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虽然开挂我还是要稳 第178章 拜师

作者:凌云轩66字数:2173更新时间:2020-05-13 06:10:08

论官阶,兵部尚书确实比江柳高了两级。

可是论权力,江柳是皇帝的亲信,大兴朝哪个衙门不得给他些脸面?

就连信王和九千岁,也不敢轻易动他。

被架空的兵部尚书则不然。

前任兵部尚书卢永谦,因不知洛丘人进犯,皇帝虽没有问罪,却把他给调到别的衙门听用。

屠燕洵接任没有多久,他也清楚,自己接的是个什么样的烂摊子。

抱上江柳的大腿,就算以后兵部有什么事情没办好,皇帝也会因为他背后的靠山,而网开一面。

像卢永谦那样灰溜溜的被调去别的衙门,多半也不可能。

屠燕洵哪敢在江柳面前托大。

“江都督说的可不对。”屠燕洵陪着笑,对江柳说道:“官场之上,谁拜望谁,看的不是品阶,而是威望。都督威名震慑天下,我不过是区区兵部尚书,永安城内多半都不知道我是哪个。我要是托大,请都督过府,岂不是认不清自己?”

“屠大人做兵部尚书多久了?”江柳笑着问他。

“没多久,还没半个月。”屠燕洵回道:“上任兵部尚书卢永谦卸任之后,我接了这个烂摊子。”

“烂摊子?”江柳一脸诧异:“屠大人这么能说大兴朝的兵部,是个烂摊子?”

“卢永谦因为什么,被换到别处做官,江都督应该比我更清楚。”屠燕洵问道:“都督认为,他不知情,是不是合理?”

“兵部管的就是天下军事。”江柳回道:“洛丘人犯边,他不知情,怎么可能合理?”

“都督说的是,可我却觉着合理。”屠燕洵说道:“大兴朝的兵部,如今已是形同虚设,很多军务根本不会报给兵部。作为兵部尚书,对天下军务毫不知情,也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

江柳点头:“兵部没有实权,可不什么好事情。”

“以往兵部没有实权,是被别人给架空。”屠燕洵趁机说道:“只要兵部成了都督的兵部,还能没有实权?”

“成我的兵部?”江柳假装不懂:“屠大人什么意思?”

“我愿拜都督为师,做都督的门生。”屠燕洵回道:“门生主掌的兵部,不就是都督的兵部?”

屠燕洵已经四十多岁,而江柳紧紧十九岁。

四十多岁的正二品官员,拜十九岁正三品官员为师。

放眼古今,还真是从没有过的风景。

江柳嘿嘿一笑:“屠大人这么做,真的合适吗?”

“没什么不合适。”屠燕洵没明白他的意思:“大兴朝堂,门生门徒比比皆是,我认为没什么不合适。”

“论品阶,屠大人比我品阶高。”江柳笑着说:“论年纪,屠大人也比我年长许多。我怎么能做屠大人的师尊?”

“都督这么说,可就不对了。”屠燕洵一本正经的说道:“授业有先后,贤愚无长幼。我虽痴长几岁,却比都督愚钝许多。都督稍一点拨,或许我也可以在官场风生水起。”

江柳捏着下巴:“倒也有几分道理。”

兵部尚书上门,要做他的门生,江柳当然不可能往外推。

魏长安所以成为九千岁,就是因为他门生遍天下。

朝堂内,有不少魏长安的人。

但凡朝议,他的提议总能被一群人附和。

久而久之,魏长安权势越来越大。

如今有人上门,要做江柳门生。

而且来的这位,还是兵部尚书。

江柳怎么可能不答应。

兵部尚书成了他的门生,其他大臣还能少了?

已经向信王挑明,不可能与他在一条船上。

魏长安那里,早晚也会有些争夺。

魏长安对江柳有恩。

将来虽有可能会争斗,江柳却没想过要把他置之死地。

而信王那边……

他就不用考虑那么多了。

“屠大人做我的门生,会不会被他人诟病,说我们结党营私?”江柳假装迟疑,向屠燕洵问了一句。

屠燕洵回道:“结党肯定是结的,至于营私,都督为的可是大兴朝廷,没有营私,又何惧他人乱说?”

江柳点头:“还是你看的通透。”

他问屠燕洵:“拜师帖有没有带来?”

“带了!”屠燕洵早就准备好了,只要江柳一松口,他立刻行拜师礼,当即从怀里掏出拜师帖,双手捧着递给江柳。

“只有一道帖子?”江柳嘴角带着浅浅的笑容。

屠燕洵做了这么多年官,当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连忙回道:“拜师礼也已经准备好了,学生这就吩咐人回去取来。”

屠燕洵给江柳送的拜师礼,不可谓不丰厚。

珠宝玉器,慢慢的两大箱。

除此之外,还有些名家字画和陶瓷、紫砂等工艺品。

其中有一把壶,通体黝黑,壶身闪烁着点点金光。

江柳拿出那把壶,放在手中把玩。

屠燕洵问:“老师喜欢饮茶?”

“大兴也没别的可玩。”江柳笑着说:“品茶倒是可以宁气养神。”

“老师眼力真不错。”屠燕洵对江柳说:“这是把黑金砂制成的西施壶,名为月影,出自大师之手。”

“西施。”江柳点头。

他对饮茶有些研究,当然知道西施壶是怎么回事。

壶身浑圆,有如一只饱满的女乳。

这种壶型,本应被称作西施乳,可说出口毕竟不雅,所以简称为西施。

江柳点点头,把壶放了回去。

拜师礼送到的时候,武秀琪负责清点,刘婆子则负责给收入库房。

几名仆人抬着拜师礼离开。

江柳问屠燕洵:“兵部手中还有没有关于军务的文书?”

“有一些,都是无关紧要。”屠燕洵回道:“所有军务,多半报到信王和九千岁那里。”

“也就是说,大兴朝的将军,大多是他们的人?”江柳问道。

“不是大多,而是全部。”屠燕洵说道:“依附九千岁的将军少些,信王那边则多一些。”

“将军们都成了他们的人,大兴朝的江山,是不是早晚也得拱手让出?”江柳皱眉:“这样下去,把陛下置于何地?”

屠燕洵问:“老师忧国忧民,有没有解决的法子?”

“有。”江柳点头:“却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到。”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