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君典 第二十三章 少女

作者:白羽潇潇生字数:2639更新时间:2020-06-13 16:07:38

接着,黑轿帘子打开,一道身影眨眼之间落到了徐青面前。

那是一袭青衣的女孩,她很漂亮,约莫十七岁岁年纪,穿一身淡紫色的衣衫,如小家碧玉一般。不过她那漆黑没有一丝眼白的双眸,让人不寒而栗,

这个女孩比徐青矮一个头,但徐青不敢有一丝轻视,这不会是什么惊天女鬼吧!

徐青心里极度发憷,女孩出现之后上下打量着他,好似看到什么宝藏一般,这让人很不安!

片刻之后,他终于受不了这样的注视,发问道:

“姑娘,我们只是路过,你要如何?”

这位青衣少女听闻此话,舒张眼眉,直视着徐青。那漆黑的双眼太吓人了,徐青别过头,不敢对视。

少女此时扬起一些笑意,清脆的道:

“公子,你不用怕,相逢即是缘,我只想与认识认识。”

徐青是一个字都不信的,打了他一顿才说这话,无异于黄鼠狼给鸡拜年。但也不想在节外生枝。

这少女说话文绉绉的,徐青也学着电视里的话语道:

“相逢何必曾相识,江湖路远,在下还有要事在身,就此别过,有缘再见吧。”

这话出口,少女漆黑的眼眸也眨了眨,打趣道:

“想不到公子还有几分才情,说的话倒有几分诗意。”

徐青尴尬的笑了笑,不过他是不会解释这是背出来的,无奈的对少女道:

“你放我们走吧,大家交个朋友。”

少女还没回话,之前被徐青护身手链击飞那个还在冒着青烟的面具人,此时又愤怒的发出嘶吼,似乎在说徐青不知好歹。

徐青也紧张起来,举好手中的手链时刻准备防御。结果那青衣少女,一挥衣袖,说话的面具人就被击倒。

听他发出一声惨叫,比之前被手链击中还要凄厉,听得徐青头皮发麻,这就是鬼哭狼嚎?

少女微冷的凝声道:“闭嘴,再出声让你成为他们晚餐!”

不知道少女说的他们是谁,不过四周的面具人虽然看不清眼睛,但可以感觉到他们开始注视着哀嚎的那位仁兄,吓得他颤抖的静声。

徐青这时发现,被击中的那位居然身形透明了几分,就像一个水幕一般。心中一哆嗦,是个鬼无疑了。

耳边传来少女略带笑意的声音:“公子不着急走,到我府上坐坐,我们好好认识认识。”

徐青摇摇头,指了指怀中的皇甫桃花道:“不了,我师姐身体有恙,需要返回门派,姑娘给个道吧。”

少女扫视了一眼皇甫桃花,对于她而言,这个人不重要。不过这一看,又好像发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古怪的看着皇甫桃花道:

“公子,你这位师姐受的伤可不简单啊,再不救治可就晚了。”

听闻此话,徐青也是很心急。

少女接着道:“你跟我走,我可以救治她。”

徐青呆了片刻,她能救师姐?可是,鬼话能信?

少女看着徐青将信将疑的样子,扶手掩住嘴角吃吃笑道:

“公子不用考虑了,你没得选,你今天必须跟我走。”

徐青听这话,郁闷不已,要是一个温婉的少女对他说这话,肯定开心的不得了,可惜面前这一位显然不是。

还想再挣扎讲讲道理,结果少女随手一指,击中徐青的护身防护罩。

淡黄色的防护罩瞬间破裂,徐青抱着皇甫桃花被击倒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哼,手链也碎裂散落在一旁。

少女收起笑颜,冷冷的道:“带走!”

徐青看面具人靠了过来,赶紧起身道:“我自己会走,不用他们!”

