为什么要这样做,武秀琪却认定他有充足的理由。

“出征之前,这里你先负责。”江柳吩咐:“回来后,你接着打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