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女皇嗜血 第一百二十五章 此生,足以!(完)

作者:魅夜水草字数:5440更新时间:2021-01-19 23:22:30

离幽有些犹豫,她对木梓忻除了怜惜以外,并没有想过其他些什么,将他安置在后宫,也是觉得如此可以便这样做了,却没有想这许多,在这件事上,是她有欠考虑了。

只是,她要纳他为妃吗?虽然并不是很为难的选择,却也需要慎重。

离幽看向已经害羞到不敢抬头的木梓忻,他似乎对自己也颇有情意,只是这情意是因为感恩还是其他些什么,她就不知道了,如果只是感恩的话,她宁可不要。

而面对离幽的沉默,木梓忻心中由忐忑不安变得失望落寞,他就知道会这样,皇上身边那么多优秀的男子,怎么会看上自己呢。

“梓忻只是一个奴才,岂敢有这种心思,还请皇后别为难皇上,梓忻这就告退了。”木梓忻起身想要离开,他不想留在这里让自己觉得难看,也不想让皇上因为自己的事而感到为难。

木梓忻尽量掩饰着自己内心的悲苦,希望自己的表情看起来不要那么难看,但脸色也许可以控制,眼神却流露出太多的感情,离幽在见到木梓忻那种悲伤的眼神的时候,心中不由的轻叹了一口气。

她何曾因为别人的情绪而影响过自己的决定,但自从来到这里,却总是因为心中的不舍而改变颇多,例如现在,她见到木梓忻如此低落的模样,心中就很是不忍,有种想要将他拥入怀中好好安慰的冲动。

“梓忻和封雪就一同封为贵人吧,需要什么就让风盈去安排吧。”有些事她早就该去做了,她不放在心上并不代表对别人就不重要,尤其是在这个朝代,名份对一个男人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

离幽想到了这一点,便也有了决定,她希望这些男人都可以开心的活在她的羽翼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既然如此,她又何必吝啬于给他们一个他们本就应该给他们的名份呢。

落为卿露出一抹温柔的笑容,他早就接受了这些男人,皇上册封他们也是应该的。

黎瞿骏在一侧也是笑的明媚,他喜欢看到喜剧,更希望结果是所有有情人终成眷属,如此想着,黎瞿骏的眼神中也带着一丝艳羡。

而木梓忻整个人都呆呆的看着皇上,眼神中有惊喜,却也有疑惑,他想了想猛地跪在了地上,“如果皇上是可怜梓忻,那就不必了,梓忻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个名份。”他是喜欢皇上,也在期待着皇上哪一天可以看到卑微的自己,但这并不是所谓的一个名份,他想要的是他的爱,他渺小,他卑微,他毫不起眼,但是他也有着自己的奢望与期待,也有着自己不愿意放弃的小小坚持……

他想留在皇上的身边,看着她伺候她,却不愿意接受这种因为可怜自己而被册封的名份,就像是以前,他空有一个皇子的虚名,却连个奴才都不如的时候,凡是真正经历过的人变化知道,虚名是多么的无用。

木梓忻的拒绝让所有人都感到了惊讶,毕竟平时柔柔弱弱的他能有这么大的勇气说出这样的话,岂能不叫人惊讶。

落为卿和黎瞿骏同时看向皇上,希望可以从她的脸色中看出一二,却发现离幽只是深深的看着木梓忻,却什么都没有说,一时间屋内安静的只剩下了呼吸的声音。

离幽没有觉得生气,她只是在思考着,木梓忻的话很有道理,如果是她,她也不会接受别人因为可怜她而赠予她的东西,但可怜与怜惜应该是不同的吧,她不会可怜一个人而将那个人纳入自己的羽翼,她知道自己并不是仁慈的人,她的仁慈只针对某些她在乎了的人,不然即使一个人再悲惨,她也不会可怜他。

“如果朕只是可怜你,便不会给你名份,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朕的决定是不会更改了,但是,朕并不强求,如果你们哪一天觉得这里的生活不适合你们,你们大可以离开。”

“那,那您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我吗?”再懦弱的人也会有勇敢的时候,尤其是在面对自己感情的时候,木梓忻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模样有些傻气,但他真的想知道,皇上册封他为妃子,是不是因为有那么一点点的喜欢自己!

