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太子有疾奴家有药 第258章 联手反击

作者:沧海明珠字数:3185更新时间:2020-06-13 16:23:27

正是一年最酷热的时候,太阳是怒燃的火球炙烤着大地,天地之间到处都是滚烫滚烫的,偶尔一阵风过,卷起一股热浪,火烧火燎的让人难以呼吸。

王樱靠在藤编凉榻上歇午觉,恍惚中听见外面有人小声说话。于是咳嗽了一声,问:“谁在外面?”

弄墨进来,抿嘴一笑,低声说:“贵妃醒了?陛下打发人来说若是贵妃午睡醒了就请到御花园的香云阁去一趟。陛下有事儿跟您商量呢。”

“哦?”王樱心里很是纳闷,她进宫一来,天子从未召她伺候过,今日这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居然打发人来召自己去香云阁说话?

“娘娘,奴婢给您重新梳一下发髻,您洗把脸,匀点香粉再去吧。”弄墨心里着实高兴,天子终于召见贵妃了,贵妃的苦日子熬到头了。

王樱自然明白弄墨的意思,遂皱了眉尖斥道:“按你的意思捯饬下来一个时辰也不够呢,怎么能让陛下久等?叫人端水来我洗把脸,再随便把发髻梳一下就行了。”

“好。”弄墨答应着,扭头叫人打洗脸水来,自己则去拿了一套家常的湖绿色衣裙来给王樱换上。

香云阁在梅林旁边,二楼上通风好,靠着窗边吹着风往外看去,是一片碧绿的梅林。

这个时节,梅子已经熟了,青黄相间坠在碧绿的枝叶之间如宝似玉,也算是一道风景。

赵祯叹了口气对旁边的张四平说:“往年,这梅子将熟未熟之时,皇后都会让人摘了去酿青梅酒。今年她怀着身孕,后宫里诸事繁杂,竟没有这些心思了。”

张四平躬身笑道:“回陛下,宋尚宫早就叫人采了青梅把酒酿上了。说是等秋风凉的时候,皇后娘娘也生下小皇子出了月子,就能陪您一起喝酒吃螃蟹了。”

赵祯笑了笑,说:“听你这么一说,朕倒是有些期待了。”

“陛下,王贵妃来了。”楼下的宫女回道。

“让贵妃上来吧。”赵祯侧转身子,不再观赏窗外的风景。

王樱上楼来,行至赵祯跟前福身行礼。

赵祯指了指对面的座位说:“坐吧。”

“谢陛下。”王樱再次福了一福,方在下手的绣凳上坐下来。

赵祯扫了张四平一眼,张四平默默地退了下去。

王樱见状也扫了弄墨一眼,弄墨跟在张四平之后下楼去了。

“这几天,你受累了。”赵祯说着,把茶海里的茶分了一盏递给王樱。

王樱双手接了茶,欠身说:“陛下这话臣妾可不敢当。伺候太后,协助皇后娘娘打理后宫都是臣妾应该做的。”

“你是个极好的人,只是……”赵祯歉然的叹了口气。

王樱欠身说:“正所谓木已成舟,求仁得仁。一些话陛下不说臣妾也明白,想来,臣妾的心思即便不说陛下也是知道的。陛下有什么事情需要臣妾去做的,臣妾一定竭尽全力。”

“这些日子,朕一共收到弹劾皇后的奏疏共有三十六份了。这些人在奏疏里把宫内的事情说得很是细致,比朕听到的都详尽。我朝历来都不准后宫之人跟外臣结交,可那些人的耳朵可真是长,宫中的事情,一些枝节末梢的事情都打听的那么清楚。哼!”

王樱想了想,说:“这事儿臣妾也知道一二,其实想要要查清楚是谁在私底下搅弄风云也不难,只是严查此事的结果却不是陛下想见的。所以臣妾觉得,严查,严惩也不是最好的办法。”

“朕知道你是极有见识的,所以才把你请过来商量一下。”

王樱轻笑道:“陛下英明,想来心中早就有了打算。不过陛下既然垂问,臣妾就说一下自己的小见解,若有不当之处,还请陛下莫要怪罪。”

赵祯微微一笑,除去旁的不说,王樱的这种知进退就让人喜欢,沈熹年失去她真是今生不幸。

“你说,朕姑且听听。”赵祯低头浅啜了一口茶。

“这件事情可分两步走。第一,前朝的言官们弹劾皇后娘娘夜开宫门是因为违反了宫规,至家国安全于不顾。可这事情的原因是太后娘娘突然发病,皇后娘娘也是至孝之心。这样的事情是坊间巷里最喜欢听的故事,陛下可安排信得过的人写了话本子,让说书先生在茶楼酒肆里说书,或者排演成傀儡戏去演。把皇后娘娘的至孝宣扬出去,那些言官们嘴巴再毒,也不可能百姓作对。第二,臣妾会暗中查清楚宫中跟外臣勾连的人,但查清之后该怎么处置,还需陛下拿主意。”

