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北夏荣王妃 085 赠礼(下)

作者:林夕licy字数:3169更新时间:2020-06-13 16:13:26

揭开红布,原来托盘上,大家都根据形状猜不出是因为托盘上不只一个物件……

皇后娘娘差点一口气没顺上来,强保持笑容,望着礼品“们”,又狠狠地扫向了那丫头

谁知那丫头铁随她哥,一股脑的沉浸在得意之中,全然没有发现她母后已经脸色大变。

“陀螺!!”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兴奋地喊道,汤王妃杜若连忙斥了一句:“宋儿,不得无礼!”

乖巧的小聂宋知道自己失态,瘪着小嘴巴,本就坐得不高,又把小脑袋缩到了桌面下头。

众人瞧了甚是喜欢,故而一笑了之。

托盘上,陀螺、空竹、九连环、万花筒,一共四件。

这其中只有九连环是民间见都没见过的玩意儿,七公主也忘了是母后那边哪家当官的亲戚送的,说是西域的一种玩具,不过她也琢磨不透,甚至越弄越乱。

剩下的虽然都是坊间常见的玩物,不过这些可不普通,哪一件抄起来,看做工和雕琢,就知道其不输金银配饰,甚至自己平常都舍不得拿来玩。

皇后娘娘对女儿的管教素来严苛,最担心的就是这孩子不学无识,以后要么跟四公主一样看上一个没能耐的御医就知足满意,要么跟六公主一样被和亲,远嫁到异国他乡。

可偏偏她这女儿又是出了奇地爱玩,皇后娘娘恨铁不成钢,甚至无奈地没眼看她那不成器的女儿。

“哈哈,闹了半天,还数攸儿的礼物最为精彩热闹!!啊?哈哈哈……”

母后不入眼,可父皇看了却觉得女儿的礼物有意思,只见他哈哈大笑,笑时不忘顾左右地看看小寿星和公主亲生母亲的态度

八皇子稳重陪笑,皇后则是拉着脸扯了扯嘴角,勉强笑了两下,心中却在暗自算计等生辰宴结束,定叫她罚抄十遍课本。

“只是寡人记得这些都是你的心肝宝贝,居然都打算送给你八弟?”

皇帝宠爱的语气,利晚林可算知道为何聂攸如此娇惯刁蛮了,源头不在皇后,而在皇帝。

“不是不是的,”聂攸听罢有些慌了,她连连摆手,起身走到太监那里,对着托盘上的玩意儿们,仰着脸,天真地看着她的父皇。

“攸儿觉得送礼物当送弟弟喜爱或者需要的,可旁的送礼八弟都没有选择,于是攸儿就多准备了几个礼物,任弟弟挑一件自己最喜欢的!”

聂攸说着,命呈礼的太监上前去给八皇子挑。

当然了,依照老八的性格,他自然是拿那件乱如麻的九连环,当然了,就算对九连环不感兴趣,他也心知肚明七姐舍不得另外三件“宝贝”。

“唉呦我说七妹,你说得好听,好歹拿出点诚意嘛~这还不如直接送个九连环呢,动脑子想老八也不会对另外三个玩意儿感兴趣啊~”

七公主这点小心思八皇子都能一眼识破,旁人不是看不出来,只是大家都看破不说破,给七公主留着面子,可宁王不啊,他巴不得找机会损他妹妹两句呢!

哈哈哈,皇帝大笑,底下的妃子们也手绢抿了嘴地陪笑。

“聂宁你个……”

“好了好了!”

眼瞧着这俩冤家孩子又要再众目睽睽之下闹笑话,皇后娘娘实在没眼再看下去了,连忙阻止。

聂攸还不服气地抬头看向母后,本想说叫母后说说五哥,不料却是被皇后瞪了一眼,她这才把一肚子的火气吞回肚子里,面带杀气地盯着五哥,灰溜溜地回到了席位上,愤愤地坐下。

轮到汤王妃赠礼,因为有小聂宋的存在,省了太监干活了,只瞧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走到大厅中央,将他额娘叮嘱他的礼物呈赠给八叔。

