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虽然开挂我还是要稳 第173章 墙头上的草

作者:凌云轩66字数:2156更新时间:2020-05-12 11:30:52

武秀琪在孟远舟的书房,一挥而就,写出了篇通告。

江柳吩咐他,把通告给孟远舟看了。

看完通告,孟远舟后脊梁冷汗直冒。

这哪是通告,摆明是在告诉他,今儿的事情要是没处置好,他就会落个这样的下场!

“升官肯定是要的。”江柳临走之前,对孟远舟说:“雨棠重伤在家,休假至少三个月。还有滋补药品,像人参、鹿茸、麝香、虎骨、灵芝、虫草这些,每样给送两百斤过去。”

“每样两百斤?”孟远舟吃了一惊。

江柳说的这几样药材,价值可都不菲。

每样两百斤,青衣卫指挥使也会被掏空了家底。

何况再重的伤,也用不着每样两百斤

“怎么?”孟远舟满脸诧异,江柳问他:“指挥使舍不得?”

舍不得?

孟远舟当然清楚,要是舍不得这些,损失的只怕会更多。

“舍得,舍得。”孟远舟脸色都是绿的,却不住口的说着舍得。

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赶紧把江柳这尊瘟神送走。

哪还顾得上那些药材?

江柳带着侍卫,走出指挥使府。

王青龄领着泼皮们迎了上来:“都督,我们要做什么?”

“热闹看到了?”江柳问他。

“没。”王青龄回道:“在外面,什么也看不着。”

“那就对了。”江柳摆手:“都回去。”

本以为江柳会闹个天翻地覆,哪想到就这么结束了,王青龄和泼皮们有些失望。

他们刚转身,又被江柳叫住:“对了,有件事你们去做最合适。”

江柳有事吩咐,王青龄和泼皮们顿时来了精神。

从武秀琪手上拿了通告,江柳把它递给王青龄:“找人誊写一两百份,永安城内,所有街坊都要张贴。”

“明白了。”王青龄双手接下。

江柳带着侍卫们离开,王青龄也招呼泼皮:“都跟我走!”

他把通告交给一个泼皮:“你去誊写一两百份。”

泼皮满脸为难:“王公子知道我的,大字一个不识,怎么誊写?”

“不识字,就是生着猪脑袋的理由?”王青龄瞪他一眼:“我是要你找人誊写,让你自己去了?”

“找人,那好办。”泼皮松了口气:“兄弟们有几个识字的,让他们誊写。”

“屁!”王青龄骂道:“认字的泼皮,写出来的都是什么玩意?乌龟按爪印一样的字,还能给江都督写通告?”

他摆摆手:“找几个私塾的教书先生,要他们今儿务必写出来。”

“教书先生写字,都是要给钱的。”泼皮苦着脸:“我身上一文钱都没有,王公子是知道的。”

“我知道个屁!”王青龄瞪他一眼:“偌大个人,整天不干正事,身上一文钱也没有,怎么好意思?”

泼皮满脸尴尬,心里嘀咕:你还不是有个好家世,要是像我一样出身,只怕还不如我。

王青龄从怀里掏出二两银子递给泼皮:“这些够不够?”

“够,肯定够了!”泼皮双手接过银子,不住口的答应着。

他心里还盘算着:少给先生一些,我还能得点。

王青龄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瞬间泄了劲:“多出来的钱,再还给我。以后我们办事要规规矩矩,谁也不许中饱私囊!”

泼皮知道王青龄的手段。

他说出口的事,要是不遵照着办,肯定没好果子吃。

满心不情愿,泼皮也只能应了。

江柳回到家,没过多会,青衣卫指挥使府上,送来好些名贵药材。

陪在江柳身边的乔万坤站在装满药材的车旁,不由感慨:“青衣卫指挥使还真是个肥差,这么多药材,得吃到什么时候?”

旁边的武秀琪负责清点药材,也没搭理他。

乔万坤问:“跟着江都督办事,感觉怎样?”

“挺好!”武秀琪回道:“想敲诈谁就敲诈谁,跟谁办事也没有跟着江都督痛快。”

乔万坤满头黑线。

小舅子在他眼里,本来就是个做事不靠谱的。

投奔了江柳,以后办事,只怕会更癫狂。

被江柳敲诈了好些名贵药材,孟远舟当然肉疼。

送走江柳,他匆匆赶往信王府。

虽已入夜,永安城实行宵禁,巡夜的队伍,谁又敢拦着青衣卫指挥使。

朱秀轩还没睡下。

孟远舟拜见,被典膳带到他的书房。

翻看着一本书,朱秀轩看也没看孟远舟:“指挥使这么晚来见本王,有话要说?”

“江柳去了我家。”孟远舟苦着脸:“逼着我给秋雨棠升官,还敲诈了好些名贵药材。”

“名贵药材?”朱秀轩抬起头:“你没在药材上动手脚吧?”

“没,没敢!”孟远舟回道:“要是被他看出动手脚,我的日子只怕难熬的很。”

“被敲诈了多少药材?耗费多少银子?”朱秀轩说道:“在王府账房支取。”

孟远舟来见朱秀轩,就是想问能不能把损失补一些回去。

没等他开口,朱秀轩就这么说了,反倒让他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神色有些尴尬,他对朱秀轩说:“我来见王爷,并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朱秀轩把书放下,看向他。

“下官是想提醒王爷,江柳不是个好对付的,得当心。”孟远舟愣了一下,才说了这么一句。

朱秀轩嘴角微微牵起一抹冷笑,再次拿起书:“知道了。”

他摆了摆手,典膳对孟远舟说:“指挥使大人,请随教授去账房支取银子。”

教授领着孟远舟离开。

典膳问朱秀轩:“王爷,孟远舟这个人”

“小人而已。”朱秀轩回道:“墙头上的草,两边倒。要不是他背后有人,早就被魏长安拿掉了。给他一点好处,他才会为本王用心办事。”

“没想到江柳胆子竟然这么大,敢带人去青衣卫指挥使家里闹事。”典膳说道:“据说他还令人在各坊张贴通告,凡是三品以上官员,家门口也贴的都是。”

“通告?”朱秀轩眉头一皱:“什么通告?”

“属下这就让人揭一张,给王爷过目。”典膳应道。

朱秀轩摆手,典膳退了出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