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望海潮传奇 第274章 朵云朵云

作者:天虚我生字数:3132更新时间:2020-06-13 16:24:29

第274章朵云朵云

胡琼在白发老婆婆家养伤,三日之后,腿上的肿已消退,步行如常。留下银钱,告辞而去。

复走到亭子间,风景如旧,而佳人不在。惆怅了一会儿,走上山来,却见左边有一道峡谷,幽深秀丽,颇有曲径通幽之妙。想起老婆婆所言,拜月教就在此西北方向,说不定就在此峡谷中,想进去一探究竟,可又想到王宝石等待颇久,遂决定先回去一趟,再来不迟。就从右边山道上山,走到凝真观,下得山来,而王宝石正在船头张望。

胡琼回到船上,住了一夜。

第二日早上,复走上山来。走到亭子间,从左边道上,走进峡谷内。但见峭峰竞秀,古木苍翠,飞泉争流,左边是一条溪水奔流,右边傍水是一条石砌山道,两旁杂花生树,群莺乱飞。胡琼朝里走有五六里远近,却又见一座亭子。走到亭子里刚坐下,就听到一声娇语:

“什么人?”

胡琼忙站起,却见从峡谷里走出两个年轻貌美的女孩来,身穿白衣,腰挂长剑。胡琼忙走下亭子,向前施礼道:“闲来无事,欲到峡谷里探幽访胜。”

那女孩问道:“你可知里面是什么所在?就敢擅闯,还不赶快离开。”

“小生不知,盼望赐教。”

那女孩道:“这里是拜月女教,教内全是女子,从不许男子靠近,你还不快走。”

胡琼忙道:“小生实不知。听说是拜月教,我倒有一个恩人在里面,她数次救我性命,我应该走进去当面向她道谢。”

“她是谁?”

胡琼答道:“就是朵云姑娘。”

女孩问道:“她怎么是你的救命恩人了?”

胡琼道:“小生在山下面的亭子里,遭毒蛇咬伤,昏迷在地,有性命之忧,是朵云姑娘路过救了我的性命,以故我要向她道谢。”

那女孩道:“我知道了,我会向她说明,你还是赶快离开。”

胡琼道:“请姑娘带我进去吧,我当面向她言谢,另外,我还有其他事情向她说明。”

那女孩道:“这又是一个无赖了。”

“小生一片至诚,非是无赖。请姑娘进去说明,我叫胡琼,荆州人。”

两个女孩低头一阵商量,商量罢,一个女孩走过来道:“你站在亭子里,不要乱走。我进去与你通报。”

“多谢!多谢!”

胡琼老实地走进亭子里,站着,不敢乱走。伸长脖子,等了良久。突然,耳听环佩之声,早望见朵云走下山来了,如一朵彩云飘下翠峰。胡琼忙欣喜地迎了上前,施礼道:“多谢朵云姑娘!”

朵云问道:“公子伤好了吗?”

“多谢关心,已全好了。”

“公子还没回荆州吗?”

胡琼道:“特来感谢姑娘,还没回去。”

朵云道:“不用谢我,我们拜月教扶危济困,普度众生,遇见你昏倒,任谁都会救呢。”

胡琼道:“姑娘救我非止一次。这是第一次,还有两次,姑娘可记得?”

朵云望着胡琼,道:“在凝真观里,也是公子了。”

“正是小生。这是第二次了,却还有一次。”

“这个倒不记得了。”

胡琼道:“我被强盗劫了财,归家不得,流落到枝江城里,乞讨为生,穷困潦倒,是朵云姑娘路过,给了我帮助,姑娘可记得?”

朵云低头一想,抬头道:“是有这么一回事,我看你可怜,谁都有善心,这也没有什么啊?”

胡琼动情地道:“姑娘三次救我,小生铭记不忘。”特别是第一次,胡琼处在艰难困苦、痛苦绝望之中,朵云施于援手,犹如夜行之人,望见远处的灯火,使他看到了希望,觉着人生的乐趣,最是让他念念不忘。

朵云不再说话,伸手从山崖旁摘下一朵红花来,放在鼻端轻嗅,这优雅的姿态,浪漫的情性,让胡琼沉迷。朵云拈花微笑,又摘下一朵红花来,递到胡琼手中,道:“你闻闻,很香呢。”

胡琼接过红花,放在鼻上一闻,果然有一缕芬芳,赞道:“果然好香!”

朵云道:“我们到那溪边看看,可好?”

“好啊。”

两人走到左边溪旁,溪中立着一块巨石,那溪水绕着巨石汩汩流淌,有一群小鱼在石底来回地游动。胡琼望那游鱼一会儿,道:“我听婆婆讲,拜月教不许女弟子跟男人来往?此事是否是真?”

