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虽然开挂我还是要稳 第169章 不要再受伤

作者:凌云轩66字数:2153更新时间:2020-05-10 13:46:47

离开书院,武秀琪置办书籍去了。

江柳则由四名侍卫陪同,往家的方向走。

正走着,迎面过来个人。

那人远远看见江柳,脚步加快不少。

积雪太深,他没有走稳,一头摔倒在雪地里。

跟在江柳身后的侍卫已经看出,此人是家中的一名仆役。

两个侍卫策马迎上前,到了那人跟前,下马把他扶起。

侍卫把仆役领到江柳面前。

仆役神色慌张,让江柳感到肯定出了什么事。

他眉头微微皱起:“怎么回事?”

“大……大夫人回来了。”仆役说话磕磕巴巴。

他越是这样,江柳越觉得肯定出了什么事。

“到底怎么回事?”江柳问道。

“人是回来了,却伤的不轻。”仆役回道:“刘管事已经请了大夫,正为大夫人诊治。”

秋雨棠又受了伤,江柳连忙催马快行。

刚进前院,刘婆子和四位女青衣卫就迎了上来。

迎上来的四名女青衣卫,正是隐杀四秀。

她们也是个个带伤,不过都不是很严重。

江柳问道:“怎么回事?秋百总怎么受的伤?”

秋雨棠被派出去执行任务之后,青衣卫已经把她提拔为百总。

四秀之一愧疚的回道:“是我们没有保护好秋百总。”

“别说这些没用的。”江柳问她们:“到底怎么回事?”

“我们这次,是奉命刺杀王成永。”那名女青衣卫回道:“他身边卫士众多,其中不乏好手。刺杀未果,还被他们包围。我们几个虽拼死力战,秋百总还是身负重伤。”

江柳听说过王成永。

此人可是令大兴朝廷头疼不已的人物。

最近几年,大兴朝各地官府盘剥百姓,以至于许多地方民不聊生。

王成永曾是追随混天王起事的义军头目。

混天王战死,他收拢旧部,转战南北,是朝廷的心腹大患。

青衣卫屡次派人暗杀,都没能成事。

江柳只是没想到,这次居然会把秋雨棠派去。

青衣卫指挥使孟远舟,还真是给秋雨棠找了个好差事!

孟远舟的事情,晚些再说。

江柳最担心的,还是秋雨棠的伤势。

快步走想秋雨棠房间。

刚要进门,使女送一名大夫出来。

江柳问大夫:“怎样?”

知道他就是宅子的主人、大内侍卫都督,大夫深深一个大礼:“都督放心,夫人已经醒了。伤势虽重,却没危及性命,休养半个月多加调理,也就好了。”

江柳放心不少,吩咐刘婆子:“给大夫取十两银子。”

刘婆子一愣。

大夫诊断,诊金最多不过三二十文铜钱。

十两银子,够他一年吃用,什么也不干了!

大夫也是大吃一惊,连忙对江柳说:“都督厚赏,实在太多……”

江柳摆手。

刘婆子对大夫说:“大夫,请随我去领银子。”

秋雨棠重伤,性命无碍,对江柳来说就是最大的好事。

他哪还会在乎那十两银子?

挂机得来的钱,他已经吩咐刘婆子,从银号取出来。

另外,江柳也在考虑,建一家票号。

有了钱庄,那些莫名来的银子,就有地方存下。

毕竟银子太多,放在别人家的银号,早晚会出问题。

江柳走进房间,秋雨棠正躺在床上看着他。

摆了摆手,江柳示意伺候的使女退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他和秋雨棠。

“怎么这么不小心?”在秋雨棠床边坐下,江柳握住她的手:“王成永是什么人?刺杀他的任务,你也敢接?”

“是我没用。”秋雨棠无力的回道:“任务没能达成,愧对朝廷。”

“说什么呢?”江柳正色说道:“孟远舟明知你是我的夫人,还敢派这么危险的任务,我看他是活腻歪了。”

“你要去找指挥使麻烦?”秋雨棠诧异的问。

“把你伤成这样,我能饶他?”江柳说道:“还好你只是受了重伤,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得跟过去给你探路。”

秋雨棠从来没想过,在江柳心中,她居然有如此重要的地位。

眼圈有些红了,秋雨棠说道:“你也别怪指挥使,青衣卫确实缺少人才。”

“说的好像你是人才一样。”江柳笑了:“才一个多月,接连两次受重伤。上回是伤在胸口,等到我俩成婚,胸前又道伤疤,是不是想要我吃着的时候,多道风景可看?”

“你……”这个时候,江柳还说话没个正经,秋雨棠顿时气结。

伤口隐隐作痛,她叹了一声:“你什么时候才能有个正经?”

“等你伤好,在家休养着。”江柳对她说:“原本打算你回来后,我俩就成婚。可如今,事情有了点变化。”

成婚的日子,已经因为她执行任务推了不少,江柳又说有了变化,秋雨棠诧异的问:“有什么变化?”

“是不是很急着嫁给我?”江柳贱兮兮的一笑。

“哪有。”秋雨棠没有血色的脸,居然浮起一抹浅浅的红晕。

“女儿家chéngrén,都会巴望着早些嫁人。”江柳说道:“我就不明白,这有什么好急的。一根棍子杵在肉里,就那么快活?”

秋雨棠当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想狠狠掐他一把,浑身却没有半点力气。

手臂稍微抬一抬,伤口就痛的钻心。

她轻叹一声,缓缓把眼睛闭上。

“别闭上眼睛。”江柳还在犯贱的说:“你身上有伤,哪怕我这会可以戳穿铁板,也不会对你做什么。倒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不正经的事,就别提了。”秋雨棠声音很无力。

“当然是正经事。”江柳握紧她的手:“别再让自己受伤,我可不希望以后同房的时候,夫人浑身都是伤疤。”

秋雨棠没有理他。

她深知江柳是在关心自己。

可她又想不明白,明明满带着关切的话,到了江柳口中,怎么听着就那么不正经?

江柳陪着秋雨棠,直到天色擦黑,她吃了点小米粥睡下,才起身离开。

走出秋雨棠的房间,他招呼四名侍卫出门。

刘婆子恰好听见,向他问道:“天色晚了,都督要去哪里?”

“有人作死,我得给他提前烧个头七。”江柳领着四名侍卫,径直出了家门。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