“……也许吧。”离幽的眼神中多了一抹淡然的笑意,她上前将木梓忻拉了起来,手轻柔的为他顺了顺发。

木梓忻红了脸,皇上低沉的声音让自己有种十分暧昧的感觉,再加上如此亲密的动作,他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只能呆呆的站在那里,脑海里一直回想着那句“也许吧”。

皇上绝对不是一个会勉强自己说谎话的人,即使是为了安慰也是如此,那么皇上的这句也许是不是代表着他将有喜欢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

封雪被册封为雪妃,木梓忻被册封为柔妃,云泰凌、落星辰、黎瞿骏三位贵人也一同被加封为云妃、辰妃和黎妃,至此,千赫后宫除了太后落宇之外,便是以皇后落为卿为首的十位妃嫔,分别是宁贵妃秦凝,安妃慕容煊鹤,妖妃司徒鸿宇,云妃云泰凌,辰妃落星辰,黎妃黎瞿骏,影妃暗回,雪妃封雪,柔妃木梓忻,这十个男人各具风情,让世人对千赫皇帝的艳福羡慕不已。

天下初步一统,大约一个半月的时间后,云泰凌和封雪也回了皇城,虽然战争以诡异的形式结束了,但还是有上万的伤员需要救治,云泰凌和封雪等人忙了大约半个月之久,才从军营返回皇城,而返回的原因也不是伤员救治结束,而是云泰凌竟然也有了身孕!

后宫再传喜讯,让忙碌中的大臣们都更加兴奋了些,天下一统只剩下千赫一国,百年功绩记载在他们这一代,江山后继有人,前程美好似锦,无论是官员还是平民百姓都在谈论着这些喜事,而且战败的四国臣民,除了根本利益受到伤害的极少部分人外,在离幽和李尧、龙夕照共同商讨制定的策略下,普通的平民百姓大受其利,不仅没有因为国家战败而受到什么伤害,反而过上了比以前更加美好的日子,百姓有事做,有饭吃,有衣服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体会到天下一统的好处,也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承认千赫是唯一的存在。

而继云泰凌传出喜讯之后,一直最希望有个孩子的暗回也终于有了身孕,让众人又是羡慕不已,而也就在这种气氛下,皇后落为卿为离幽生下了她的第二个孩子,一个相貌清秀的女孩!

皇后生下的长女对天下来说可是一件大事,虽然皇室并没有传长不传幼的说法,但皇后身为落氏一族,又为皇上生下了第一个龙女,如无意外,这皇太女的称谓是跑不了的了,不过无论是皇上还是太后皇后,都没有人对此多说什么,倒是极坏了落氏一族的大臣们,不过他们可不敢多问,皇上在他们心中可比鬼神要恐怖多了,所以他们也只敢做些小动作,而离幽对于这些也并不在意,暗部,隐龙还有监察院的人都在监视着这些大臣,贪污腐败并不是不存在,但却被很好的控制在一定的程度内,不会影响到国家的发展。

继皇后产下龙女之后,云泰凌产下一名龙子,暗回产下一名龙女,小狐狸封雪和落星辰也都有了身孕,龙夕照也追回了鎏金成就了一段美好姻缘,党玥绯和桑梓炎也低调的结成了夫妻,皇室朝廷喜讯频传,但却也是有人喜来有人忧……

“皇上,各位哥哥们都有了身孕,您为何就是不要臣妾呢,臣妾最近表现的还不够好吗?”这句话俨然已经成为慕容煊鹤这段日子的口头禅了,自从后宫的妃子一个个都有了身孕以后,慕容煊鹤便时不时的来皇上面前苦求一番。

离幽听惯了这句话,连眼神都懒得抬了,继续逗弄着怀中的孩子,她现在抱着的是她的大女儿——千赫凌云!

