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匡扶大汉 第一百零四话 杀伐果断

作者:小小马甲1号字数:3282更新时间:2020-06-13 16:27:28

“大人!他们走了!”

“走了?就这么走了?”

何云他们离开之后,在城内的一间酒楼内,正在推杯换盏的几人当中,公孙范有些惊讶地看着前来禀告消息的士卒。

“公孙兄!何必如此!他们就这么走了,可见只是两个无胆鼠辈罢了!等到明日,咱们找个借口出城,不和他们碰面,他们又能奈何得了我们?”

在公孙范身边,一名年轻华服男子则是醉醺醺地拉着公孙范的胳膊,笑着说道:“护乌桓校尉?渔阳郡守?哼哼!那又如何?我不开口,就让他们进不了城!”

“单兄!我倒不是怕了他们两个,那鲍鸿也就罢了,听说那何云,可是当今皇后的侄子,要是把他给得罪了,就怕……”

“有甚好怕的!这里是幽州,可不是洛阳!山高皇帝远!他何家势力再大,也管不到咱们幽州来!”

被称作“单兄”的年轻华服男子,叫做单经,时任蓟县县尉,也算是公孙范的狐朋狗友之一。

虽说是一县尉,但蓟县和一般的城池不一样,能够当上蓟县县尉,也证明单经的身份不一般,至少也是有一定人脉关系。

“就是!就是!公孙兄!咱们这是帮你出气呢!这两人初来乍到的,就敢找你的麻烦,我们做兄弟的,怎么能坐视不理?”

“今天晚上让他们在城外待一晚上,这还只是开胃小菜!等到明日,他们进了城,我们还得弄点花样让他们尝尝!让他们知道知道,咱们幽州人的本事!”

左右两边也是跟着响起几句起哄的声音,在场坐着的,都是蓟县一些年轻官员,与公孙范交好。

之前公孙范提前回到蓟县,就向他们提起了碰到何云、鲍鸿的事情,这帮年轻官员也是年轻气盛,纷纷出主意要帮公孙范出气。

现在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公孙范心里觉得有些控制不住了,却又不好张口喊停,哪怕心里有些发慌,但也只能是强打起笑脸,做出一脸不在乎的样子,继续与众人喝酒作乐。

一晚上很快就过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在城外露宿一夜的何云等人便是整顿兵马,直接进城。

城门已开,十几名士卒守在城门口,早起的百姓也是陆陆续续地通过城门拱道,进出城门。

远远看到何云一行人靠近,在城门口守着的那些士卒也都是眼睛一亮,其中一人立马掉头就往城内跑,而剩下的士卒相互看了一眼,便是立刻动作起来。

“赶紧走开!走开!”

“啰嗦什么!出去!出去!”

“封住城门!任何人不得进出!违令者,严惩!”

这些士卒呼啦一下就把城门给挡住了,那些本来正进出城门的百姓也是给拦了下来,被士卒给打打骂骂地赶走。

他们都是普通老百姓,哪里敢开罪这些当兵的,虽然心里有怨气,也只能是老老实实地退开,根本不敢招惹。

有几个聪明点的,看到正靠近的何云一行人,一下子猜出了缘由,更是跑得快,可不想被殃及池鱼。

走近了城门的何云看到了这一幕,立马就眉头紧皱,特别是看到那城门被几十名士卒给堵住了,何云的脸色也是跟着阴沉下来。

看来昨天晚上的刁难还不够,对方这是没完没了了!

“吾乃新上任的渔阳郡守何云!特来求见刺史大人!”

何云按住心头怒意,纵马走上前,沉声对那些士卒喝了一声。

何云直接报出自己的身份,对面那些士卒却是丝毫不为所动,领头一人更是上前一步,昂首挺胸,就差没用鼻孔朝着何云了,大声喝问道:“你说你是渔阳郡守,可有什么凭证?”

“凭证?此乃朝廷的任命状!足以证明本官的身份!”

何云冷笑一声,从怀中掏出了任命状,单手展开,亮给对方看。

“任命状?我可看不懂这个!乱七八糟地写些什么东西……”

“大胆!”

那名士卒嘀咕了几句,竟然是直接伸手就要去接何云手中的任命状!何云立马就把任命状给收了回来,同时冷喝了一声!

话音一落,何云身后的关羽等人立马就是哗啦啦地亮出了兵器,直指那些士卒,而何云更是冷眼瞪着那名士卒,喝道:“狗一样的东西!此乃朝廷文书,岂是你能碰得的?找死!”

守城门的那些士卒也是吓了一大跳,反应过来之后,就看到面前一片明晃晃的刀刃,闪得他们心寒。

之前他们接到的命令,就是要为难何云等人,倒不是真的要和何云他们动手。只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是何云等人先亮了兵刃!