八皇子比聂宋大不几岁,可是心性确实成熟很多,他托太监传话谢过大嫂,也谢谢侄儿。

越过荣王,宁王的夜明珠也是时候该拿出手了,聂攸在座位上,拔脖子瞪眼地期待着她五哥的礼物,无论送的是什么,她可都要找个理由笑话他。

宁王悠悠起身,手里攥着夜明珠只身向前。

“喂,五哥,你的礼物呢?”聂攸瞧不见他手里拿了什么便忍不住好奇心,迫不及待地问道。

“八弟,五哥送你一颗夜明珠。”宁王说着,便抬了抬衣袖,亮出了手中的珠子。

和利晚林一样,聂攸第一反应便是吐槽这个珠子就这样空手拿着,连个盒子都没有,一看就不是什珍贵宝贝。

“你懂什么,这珠子只有白日吸收了足够的自然之精华、日光之照耀,夜里才能照得更加明亮。”宁王不屑地看了一眼七妹,得意道。

“真哒?还有这种宝贝?”听了五哥的说法,聂攸一下子玩心大发,兴奋的样子。

咳咳,这个不省心的,皇后又轻咳两声,聂攸缩回去,聂宁继续介绍,说送与八弟,搭配三哥的书籍诗册夜里看书正好。

八皇子接受了夜明珠,谢过五哥后又瞧见七姐冲自己挤眉弄眼,他知道姐姐是为何意,于是对她点点头,那副沉稳模样,属实像个大人。

皇帝赠给小儿子的生辰礼是封号、赠宫殿,这些东西早几天就传旨下去了,是故到这为止,大家都认为赠礼结束,可以继续欣赏节目了。

“喂,诶,pisipisi~”

利晚林尴尬,要知道她费劲巴拉地进宫就是为了送出自己的这份心意,怎的大家就把她给忽略了呢!

“喂~聂宁……”

身旁女人一躁动,荣王的眉心便紧出两根咒,“你要作甚?”

“我也有礼物要送八皇子啊。”利晚林随口回答,却专心在给宁王传递信号上。

宁王呈上礼后欲回座位,所幸瞧了一眼他的“偶像”,两人对视,这才成功交接。

第一时间宁王还反应不过来,不过下意识他又恍然大悟,“哦对了,”他转身,“父皇,三嫂还有东西要送给八弟呢!”

他传话,利晚林缓了口气,还好他们俩还是有点默契可言的。

八皇子眼睛明亮了些,看向这边坐着的女人,皇帝也有些惊喜,笑说让梦婷拿出来吧。

女人不靠谱的性子比七妹聂攸差不到哪里去,荣王甚至比皇后娘娘还不放心,生怕她胡闹出什么洋相。

他轻咳,按了按女人的衣袖,她的家底无非是父皇或者母妃赏赐的东西,还能准备什么礼物,倘为此惹下麻烦,就更得不偿失了。

不料利晚林奋不顾身,坚持起身,荣王也不好拦,无奈,任由她去吧,大不了丢了人回府再收拾她。

“那日与八皇子在百梅林结缘,初次见面时八皇子受了伤,但因为地方偏僻下人们没有及时发现八皇子,是故回头妾身便让人专门打造了……”

利晚林说着,从衣袖口袋中取出物件,她背对宁王,纵使宁王再好奇也只能瞧个背影,就连荣王也是看不清楚,只知道是个小玩意儿。

“这是我做的口哨,别看家伙小,但是轻轻一吹就能发出尖锐的声音,以后八弟再独自出行遇到危险就可以吹响他!”

利晚林兴奋地说道,虽然她的礼物不是最值钱的,也不一定是八皇子最喜欢的,但一定是最有用的,至少在遇到危险时比曾王爷的刀管用。

“八弟要不要试一试?”利晚林的眼睛放光,期待地问道,老太监便接过利晚林的哨子,躬身到了前面,双手奉上。

“为了携带方便,就用红绳子串了起来,可以挂在脖子上,遇到危险一摸就能摸到。”

还以为是个什么好东西,不过是个哨子,平时用嘴吹不也行?也好意思拿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作为礼物送人。一众人心里在念叨,包括妃子们,包括曼淑,也包括曾王爷,当然了,宁王荣王也打心眼里的嘲笑和无奈。

不过聂攸这孩子平时爱玩儿惯了,她倒识货,因为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圆咕隆咚的口哨,故而只有好奇,同八皇子一样期待着它。

只见聂庄起身迎接,如此礼数旁人是没有的,同样双手接过,口哨和线搭在手心,这不过是如同的铁质,但加工精细,最重要的是心意,他很喜欢。

“老八快试试,看看到底能不能像她说得吹得响亮?”聂攸迫不及待,她从来不管荣王正妃叫嫂子,却也没有人怪她没有礼数。

聂庄应了眼神,将勺口伸向嘴边,当刻,尖锐的哨声贯穿整个大堂,因为地方宽敞,门又闭着,声音更响,门外侍卫听罢,纷纷亮剑,推门而入,排成两列,四下张望排查。

在座你看我我看你,无不为方才的事情惊了一惊,这年头不是没有哨子,只是那长竹笛的鸟哨声音婉转犹如鸟啼,好听是好听,可是声音不大。

像荣王妃今日送出的“口哨”,虽然声音尖锐刺耳,可是倘如她所说,用来给“半哑”的八皇子应急叫人用,当真是最合适不过了!

“哨子可以根据吹气时的口气发出类似说话的声音,八弟,你再试试。”

瞧在场效果不错,利晚林便知道自己送的这份礼没错,于是她又兴奋道。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