“皇上,您看看臣妾好不好,臣妾又长高了许多呢……”慕容煊鹤苦着脸,哀怨的看着离幽,皇上说他是小孩子,哥哥们也总是笑他像个小孩子,可是他有很努力的长大啊,只是这张娃娃脸实在是太让他失望了……

“煊鹤,你这个样子更像是小孩子了。”落为卿在一旁忍不住笑了出来,煊鹤的性格本来就十分活泼,现在在皇上的放任下,几乎就像个调皮的猴子,逗笑了所有人,让皇宫热闹不少呢。

“为卿哥哥,您也这么说我。”慕容煊鹤的脸色更像苦瓜了,但仔细去看,他的眼睛明亮而充满笑意,整个人精神焕发神采奕奕,其实是开心的不得了……

慕容煊鹤觉得人应该懂得知足,知足才能常乐,反正他已经是皇上的妃子了,皇上现在认为他是孩子,但是以后他总有长大成熟的一天,他知道皇上并不讨厌自己就好了,他有的是时间和皇上在一起,他不着急,而且现在的生活很开心,各位哥哥都对他很好,哥哥们的小宝宝也都很可爱,他并不想强求什么了,他现在总是时不时的如此问道,也不过是想逗大家更开心而已。

“皇上,宁贵妃求见。”风盈传报。

离幽抬头,望向门口的方向,她与秦凝最近相处的很是愉快,秦凝虽然冷傲,却饱读诗书,对朝政很有见解,让她一度有重用他的想法,不过他无心朝政,只喜爱武学,她也就不强求了。

“臣妾参见皇上。”抛去成见,放平自己的心态,秦凝冷傲的神情显得有些淡漠,但整个人却柔和许多。

“坐吧。”对于秦凝,离幽觉得与其说他是自己的妃子,倒不如说是半个朋友,两个人都不是多言的人,但沉默的时候也不会显得个尴尬,各做各的事却显得很融洽,相处了多次,离幽觉得这种感觉很奇妙。

“皇上,臣妾这次来是想说岀宫的事,臣妾已经准备好了一切,不知道是否还有人随行呢?”原计划他会与黎瞿骏他们一同岀宫,但这一耽误就是一年多,现在他们其中有人甚至生下了孩子,也不知道还有人想要与他岀宫吗?

一年多的时间,一切都在变化,天下由五大国变成了只剩下千赫一国,而他自己也变了,心中不再充满了不甘与疑惑,自从那夜皇上握着自己的手送自己回宫之后,他的心境就慢慢的产生了变化,他不再愤怒,不再幽怨,他的心境渐渐的变得平和,他承认了自己的感情,也找到了与皇上相处的最佳方式,皇上看着他的眼神也不再冰冷淡漠,反而有着点滴欣赏与赞扬,而这对骄傲的他来说就足够了,现在他已经想明白一切,是到了他该追求自己理想的时候了!

爱情对于一个人来说很重要,但除了爱情,一个人还应该有更重要的追求,他曾经以为自己会在皇宫终老,隐于这天下最大的庙堂之中,但是自己却无法欺骗自己,尤其是在发生了这一切以后,他向往自由自在的剑客生活,所以,他决定带着心中的这份爱去追寻自己的梦想,皇上不是说过吗,他可以离开,但是想回来的时候也可以回来,这里就是他的家,他的归宿。

离幽静静的看着秦凝,秦凝也坦然的迎上离幽的目光,两个人的眼神在空中交汇,似乎都明白了彼此的意思。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朕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其余人如果要岀宫还是由朕去安排吧,你自己出去要注意安全,想回来的时候就回来吧。”离幽明白秦凝的心思,也不想让其他人和他一起去影响到他,不过她仍旧会派人暗中保护他,因为这是她的责任。