朵云道:“山下传言,往往不实。只是拜月教主痛恨天下那些心术不正的男人,哪里不许与男人来往了。”

男女之情,天地大欲,任谁也压制不住,拜月教主聪明绝顶,哪能逆天而行,她只是觉得这些女孩生来可怜,不想让她们再受一次磨难,故对那些品性不端的男人下手毫不留情。时间已久,山外之人对拜月教是望而生畏,渐渐产生出拜月教女弟子不许与男人交往的传言。

胡琼问道:“我能到拜月教中一游吗?”

“这个不能。教中全是女孩。”

胡琼道:“朵云姑娘能常常下山,我能跟你说说话吗?”

朵云道:“拜月教女弟子与山下男人交往,必须要经过考验,考验合格,方许交往。”

胡琼立即道:“我愿接受考验。”

朵云蹙眉道:“目前不能了。”

“为什么?”

“哎,拜月教中有人受骗了。”

胡琼问道:“是谁受骗了?”

朵云道:“是新叶啊。半年前,来了一个外省男人,经过了考验,教主允许他们交往。哪知那男人心怀叵测,暗叫新叶盗取了拜月教剑术心诀,那男人得了心诀,从此消失。新叶四处去寻找他,都没有他的消息,而自己又怀了孕,万般无奈,就跳下了山崖。故教主有令,教中弟子不许与山下男人来往。”

“这个男人负心,我都替他寒心。”

朵云道:“这个负心男人实在可恨!只是想来新叶最是可怜了。新叶、新叶,教主捡她时,正是寒冷冬天,新叶冻得浑身冰凉,教主把她抱在怀里温暖她,她才渐渐有了生气。教主抬头望见树上枯枝上冒出一棵新芽来,显出一片新绿,教主就给她取名新叶。”朵云想着新叶,眼里含着泪水。

胡琼问道:“姑娘的名字也有来历吗?”

朵云道:“是啊,教主捡我时,抬头望见天空中有一朵白云在飘,就给我起名朵云了。”

胡琼举头望天,湛蓝的天空,有一朵白云,悠然飘浮,洁如雪,白如纱,变换着美丽的姿态。朵云、朵云,你如果是一朵云,我甘愿是一阵风,托着你翻山越岭,拥着你奔向彩虹。

朵云低头望着溪流,问道:“这河里有一种鱼,叫娃娃鱼,公子可知道?”

“娃娃鱼?这是什么鱼啊?我不知道。”

朵云道:“这娃娃鱼,很可怜,胆子小,白天躲在石底下,夜里才敢出来,叫起来就如同婴儿哭一般,在寂静的夜里,听起来特别凄惨,就叫娃娃鱼了。教主说,这娃娃鱼就是抛弃的女婴死去后变化的,在夜里它们哭泣着,在找妈妈。”

朵云说着,声音有些哽咽了,她的眼里有泪珠,晶莹剔透,是那么的可怜无助。胡琼望着可怜的朵云,想上前去安慰她,可毕竟是第一次相对,不敢唐突,心里万分难受。

朵云问道:“你是不能觉得我们拜月教的弟子都很可怜?”

胡琼忙摆手道:“才不是呢。拜月教女弟子,个个漂亮,心地善良,剑术高强,扶危济困,而又受到教主保护,正是让山外的女子羡慕。我只是在想,我怎么能经过教主的考验,就能跟你常见面了。”

“新叶的死,教主很伤心,除开让我们找那个负心男人外,不许我们下山。我不知道教主会有什么新考验,我想教主一定很想找到那个负心男人,为新叶报仇的。”

胡琼问道:“这个负心男人是谁?我一定要找到他。”

朵云道:“他叫萧朝东,江西人,除此之外,就不知他的情况了。我跟师姐到过江西,没找到他,江湖上没有他的消息,不知他躲在什么地方去了?”

胡琼道:“不管他躲在什么地方,我一定要找到他。”

朵云道:“他剑术高超,现在又盗了神女剑法,公子遇见他,不要跟他动手,先来我们教中报告消息。”

“这个明白。”

这时,太阳已经当顶,阳光照在溪流上,波光闪亮,如一条条游动的小银鱼,峡谷深处仿佛有琴音飘出。朵云惊跳起来,道:“不觉就过了这么长时间,我要走了。”

朵云转身上山,胡琼恋恋不舍,却又没有挽留的理由,遂发誓般、高声叫道:“我一定会找到这个人的。”

朵云像一朵白云,在翠山间冉冉升起,她走到山的深处,还转过身来,向胡琼摇手,似在鼓励,让他努力找出负心男人来;又似在招手,让他坚记着要重来。

胡琼站在道路上,似是痴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