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权色声香夏商 第1699章 更远的忧虑

作者:狗尾巴狼字数:2194更新时间:2020-06-13 16:17:50

“这些天住得还习惯?”

厦府的花园小亭之中,夏商坐着给吉子冲了一杯新茶。

吉子淡然,不见忧,也不见喜,点了点头。

“零四呢?

怎么不见人?”

夏商左右看了看,有些疑惑,为什么这人不跟在吉子身边。

“身子刚有好转,便也管不住了,自己出去,说是看看外面都发生了些什么。”

对此,夏商不觉奇怪“那零四出去带回来了什么消息没有?”

“不过是见到近几日有很多官兵在京城之中搜查,却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

“跟《天书总纲》有关。”

夏商直截了当的一句话让吉子有些诧异。

看着吉子有些愕然的表情,夏商一笑“不用这么小心,以零四的能力不会只调查到这么一些皮毛,至少应该知道这背后跟天书有关。”

吉子有些不好意思,也不知如何解释。

“你应该清楚倭国使团来大华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吧?”

吉子先是摇头,然后又点头,想了想,回答“一开始是不清楚的,但之后清楚了。”

“天书不只是倭国人觊觎的东西,整个大华,没有人不想得到天书。

你也该明白,单单是大华内部为了争夺天书已经乱作一团,现在倭国人插手,情况会变得更复杂。

而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天书落在倭国人手中。”

“……”“这话的确是有些不客气,但仅仅是在你面前这么说。

我有一种感觉,因为天书的事情,或许会引发一些更为复杂的情况……”夏商深吸了一口气,放低了声音,“你觉得你的父亲,那位传说中的东皇,会不会不顾身份亲自来大华?”

“啊?”

吉子身子一震,“怎么可能?

!”

夏商捧着茶,陷入了沉思。

对于自己说的话,夏商也觉得不会有太大的可能性。

但可能性不大不代表没有可能。

以零一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仅仅只带着不全的天书总纲回去显然没法交差。

但现在所有的京城势力都已经知道天书总纲丢失的消息,所有人都会死死地盯着天书总纲。

这时候,零一还想原原本本地带着全部天书总纲离开就更难了。

而且夏商也不相信皇后丢失的小片残卷是零一所为。

既然零一很难带着天书总纲回去,那倭国的东皇会不会有进一步行动?

而零一已经是东皇之下,整个倭国之中最厉害的人物,既然零一没有完成任务,那下一个大华的人,会不会就是东皇自己?

况且,天书不仅仅是天书总纲一卷,还有其他七卷,只有集齐了天书八卷才能达到传说中的神境归一。

东皇应该就是另一个皇帝,和大华皇帝一样,对方所追求的,不出意外也是成神。

天书是目前唯一所知的成神的关键。

相信东皇不会无动于衷。

如果东皇来了大华,恐怕大华境内没有第二个能跟东皇对抗的人物。

或许又会引发一次如仙桃山上一样的惨烈战斗。

最最关键的是,夏商手中掌握着四卷天书。

如果东皇要找天书,那东皇跟夏商必然会爆发直接冲突。

那时候,夏商真的没信心可以应对。

以上的设想虽说是很远的故事,但看到吉子,夏商的心里终归会有一些不放心。

吉子是解开这一切的钥匙,或许等东皇来了大华,唯有吉子能控制住那位接近半神的威胁。

夏商想了想,开口道“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就现在的情况来看,东皇派遣使团来大华的任务算是彻底失败了。

天书没有带回去,自己女儿却失踪了,嫁给太子的是个冒牌货,怎么看都觉得结果十分糟糕。

在如此的大环境下,大华内部处处都在搜寻天书,消息在传到倭国,你父亲真的能忍着不出手?”

“父亲大人行事从来是捉摸不透的,我也不知道。”

“如果真有一天,你父亲来了大华,我希望你能站在我这一边……”“嗯?”

吉子听了一愣,这话有些奇怪,也有些暧昧。

“那个……当然,我不是要你跟父亲作对。

记得上次在徐州,你烧开符咒,从火焰之中见到了你父亲的虚影。

就这一手本事来看,你父亲应该是极其厉害的人物。

他到了大华,我担心大华之内无人能与之匹敌。

为了避免大华生灵涂炭,我希望你能组织你父亲做一些过分的事情。”

“此事无需你说,我自然不会看着父亲在大华屠杀生灵,但只是……我不知道自己能否能劝阻……”“没事,只要你愿意劝说就行。”

“今日单独见我就为了说这个?”

夏商话音一顿“当然,还有些别的事情,比如零一。

他已经消失了一段时间,眼下都在寻找天书,我想得到一些他的消息。

不知道你……”“零一……”吉子皱皱眉头,“此人我还真的了解很少,我只知道父亲的下属之中有一个排名第一的零一。

甚至都不知道零一跟零四是孪生兄弟,或许零四会知道更多,要不等零四回来之后,你在问他?”

“要不你问帮我问问?”

“……”“你知道的,零四不会对你任何隐瞒,对我就不一样了。

而且,这件事终归是对你们倭国人不利的,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告诉我。”

吉子有些犹豫,她感觉自己的行为实在同自己的国家作对,但来问的人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想了想,吉子还是点点头“好吧,明日之后你再来找我,我把问出来的消息告诉你。”

“谢了。”

简单一句,夏商起身,转身就走。

时间久了,夏商心里多了一些愧疚。

这是很明显地利用别人,而且是利用一个女人对自己的感情。

这般行为实在是有些不耻。

但事情牵涉很广,事情很严重。

除了利用吉子,夏商找不到别的更有效的办法。

所以,只能违背自己的内心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了。

夏商离开花园,回到院中,正巧看到门口来了一人。

是侯君。

夏商赶紧走了上去,招呼走了跟侯君说话的家丁。

然后自己走到侯君面前,问“候统领,怎么又来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