这些士卒当然知道眼前这人是真的渔阳郡守,之前也只是认为对方不敢闹事,才会如此得寸进尺。

可现在这事情一闹大,他们反倒是慌了!他们区区小卒子,找郡守的麻烦,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子叶!还和他们啰嗦什么?直接闯进去!我倒要看看,谁敢拦?”

在何云身后的鲍鸿也是忍不住了,纵马上前一步,恶狠狠地瞪了那几名士卒一眼,然后往身后一招手,喝道:“把人都给老子叫过来!”

之前考虑到影响,所以何云劝说鲍鸿把他手下的那些兵马留在城外,现在见到事情闹大了,鲍鸿也是不管不顾了,直接把那两三千人给拉来,大有要大闹一场的意思。

“住手!何人如此大胆,敢在这里闹事?”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怒喝响起,紧接着就看到一行人从城内方向飞奔而至,领头一人,正是单经!

何云和鲍鸿倒是第一次见到单经,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路,两人眉头皱起,目光上下打量了一下单经,鲍鸿想要说什么,却是被何云给拦住。

单经也不是一个人来,在他的身后还跟着数百名骑兵,作为蓟县县尉,调动这点兵马的权力,单经还是有的。

纵马来到城门口,取代那些守城士卒,与何云等人对持,单经昂起头,喝道:“你们是何人?怎敢在此放肆?”

“你又是何人?”

何云没有再次老老实实地自报身份,而是冷眼瞪着单经,虽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但何云却看得出来,对方肯定是来者不善!

“某乃蓟县县尉!奉命保卫蓟县百姓安危!尔等敢在此处聚众闹事,某就算是就地斩了尔等,也不为过!”

“好一句‘不为过’!我倒想要问问你,以下犯上,当如何问罪?”

何云直接喝问出这么一句,紧接着何云就看到单经的眼中立马闪过了一抹异色,这下何云更是肯定了,这个县尉一定是事先就知道他们的身份!

“什么以下犯上!我不知道你是何意!我只知道,你们聚众闹事,意图不轨!来人啊!把他们给我拿下!”

单经当然不敢接何云的话,只是犹豫了片刻,便立马扭过头,朝着身后喊了一句,指挥身后的骑兵上前,竟是当真要把何云等人给抓起来!

“大胆!我乃渔阳郡守,你不过区区一县尉,也敢拿我?关羽!”

“末将领命!”

何云一声怒喝,身后的关羽立马两眼微睁,冷喝了一声,双腿一夹,便是突然纵马上前,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是冲到了单经的面前。

单经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看到眼前近在咫尺的关羽,特别是被关羽的那双微睁的丹凤眼盯上,心头没由来地攀起了一道寒意,下意识地张口就喊道:“不!饶……”

“受死!”

不等单经把话说完,关羽便是冷喝一声,手中赤焰刀化作了一片红芒,瞬间划过了单经的身子!

下一刻,就看到一道黑影直接飞上了半空,在空中划过了一道弧线,最后落在了地上,翻了几圈,正是单经的人头!

噗呲!

这个时候,一把声音响起,却是单经的无头身躯一下子喷出了大片的鲜血,直冲云霄!

“啊!”

“杀,杀人了!”

“跑啊!”

城门内外安静了片刻之后,随着一声声惊呼声突然响起,周围围观的百姓惊慌失措地四散开了,而单经所带来的那些骑兵以及城门口的守城士卒也都是慌了,呆立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将这些人统统拿下!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何云冷喝了一声,随着他的命令下达,典韦、杨奉、徐晃等人也都是纷纷上前,带着部下们把城门内的那些骑兵与士卒都给围住。

虽然人数上要少于对方,但有关羽等人在旁边盯着,那些骑兵与守城士卒没有一个敢反抗的,全都老老实实地呆在原地,身上的兵器也全都丢在了地上。

“允义兄!看来,这蓟县内有人不欢迎我们啊!”

何云回过头,看了一眼鲍鸿,而鲍鸿此刻也是愣在原地,显然是被何云的杀伐果断给镇住了。

当然,何云这一问,鲍鸿也是反应过来,深吸了口气,立马也是跟着露出了一抹狞笑,嘿嘿笑道:“那,咱们就问问,是谁不欢迎咱们!”

虽然有些不适应何云如此,但鲍鸿也是信得过何云,自然听何云的安排。

与此同时,之前鲍鸿让人招呼过来的兵马也是来到了城外,在鲍鸿的指挥下,这些兵马立刻就占据了城门上下。

紧接着,何云与鲍鸿便是带着兵马,直接冲进了城内,浩浩荡荡地朝着城内刺史府走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