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十世盛宠轻狂妃 第四十一章 怎么是他

作者:花月离合字数:2194更新时间:2020-05-25 07:28:15

“言珂,是不是我身份换久了,你都快忘了你家主子原来的秉性?”晋非寒声音冷冽,带着一股强势的威压。

“属下失职!请主子责罚!”言珂忙拱手持剑,单膝跪下请罪。见晋非寒似乎也没有过于追究的意思,他松了口气,解释道:“本来皇子妃那天从宫中回来,是一直待在府中的,可是今早突然出府,走进一家茶馆后就再没出来,娘娘应该是那时候就已经换了装束,那时候进出的人比较多,属下就没有察觉出,等后来再找的时候就花费了不少功夫。”

“换了男装,你就不认识了?”晋非寒修长的手指轻扣桌面,一下下地敲击着。

“娘娘她还戴了斗笠……”言珂尽力维持着平稳的呼吸去解释道,虽然这样的解释对他这样训练有素,优中选精的暗卫有些牵强。

他承认,他一开始根本就没把看着个小丫头当回事,没想到一时疏忽。

“别有第二次。”晋非寒声音带着平静的冷意。

“属下记住了!”

“主子,皇城那边……”言珂没忘了此次会面的真正目的,提醒到。

“给你的消息,都原封不动地带回去。”晋非寒没有犹豫,果断道。

“诺!”言珂领命,回身退下,一个旋影出了阁楼。

郗未若问了好几家,也说了秋棠的体貌,可人家都说没见过,也难怪,这都过去好几天了,再者,谁又会注意一个陌生的过路人。

本来这最后一家,郗未若也是没抱什么希望的,可是当问的话一出口,那老妇人却是说见过这样一位姑娘,当时走得累了,来她家讨碗水喝。

“一看那丫头的衣着,应该就不是从普通人家出来的,倒像是哪个权贵之府的人。”老妇人凭着回忆,耐心地说道。

“那您记不记得她身边有没有其他人?”郗未若一见了有了些门路,急忙问道。

“那姑娘到我这儿时,就是她一个人。”老妇人答道。

“谢谢您了。”郗未若从袖中掏出一锭银子递到老妇人手中。

“这,使不得使不得……”老妇人有些惊慌,忙用手推阻着。

“阿婆,我还有要事,就不叨扰了。”郗未若一个快速的回身,即刻没了踪影。

“这小公子,身手可了不得啊。”老妇人手上还托着那锭银子,对着那已没了人影的浮空感叹道。

这一趟东郊,竟是没有白来,她只能说运气好了。

行至东郊密林时,夜幕已经拉下,林带空旷,树叶间交接的晚间寒露在风中蔓延着湿润,斗笠的檐儿已经挂了一些潮气,那一抹出挑的人影就翩然行于丛林间。

她当然不是来情景再现的,她是来寻尸的。

这么大一片丛林,要想找一个人尚且费劲,何况是一具可能被藏起来的尸体。

郗未若凝神聚息,一掌魂力紧贴着地面打出,本也是抱着尽力而为的心态,可这探尸之术,第一次运用竟是比上一次魂力探查那赤妖还要简单。

但凡死后的人,尸体在一段时间之内都会存在阴寒之气,探知这阴寒之气便是探尸,属于上古时期魔界的秘法。

这种古秘法郗未若也是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无师自通的,当时只是觉得诡秘新奇,可让她没想到的是,第一次使用起来竟是这么得心应手。

不敢浪费了这一次的绝佳机会,郗未若屏住呼吸,让自己全神贯注起来,当感知到那一股特殊的凉意之后,郗未若就开始估算那段距离。

心中有了估量,郗未若刚要撤回魂力,脑中却是突然浮现出一句话来。“探尸之术,收魂力的时候切忌过急过猛,否则,你会将尸寒之毒带入体内。”

这声音,让她感觉竟是如此地熟悉,只是她却不记得在哪儿听过。

郗未若的动作开始减缓了下来,渐渐在引回的时候将那些尸寒散了出去,到最后尽数收回魂力。

身形极快地穿梭于树影婆娑间,披风于呼啸中被隆起再到收合,郗未若到了一处落地,应该是这一片儿没错了。

忽然听见有若隐若现地打斗声,郗未若寻声探了过去,隐于一棵树的后面,看着那打斗的场景。

两个人影在空中一退一进,那攻过来的人虽是不断发招,却屡击未中,而那退后的人影却是不慌不忙,双臂环胸,姿态甚是悠闲。

这身手,让她有些熟悉,郗未若仔细一看,银色的面具,玄色衣袍,晋非寒,怎么又是他?

“晋非寒,你别太过狂妄!现在要是还不还手,你怕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那攻势甚猛的男子咬牙切齿道。

“呵,我怕我要是还手,是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他声音里满是嘲讽,这人还真是,给脸不要脸啊。

终于没有耐性陪他耗下去,晋非寒袖袍一甩,一股强大的力量震出,愣是把对面那人拍飞了出去。

那速度极快,郗未若几乎没有看见他出招。

对面的人落地的时候,郗未若看清了些,千南彻,他怎么也在这儿?郗未若的眉头越皱越紧。

“你竟然……”千南彻吃力地指着那远处遗然独立的人,眼睛瞪得大大的,似是有话要说出。

“敢说出去,割了你的舌头。”晋非寒的语气已经不似刚才那般悠闲,而是透着一股狠辣。刚才出手那一刻,他感觉似乎又有什么记忆涌上来。

“下次记得把你那隐遁的屏障做得强些。”晋非寒悠悠地来了这么一句。

千南彻听这话心下一惊,他居然识破了,不可能,难道说刚才的事他都看见了,千南彻紧了紧袖中的拳头。

隐遁屏障郗未若倒是知道,就相当于给特定的区域和外界设了一层小结界一样,外面的人看不见屏障内的人,而屏障内的人却可以感知外界,当然,也不乏有人破解的情况,晋非寒不就是这样吗?

由于内力刚才被伤得有些没缓过来,那以魂力筑起的隐性屏障没维持多久就破了,让郗未若意外的是,千南彻附近的空地上,竟然还卧着一个衣衫不整的女子。

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加上那副姿态,安浅画无疑了。不用说都能猜出来刚才发生了什么,郗未若抽了抽嘴角,这俩人配到一块儿,她倒也不觉得稀奇。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