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虽然开挂我还是要稳 第176章 被皇帝维护着

作者:凌云轩66字数:2099更新时间:2020-05-12 11:30:55

江柳带着一群侍卫,跑到青衣卫指挥使家里闹了一场,还满城张贴通告。

第二天早朝,好几位大臣弹劾江柳。

朱秀文坐在龙椅上,破天荒的没看闲书。

捧着大臣们呈递上来的通告,他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陛下。”大理寺卿罗以道上前“大内侍卫都督江柳,带领手下行凶,还在城内到处张贴通告,要挟官员。情态极其恶劣,恳请严惩。”

站在皇帝侧旁,江柳撇撇嘴。

“陛下看他”户部尚书陈昊北指着江柳“朝堂之上,他竟露出不屑。藐视朝堂,理应问斩。”

朱秀文扭头看向江柳“你在藐视朝堂”

“臣当然没有。”江柳回道“倒是陈大人有藐视朝堂的嫌疑,请陛下明察”

江柳倒打一耙,陈昊北顿时气结。

他指着江柳骂道“朝堂之上,露出藐视之色,你还敢巧言令色,意图蒙混过关”

朱秀文嘴角牵起一抹旁人难以察觉的笑容,向江柳问道“你露出藐视之色,朕也看到,有什么话说”

“臣只是藐视这几位不长脑子的大臣,怎么能说是藐视朝堂”江柳对朱秀文说道“陛下可得好好查查他们,尤其是陈大人。被臣藐视,他竟敢说臣在藐视朝堂。难不成他把自己当成了朝堂”

江柳这句话一出口,满朝文武顿时大惊失色。

有几位大臣甚至担忧的看向陈昊北。

他是真不该意图给江柳扣个藐视朝堂的帽子。

这下倒好,辩解不清,不仅不能把江柳怎样,只怕自己也要折进去。

“以己比朝堂,陈大人的心可真不小。”江柳凝视陈昊北,脸上笑容灿烂“大人打算什么时候起事把朝堂变成你们家的”

“陈昊北,你怎么说”朱秀文看向他。

“陛下明察,臣绝对没有大逆的心思”陈昊北吓的不轻,赶紧跪了下去。

可他这句辩解,实在苍白无力的很。

朱秀文说道“陈昊北,把自己比为朝堂,确实有大逆的可能。削去官职,交由大理寺审理。”

皇帝根本不听辩解,直接把陈昊北的官职削了,还交给大理寺审理,满朝文武噤若寒蝉。

除了陈昊北不住的喊冤,其他人纷纷低着头,也没哪个再敢弹劾江柳。

朝堂上的大臣,哪个不是人精

江柳做出那些事,不仅有人证还有物证。

皇帝只当看不见。

陈昊北说了句错话,竟被削官柳在皇帝面前的分量,每位大臣都能看的明白。

把大臣呈递的通告往桌上一放,朱秀文说道“大内侍卫都督江柳,究竟因为什么做出这些事情,朕得好好问问。此事回头再议,无事退朝。”

皇帝退朝,大臣们山呼恭送。

江柳陪着朱秀文,离开皇极殿。

走在路上,朱秀文抬头看了看天空。

雪还是没停,仍在下着。

“这场雪已经下了三天。”朱秀文说道“照这样下去,会有许多房屋坍塌,百姓又要受苦了。”

“雪灾不能完全避免,却可以把损失降到最低。”江柳在旁说了一句。

“你还有脸说”朱秀文瞪他一眼“心真是大的可以,不仅坊市,满朝文武,凡是从三品以上官员,每位家门口都贴了你的通告。你怎么不跑到信王和魏长安家门口去贴”

“臣问了,不是没贴,而是前去张贴的人没机会下手。”江柳腆着脸说道“他们才到就被卫士赶走,实在是恼火的很。”

“没有贴上,你好像很不爽”朱秀文问他。

“倒也没怎么不爽,就是觉得那里的防卫太森严了些。”江柳回道“除了皇宫,皇城内外,哪还有如此森严的戒备。”

朱秀文眉头微微一皱,他听明白了江柳的意思“昨儿你见了信王。”

“臣正打算把这件事禀报给陛下。”江柳回道“信王有招揽的意思,却被臣明确回绝。臣告诉他,与信王之间早晚会有一战,三天内,臣要取他身旁鬼影圣刀刘秀河的人头。”

“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大。”朱秀文皱眉“这么一来,朕苦心维持的稳定,就要被打破了。”

“陛下有没有想过,一直这么稳下去,始终只是被动。”江柳说道“巩固皇权,振兴皇威,还得主动出手,难不成要一直被信王压制着”

看向江柳,朱秀文微微皱起眉头问他“这就是你去青衣卫指挥使家里胡闹的理由”

“青衣卫指挥使,以往根本不敢对臣怎样。”江柳回道“他还是非常忌惮九千岁,始终认为臣是九千岁的人。”

“事实上,你能有今天,魏长安也是帮了不少。”朱秀文说道“要不是他,你能接连升官,最后走进皇宫”

“和九千岁扯上关系,臣倒没什么担心。”江柳回道“毕竟他没有背叛朝廷的动机和理由。陛下荣,他则荣,陛下辱,他则辱。整个大兴朝堂,最希望陛下万年安康的,应该就是九千岁。”

“你难道不希望朕的皇权稳固”朱秀文突然问了江柳一句。

“臣当然希望”江柳回道“臣的荣辱,也是与陛下休戚相关。倘若不是陛下,臣也不会如此招摇。”

“过于招摇,会得罪整个朝堂上的大臣。”朱秀文对他说“得罪的人太多,朕也保不住你。”

“臣有分寸。”江柳回道“一定不会让人把矛头指向陛下。”

“不会对着朕”朱秀文笑了“你只是挡在朕身前的一面盾,他们真正指向的,还是朕。”

扭头看着江柳,朱秀文问他“知不知道朕在早朝上,为什么偏向着你说话”

“陛下看臣顺眼。”江柳嘿嘿一笑“臣生的好看,所以陛下愿意偏向着。”

朱秀文笑着摇头“死不要脸,在朕面前也没个正经。”

“臣确实不明白陛下的意图。”江柳正色回道。

他其实早就清楚朱秀文为什么极力护着。

只不过猜出皇帝心思,终究不好。

“你比谁都清楚。”朱秀文笑着说“朕也不和你明说,只要你明白就好。”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