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虽然开挂我还是要稳 第204章 天要其亡必使其狂

作者:凌云轩66字数:2130更新时间:2020-06-13 16:04:52

江柳守在火堆旁,看着刘秀河被烧了好几道,最终成了一团焦黑的骷髅,总算才放下心。

回到敬武房,他正烤着火和几位都督说话,徐心海来了。

见到江柳,徐心海问道:“江都督是怎么处置刘秀河的?”

“先埋进雪里冻死,然后烧成焦炭。”江柳问他:“徐公公问这个做什么?”

“哪里是我要问。”徐心海说道:“皇上知道都督是这么干的,特意要我来召你过去。”

皇上已经知道江柳是如何对待刘秀河,还特意吩咐徐心海,把他给召过去。

几位把总都是满脸诧异。

徐文耀问徐心海:“公公知不知道,陛下为何要召见都督?”

“陛下的心思,谁敢去猜?”徐心海回道:“看脸色还好,应该不会为难江都督。”

徐心海是皇帝身边的人,皇帝的脸色,他把握的最清楚。

他说皇帝不会为难江柳,多半真的不会为难。

知道几位把总是担心他,江柳笑着说道:“刘秀河要死,可是陛下交代的事情,你们几个担心这么多做什么?”

几位把总彼此看了对方一眼,都没有言语。

当着徐心海的面,他们也知道,无论说什么都是不合适的。

其实也不用他们说什么。

整天陪在皇帝身边,江柳当然知道该怎么应对。

徐心海陪着江柳离开敬武房。

走了路上,徐心海小声对江柳说:“都督怎么能在皇宫里杀人?”

“皇宫里杀人怎么了?”江柳假装不明白:“在这里杀不得人?”

“也不是杀不得人,只是像都督那样,先把人冻死,然后再点一把火给烧了。”徐心海说道:“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再怎么说,这里可是皇宫。”

“皇宫每年屈死的冤魂,可不止刘秀河一个。”江柳笑着说道:“公公说的这些,我都明白。我是特意在这里下手。”

徐心海不解:“江都督特意在皇宫下手?”

“公公知不知道,出了皇宫,信王的势力有多大?”江柳问他。

徐心海点头:“杂家虽然很少离开皇宫,却也知道,信王这几年的权势是越来越大。”

“我只要把人带出皇宫,能不能杀得了,可就难说。”江柳说道:“想要解决刘秀河,唯一可以下手的地方,只有这里。”

“江都督说的,杂家明白。”徐心海脸上带着为难,对江柳说道:“皇上肯定也明白,只是在皇宫里杀人,用什么法子都可以,唯独杀的如此高调,会让陛下心中不爽快。”

“公公放心,见到陛下,我有话说。”江柳毫不在意的笑着摆手。

来到乾清宫,不用徐心海通禀,江柳直接去了朱秀文的卧房。

朱秀文坐在榻上,身旁并没有美人。

最近这些日子,他考虑的事情太多,对美人的兴趣,反倒少了许多。

“陛下没有召几位美人过来?”没有见到美人,江柳笑嘻嘻的问。

朱秀文阴冷着脸:“朕要你办事,你是如何办的?”

“臣已经办妥。”江柳回道:“陛下再不用担心信王身边有个刘秀河。”

“朕倒是不担心刘秀河还活着。”朱秀文说道:“像你那样杀人,就算有一百个脑袋,也不可能再有半口气。”

“臣办事,向来稳妥。”江柳恬不知耻的说:“陛下把事情交给臣,一准不会留有后患。”

“后患是没有,皇宫里面可被你闹腾的厉害。”朱秀文说道:“有人横死在皇宫,朕的那些嫔妃,还不得吓的大白天也不敢出门?”

“原来陛下担心的是这些?”江柳笑着把他给徐心海说的话复述了一遍,随后向朱秀文问道:“陛下已经动手,难道希望中途发生变故?”

“当然不希望。”朱秀文皱眉:“朕把你找来,是有件事没想明白。”

“陛下要问的,是为什么臣要先把刘秀河带走,然后再给他弄死?”江柳问道。

朱秀文点头:“你倒是明白的很,朕没想通的,正是这条。”

“当着陛下的面弄死他,是陛下要铲除信王身边的亲信。”江柳回道:“臣把人带走,然后再给解决掉,是臣私下做的事情。早先臣对信王说过,刘秀河必须死。等到消息传出皇宫,信王也只会想到是臣在对付他,而不会怪到陛下头上。”

“有什么区别?”朱秀文微微皱眉:“难道朕与信王,还有回旋的余地不成?”

“回旋的余地肯定没有。”江柳说道:“然而陛下还没到直接和信王反目的时候。臣认为,等到时机成熟,陛下再出面与信王反目,更加合适。”

江柳绕了这么一圈,竟然是为皇帝着想,朱秀文心里不禁有些感动。

“你知不知道,如此一来,信王必定不会饶过你!”朱秀文问他。

“有陛下给臣撑腰,还用担心信王?”江柳微微笑着:“只要保住陛下周全,臣就是周全的。”

“你怎么打算?”朱秀文问他:“信王得到消息,一定会兴师问罪。”

“不会。”江柳说道:“信王不会来找臣,倒是臣打算先找他。”

“你先找信王?”朱秀文皱眉:“疯了不成?”

“陛下应该听说过一句话。”江柳满脸不在乎的说:“天要其亡,必使其狂。刘秀河这件事,恰好是让信王狂躁起来的由头。只要他狂躁,一门心思对付臣,臣就有办法把他拉下水!”

朱秀文没想到,江柳步步为营,竟然连这些都考虑到了。

他脸上的神色并不是很轻松:“你说的朕都明白,只是信王并非那么好对付。你还是得多几分小心才好。”

“陛下放心,臣有分寸。”江柳应道。

江柳在皇宫里把人埋进雪中冻死,然后又放火焚烧,消息很快也传到锦绣公主那里。

锦绣公主聪明过人,怎会不明白,他是奉了皇帝的旨意?

江柳才离开乾清宫,锦绣公主后脚就到了。

难缠的妹子来了乾清宫,朱秀文是满头的黑线。

不见她又不合适,只好吩咐徐心海,把锦绣公主带到面前。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