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农家肥妻有点田 第95章 道姑

作者:凛冬已至1字数:2204更新时间:2020-05-30 04:30:03

察觉到宋时初目光的变化,顾景垣隐隐升起心虚感。

最终,宋时初什么都没有问。

她有预感,如果问了,现在生活的平静就会被打断,倒不如什么也不知道,有时候无知也是一种福气。

宋时初从顾景垣房间离开。

夜色更浓。

鸡叫声响起。

宋灵香手上有了活儿,早早的就离开家往山上开凿出烧制水泥的场子走去。

煮饭炒菜,并不是什么技术活,宋灵香刚到那边就掌握的差不多了。

宋时初的生活慢慢步入正轨。

这日,秋雨飒飒,天气凉爽。

走出房间的一瞬间,宋时初赶紧的加了一身衣服。

看见院子里砍柴的顾景垣,宋时初凑了过去,问道:“知道五仙庙吗?”

“……”听见五仙庙的一瞬间,顾景垣眼里闪过厌恶:“你问这个做什么?”

“周安不是请了一个道姑捉鬼吗?据说那个道姑是五仙庙的,最近两日,周安跟那位道姑似乎达成了什么交易。最近应该有些行动。”宋时初话落,顾景垣脑子里闪过之前在城外看见的一幕,周安跟一个道姑掺和在一起!行径粗鄙……那个就是五仙庙的?

“一群蛀虫,早晚会玩火,若是对上了,不用说话,直接开打就是。”顾景垣冷漠说道。

宋时初明了了,所谓的五仙庙应该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神奇。

直接开打!这人倒是自信。

宋时初笑了笑,笑声刚落,外面响起敲门声。

银瓶听见敲门声,往外走去,打开大门的一瞬间,小脸血色褪尽,面如金纸。

“宋,大娘子,主子……不好了。”哆嗦的蹦出几个字,银瓶朝着宋时初的方向跑了过来。

宋时初听见动静,走了出去,看一眼外面,眼睛眯了起来,外面围了一群人。

为首的是躺了几日,能够行走的周安。

周安眼睛周围是一圈的黑眼圈,整个人瘦弱了不少,秋冬交接,气候变化,靠山村因为地理位置,这个时候已经冷了下来,村民身上的衣服加厚。

周安也不例外。

但是……

穿着厚厚衣服的周安不仅看着十分虚弱,甚至,整个人都带着一种颓废感。

如同人之将死那一瞬间的状态一般,虚弱,癫狂,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是很差劲儿的,被刺激成这个样子了?

难不成这么快就发现不行的事实?

或者也有卢氏的功劳?

宋时初猜不出来,不过,眼前的情况是怎么一回事,宋时初还很清楚。

视线落在道姑身上!“今儿你们是偶唱哪一出啊!怎么都围在我家门前,唱大戏呢?”

“你可别胡嚷嚷了,这位是五仙庙出来的,你个恶鬼赶紧伏诛,不然……”周安眼珠子暴凸,额头青筋绽放,伸手对着宋时初指指点点。

外面的动静竟然看书的宋赟。

宋赟带着宋青山,以及家里改了名字的宋青青走了出来。

听见外面的人叫宋时初恶鬼,宋赟推开宋青山,伸手抱住宋时初的大腿:“娘,你别怕,我保护你。”说着话宋赟松开抱大腿的动作,挡在宋时初身前。

小小的个头挡在宋时初身前,似乎要把所有的困难都挡在外面。

这样的举动……

宋时初心里升起一阵阵的感动。

然而,伸手将宋赟给揽住,推到身后:“这点儿小事娘完全可以自己解决,你可不要太小看娘了。”

宋赟眨巴一下眼睛。

宋时初往前走去,面对周安,扫了周安一眼:“你说我是鬼?你觉得鬼在大白日有影子?”

宋时初指了指秋末阳光高照却没有多少温度的太阳以及地上一片影子。

“有影子又怎么样,这就是你这个恶鬼弄出来的障眼法,我才不会被骗。”周安梗着脖子看着宋时初,说完扭头问道姑:“仙子,时候到了吗?可以把这个恶鬼给收了吗?”

“午时才好再等等。”道姑的声音有些空灵。

闭着眼睛,手里拿着拂尘,身上道袍裁剪的很用心,穿上之后将身材衬托的玲珑有致,但是宽大的袍子又多了几分仙风道骨。

总归看着就觉得像个高人。

然而……

宋时初总是忘不了,之前在城外看见的这位出尘的道姑跟周安一起做的事情、辣眼睛。

“周安,你说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三丫好好一个丫头怎么就成鬼了,你可得明白,咱们村子能够有现在,能够人人吃饱,还是三丫头的功劳,如果不是三丫头跟县城贵人合作,收购山上那些野果子,咱村儿里的人这会儿都在想尽办法挣钱买棉衣,为度过冬日奔波。”

村长站起来咳嗽一声说了一句话。

老宋家的族长也连连点头:“若不是因为有仙姑跟着,咱们是绝对不会让你乱来,你可想好了,如果仙姑施法以后,证明三丫头不是什么鬼怪,而是活生生的人,那你就要被赶出咱们靠山村,我们宋家人可容不下你这样的人。”

宋家族长话落。人群里的是毛氏脸色就变了。

“公爹,这话不能这么说啊,宋三丫这人这么邪门,你瞅瞅她现在的样子,就跟狐狸精一样,以前又黑又胖,还痴恋沈秀才,现在可不就是跟狐狸精一样,吸了别人身上的阳气,变得越来越妖里妖气!”毛氏对宋时初一点儿好感也没有。

逮着机会,就对宋时初一番污蔑。

宋时初轻笑一声。

视线落在村长跟族长身上,还好,村子里还有一些聪明人。

面对所谓的庞然大物五仙教都敢挺身而出,这样的人,估计也做不出来太让人恶心的是。

毛氏还想继续说,冷不丁对上宋时初冷飕飕的目光,瞬间哑口无言。

宋时初看向村长:“谢谢村长,您不用担心,我是不是人我自己心里有数,就算真的是鬼,也比不过某些人的心还恶毒。”

宋时初说完,看向闭眼不语依旧操着仙人人设的道姑。

伸手扯过道姑手里的木剑,看一眼摆好的灵堂桌面,嬉笑一声:“是不是这木剑从纸上砍下去,纸张就会流血?”

宋时初说着在道姑目瞪口呆下抢过木剑砍了下去,不大一会儿,纸张果然变成红色的。

围观的人吓了一跳,猛地往后退去,看向宋时初的时候,眼里带着畏惧。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