“谢皇上成全,秦凝一定会回来的!”秦凝叩谢皇恩,心中的激动被控制的很好,转身离去,秦凝不是没有留恋,而是知道自己终究会有回来的一天。

离幽目送他的离开,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皇上,他一定会回来的,他爱您。”落为卿说出了秦凝也许一辈子都不会说出的心思,他不想让两个人之间有什么遗憾。

“朕知道。”经历了这许多,她如果还不明白秦凝的心思,她也就笨的无可救药了。

“皇上……臣妾也爱您……”落为卿温柔的笑着,他的妻他的子,他拥有了一切,再无遗憾。

“朕也知道。”离幽收回眼神看着落为卿,神色中多了一抹温柔,后宫的这些男子都爱自己,而她对他们也都有着不同的情感,说对每个人都一样,那是不可能的,但她对每一个人的感情都很真,为卿的温柔,暗回的坚韧,封雪的灵动,梓忻的善良,煊鹤的活泼可爱,云泰凌的沉稳庄重,星辰的空灵沉郁,黎瞿骏的乐观开朗,还有秦凝的冷傲坚持,司徒鸿宇看破一切后的淡漠平和,他们每一个人都不同,她对他们每一个人也都不同,可无论到底有多少不同,她对他们都是用了真心的,她保护着他们,爱护着他们,也宠溺着他们,她任由他们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只希望他们活的开心幸福,也许她不够爱他们,至少不象他们爱自己这般爱着他们,她一直觉得自己不懂爱,可是她觉得终有一天她会真真正正的爱上他们,明白爱的含义,因为在这些男人中间,被这些男人用不同的爱包围着,她就是再无情也会发生改变,更何况她并不是真的无情……

这些男子中,也许落宇算是特殊的吧,到现在她仍旧不确定对落宇的感情是什么,但那种强烈的占有欲却没有改变,而两个人的相处也很暧昧,不像父女,更不像是情人,她只知道落宇的眼中只剩下了自己,而这对她来说也就足够了。

而在落为卿为她生下了孩子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有了决定,待百年之后功成圆满,她虽然会修成妖仙,却不会离开这里,因为她已经让包括落宇在内的所有人都按照修炼的功法开始修炼,她会等着他们,让他们可以成为与自己相同的存在,不离不弃,生死与共,这八个字的含义太沉重,她不曾说过,这些男人们也不曾说过,但是他们用行动用自己的感情告诉了她这八个字的含义,而这些普通的凡人都能做到,她堂堂一个万年的僵尸王者又怎么会做不到!

未来是一个很遥远的词语,即使是她也并不能确定些什么,她无法说她会一直与他们相伴在一起,也不会保证会爱上他们,但是她会努力的去感受他们的付出,并用自己的行动作为回报,她会为他们共有的将来去考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他们觉得开心幸福,如果可以,她希望她会与他们一直在一起,他们让她感受到了温情,让她忘记了孤寂,让她觉得万年的时光都不如这一年多来的精彩,他们让她感动,让她害怕失去,让她无法舍弃,让她想要紧紧的抓住他们,永远都不放手……

心有了留恋,爱也就不远了,如果可以,她希望下一个万年仍旧有他们的陪伴……

此生,足以!

……

(全文完)

------题外话------

有人说,每写一篇故事,便像是谈了一场恋爱,如果真的是如此,那么我的恋爱便都是冲动兴奋的开始,落寞的结束,落寞却也是残缺的完美,至少不是悲剧,而是喜剧,完结不是结束而是另一个开始,所以我只期待未来的幸福,而无法肯定这份幸福的必然存在,因为我只是一个作者,而不是神!

特别感谢:胡同卡卡,冬天记忆!还有留评的朋友们,是你们的关注让水草的写作不再寂寞。

最后,祝所有的朋友,看文愉快,开开心心每一天。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