赵祯点头说:“好,宫外的事情朕去安排,暗查的事情你去办。越快越好。”

王樱起身,福身道:“是,臣妾这就去办。”

看着王樱下楼之后,张四平端着一盘点心上来。

赵祯看了一眼盘子里洁白的糕点,说:“你去告诉李舒,让他把沈熹年给朕找来。”

张四平应了一声下去,赵祯自己拿了一块糕点去逗引身边睡得迷迷糊糊的白猫儿。

当晚,沈熹年入宫觐见,跟赵祯在乾元殿里聊了一顿饭的功夫方离去。

几日之后,京都城的酒肆茶楼里开始有说书的先生绘声绘色的讲某朝皇后怀着身孕在太后病榻前侍奉汤药的故事。再过几日之后,同样的故事被排成傀儡戏在坊间上演,之后,又有京城小报上连翻将这话本里的故事分成章回体连着发出来,不到半月的功夫,满京城的人都在说皇后纯孝且勇于担当的故事了。

朝堂之上,有言官再发议论,说宫闱秘事让坊间百姓嚼舌,实在不妥。建议陛下下旨彻查。

端坐在龙椅上的赵祯尚未开口,便有人立刻驳回去:皇后母仪天下,乃天下女子只楷模。皇后事迹被百姓们传颂,是一大盛事,有什么不妥的?

于是两方开始了激烈的争论。

赵祯却安坐在龙椅上安静的看着,一直等他们都辩论得没了力气,一起向天子讨说法时,方轻笑一声,问道:“诸位,今日除了这件事情,没有其他可议论的政事吗?”

旁边一直沉默的王著立刻闪身出列,朗声回道:“回陛下,中书省昨日收到奏报,襄州水患,死伤百姓数千人。朝廷需立刻拨发银米赈灾,另外,这次水患是因为襄河堤坝修筑不牢所致,臣弹劾三年前在襄州负责水利工事的工部侍郎程前失职之罪。”

三年前在襄州地方上负责水利工事的程前跟梅家是姻亲。王著一道弹劾的奏折递上去,不但程前怕了,连在御史台任职的梅尚云也没办法淡定了。

然而梅尚云还没来得及想好应变之策,刑部尚书史静兰又出列,说刑部接到一起圈地的案子,被告麓州指挥使洛昌明是梅尚云的姑表兄弟。罪名是包庇当地豪绅非法兼并土地并逼死人命。

这边刚说完,又有人弹劾梅尚云教子无方,梅公子流连青楼,在青楼里跟大长公主府的庶子争风吃醋,砸人家场子并伤及无辜。

一连三件事,都跟梅翰林有关。

梅尚云再也站不住了,山呼万岁,跪在地上请罪。

那些弹劾皇后夜开宫门的人立刻哑巴了。

赵祯舒了一口气,淡淡地说:“这三件事情都由主司衙门各自审理,之后交由两院复议,最后写个折子递上来给朕看吧。”

众人都躬身领命。

散朝之后,赵祯从垂拱殿出来,抬头看着阴沉沉的天,不由得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对身边的张四平说:“好久了,朕都没这么解气了。”

张四平跟着笑了,躬身说:“陛下忙于政务,这阵子实在劳累了。”

赵祯笑着一点头,说:“嗯,走,去皇后那里看看有什么好吃的。”

张四平笑着朝旁边的宫女内监摆摆手,示意他们都不必跟了。

至未央宫时,忘忧正在吃甜瓜。瓜是靖西候夫人送来的,说是自家农庄里种的,老瓜农专门挑拣的,比蜜还甜。

忘忧吃了半个很是喜欢,还要再吃,何妈妈却不给了,说再好吃的东西也不能吃多了,怕肠胃受不了。

赵祯进门看见忘忧一脸的惆怅,忍不住笑道:“别烦恼了,朕替你吃吧。”

“哼。”忘忧翻了个白眼。

“娘娘已经吃了半个了,一会儿还要吃午饭呢,这瓜再好吃,也不能当饭呀。”何妈妈笑着劝道。

赵祯朝何妈妈摆摆手示意她去忙,然后在忘忧身边坐下来,关切地问:“今儿怎么样?”

忘忧苦着脸叹道:“之前还能在殿内走一走,现在倒是好了,连床榻都不让下了,我觉得这身上都快要长毛了。”

“一天到晚的躺着,靠着,是挺难受的。要不朕扶着你,咱们就在这殿内慢慢地转两圈儿?”

“好。”忘忧这才露了笑脸。

赵祯弯腰拿了鞋子给忘忧穿上,又扶着她慢慢地下了榻,并悄声笑道:“慢点儿啊,只能走两圈儿,不然何妈妈又要念叨了。她念叨起来,朕都有些怕。”

“好。”忘忧偷偷一笑,站直了身子挺起了肚子。

赵祯没有起身,而是顺手揽住了忘忧的腰,把耳朵贴在那圆滚滚的肚子上。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