少女丢下一句:“随你。”说完就无影无踪的消失,黑轿帘子随之落下,面具人发出一声声渗人的低笑,排好跟在后面。

徐青这时候没得选,神情沮丧的抱着皇甫桃花,跟在他们后面。逃跑是不用想了,走一步算一步吧,看看这个少女要如何。

等徐青跟着一行鬼离开,不远处的山丘后走出一个黑衣中年男子,握着一把大刀。不过奇怪的是,这刀是用木头做的。

中年人看着徐青离开的方向,不解的自语道:“秋水门的皇甫师侄怎么在这里,还收了如此重的伤?”

他叫凌曲,来自大刀门,大刀门和秋水门位置相近,两家关系倒也不错。

大刀门虽然名字很粗俗,但是绝对不可小觑。去过他们门派的人都对大刀门敬仰无比,他们的祖师爷可比秋水门强悍多了,是一位仙台境界的人物。

只不过现在稍稍有些没落,门派领头人和秋水门一样,是秋水境。

但绝不能因此轻视,秋水境界在修行界依旧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绝非大白菜。

凌曲来此地是需要一件宝物,而宝物和黑轿中的人有很大关系,所以好不容易寻到她的线索,一路跟随,想不到看到了这一幕。

凌曲与皇甫桃花的父亲关系很好,对她不能见死不救。

眉头紧锁,凌曲心想这下麻烦了。这鬼王也不是简单人物,轻率上去抢人,怕是他也走不了。

只能跟上去从长计议,思索一番,他在暗处,倒是可以站得一些先机。

徐青一路跟在鬼魅后面,他本来就已经饿得有些发昏,和面具人打斗一番,就更加虚弱。

这群鬼走得实在太快了,还如闪现一般时隐时现,实在吓人。

现在一路消耗玄气快速跟着他们,走了一个多时辰,实在受不了,瘫坐在戈壁上。

深呼吸了口气,看着怀中女子,徐青脸上布满忧愁。昏迷不醒的师姐额头冒着虚汗,似乎很痛苦。

徐青用干净的袖子给她擦擦脸上的汗水,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两个面具人回头落在了徐青脚边,徐青苦笑一声道:

“我走不动了。”

面具人不言语,不过上前就要一人一个提起他们,不过徐青不想让他们碰皇甫桃花,紧紧的抱着她。

两个面具人相互对视一眼,接着一左一右提起徐青的手臂,向前方飘去。

一盏茶之间,到了黑轿面前,将徐青扔下。

只听那黑轿中传来轻笑声:“进来。”

徐青一听,还有这种好事?他并不觉得这少女是什么好人,但是都这个地步,也只能任人宰割。

看了看那四个冒着鬼火的骷髅头,徐青吞咽了口水,与鬼同行,这日子还真是恐怖!

起身拍拍尘土,抱着皇甫桃花,很干脆的拉开黑轿帘子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眼前一幕很是奇异,外面看着轿子不大,但是里面的空间却极为宽敞。

轿子内的装饰非常典雅,倒是消除了几分恐惧。中间放着一个香炉,青烟邈邈。

少女慵懒的躺在正前方,拿着一把扇子,轻轻的摇来摇去。要是忽视那双漆黑的眼眸,还真是一位大家小姐风范。

轿子突然动了,徐青不在打量环境,把皇甫桃花轻轻放在少女侧边的长椅之上。

少女倒是会享受,这个椅子非常的柔软。不过又想到她应该是一个极为厉害的鬼怪,心中对着一切是不是真实的多了一丝怀疑。

坐在皇甫桃花身边,想不到这么一会,她的脸上又布满了虚汗,徐青心疼的再次给她擦干净。

少女看着眼前的一幕,挂着甜美的笑容,调侃的道:

“公子还真是情深义重呀,一路上都对你这位师姐不离不弃。”

徐青觉得这个少女总喜欢笑,不过那笑容背后带着什么样的感情就不得而知了,不理会她的调侃,回复道:

“姑娘说能救我这位师姐,是真的吗?”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